粤港澳的历史渊源与文化血脉
2019年08月02日 08: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8月2日第1748期 作者:本报记者 李永杰

  从2000年前的百越文化,到如今广泛传播于世界各地的广府文化,肥沃的珠江三角洲孕育了内涵丰富的岭南文化。当前,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不断深入,三地同根同源的文化优势正不断凸显,共同努力建设世界级人文湾区离不开广府文化这一重要根基。

  港澳文化是大陆文化的延伸

  珠江流域是我国文明发祥地之一,历史悠久。吉林大学珠海学院文化理论研究所所长刘云德表示,百越族在珠江流域创造出灿烂的文明,后来汉文化进入岭南,百越族被大量融合同化。珠江流域人类族群的集体性格特征、集体意识、精神内核从原始文化时代就逐渐形成,在百越文化时代成型,在后来几千年的发展过程中逐渐定型,在珠三角地区形成了具有高度同一性的文化样式。

  考古成果显示,港澳在几千年前就是一个以渔猎经济为主的海岛和半岛,有不少新石器中期遗址。有学者认为,澳门路环岛黑沙湾海滩出土石器、玉器、陶器属岭南新石器大湾文化的一个代表,而大湾遗址在香港南丫岛上出土彩陶盆为大湾文化指示物,广见于珠江三角洲,乃至广东东西两翼,甚至海南岛沿海。可以说,这个大湾式彩陶文化圈将粤港澳史前文化联成一个整体。考古学家安志敏曾表示,大湾文化的含义不仅仅局限于特定历史时期下的香港本土文化,亦是同一时期整个珠江三角洲文化的总称。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任式楠曾称,从香港出土的文物来看,毫无疑问,香港文化是大陆文化的延伸。即使是新石器时代的文化,也都可以证明它的根在大陆。

  粤港澳历史渊源深厚

  从行政建置的概念上说,粤港澳是指广东全省和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副研究员许桂灵认为,从区域文化意义,即从文化渊源、特质、风格的共同性而言,粤港澳主要指珠江三角洲、香港和澳门所连成的地域,相当于清代广州府全部、肇庆府和惠州府一部分,基本上为粤方言覆盖区域。

  历史上,随着粤港澳社会经济的发展,文化不断融合,形成深厚的历史渊源。许桂灵认为,这种历史渊源最重要的一个表现是政区建置,它深刻作用于社会经济文化各个层面。港澳和珠三角其他地区一样,是先秦荒服地区。秦平岭南,粤地初开,首置郡县,整个珠三角,包括香港、澳门均属南海郡番禺县。西汉初南越国时期及其后,港澳同属番禺,后汉因之。东晋咸和六年(331)东莞郡从南海郡划出,下辖宝安、海丰、兴宁等6县,香港属宝安县。隋开皇九年(589)撤销东莞郡,宝安县属广州南海郡。唐代撤郡留州,宝安县直隶于广州,两地关系更加密切。唐至德二年(757),宝安改称东莞县,治所从南头迁至今莞城,香港即为东莞县辖。此后历南汉、宋、元,直到明末,广州辖境包括珠三角大部分地区,与香港关系进一步加强。万历元年(1573)新安县从东莞县划出,驻南头。清初受“迁界”令影响,新安县一度并入东莞县,康熙八年(1669)复界,重置新安县。

  澳门古代行政建置同香港一样,先后同属番禺县、宝安县、东莞县。直到南宋绍兴二十二年(1152)香山县(今中山市)成立,澳门归入香山县管辖,结束与香港同属一县的历史。澳门归入香山县的行政隶属关系一直维持到近代(1887)。港、澳在被英、葡殖民之前,一直属广东管辖,与珠三角州府县保持着不可分割的行政建置关系。

  港澳文化的近代发展历程

  在谈粤港澳文化或者港澳文化前,我们有必要先明确一个概念:广府文化。什么是广府文化?广东省广府文化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对广府、广府人、广府文化作出以下定义。广府是通指岭南承载以广府话(粤语)为母语的民系所在地的称谓。地域涵盖珠江流域的西江中下游地区、北江中下游地区和珠江三角洲地区(含广东西部、西南部、南部、东南部、中部、北部部分地区和广西东部、东南部、南部部分地区,以及香港、澳门地区)。广府人一般指岭南早期百越族人与中原移民融合衍生的一支汉族民系,以讲广府话(粤语)为母语,或有身份认同,受其文化祖训的人。广府文化则通指广府民系的文化,属广府话(粤语)文化带的文化。而我们今天所说的粤港澳大湾区在文化上同根同源,这个文化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指广府文化。

  香港历史早期与珠江三角洲一样,同属于南越文化。清初,政府沿海“迁界”,大量粤东客家人移民到香港,他们的祖籍地一般是五华、兴宁、梅县,也有少部分来自福建和邻近香港的惠州一带。当时香港地区以客家人为主,并与其他民系杂处。鸦片战争以后,大批珠三角广府人迁居香港,带来广府文化,粤方言、风俗习惯等都与广州为中心的珠三角地区相同,广府文化覆盖香港大部分地区,只在新界山区保留传统的客家文化。在英国殖民统治下,西方文化在香港快速传播发展。由于港英当局并没有在香港采取同化的文化政策,中西文化得以相互并存、碰撞和交融,形成香港文化既有与珠三角文化“同声、同气、同根”一面,又是西方文化最直接传入之地,具有浓重的洋味。两者兼收并蓄,香港文化凸显多重个性与商业化、世俗化、享乐化风格。

  许桂灵认为,香港文化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发展,直到20世纪初,广府文化仍是香港文化主流。20世纪50年代以后,香港经济起飞,进入现代化轨道,文化进入独立发展阶段,形成了所谓的“香港本土文化”。“香港的本根文化在广东,但又有开放性和国际性、传统性与现代性并存的特点,是一种很独特的混合型文化。香港文化始终是岭南文化的一个特殊部分。”她说。

  葡萄牙文化在澳门,除葡式建筑、葡式饮食以及占总人口2%左右的中葡混血及土生葡人引人注目外,主要还是在上流社会中存在。澳门是个半岛,更便于三角洲居民往来,与香港交往也非常便捷,香港文化大规模渗入,大有反客为主之势,所以有人将港澳文化视作一个文化类型。不过,澳门亚太拉美交流促进会理事长魏美昌认为,澳门文化有“浓厚的拉丁色彩,澳门在种族、语言、法律、行政、建筑、民族、饮食等方面受拉丁文化的影响较深。中西文化交融的和谐性突出”。澳门社会环境稳定、宽松,历史悠久,华人占当地居民绝大多数。在这种背景下形成的澳门文化与香港文化一样,甚至比香港更多地保留了传统的广府文化,同时糅合了形形色色的西方文化,也是一种混合型文化。

  广府文化凝聚大湾区文化建设

  如今,在粤港澳地区,醒狮、龙舟、粤剧等广府民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三地依然有着强大的生命力,而且三地之间进行了多种方式的合作,共同保护传承这些广府文化瑰宝。广州粤剧院董事长余勇表示,“粤港澳大湾区内的城市同根同源,以粤语为母语,老百姓对粤剧都喜爱有加,所以在人文湾区的建设中,我认为粤剧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港澳地区重视祭祖,不少港澳同胞回到故乡,出资修葺宗族祠堂,每年清明、重阳等节诞,也回到内地祭祖。一些香港学者领头组织的传承传统文化的课题项目,如戏棚文化研究、小学试点推广粤剧等,促进了整个大湾区在传统文化上的交流互动。

  “广府文化的区位优势,赋予其担负起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主导责任。”在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杰看来,粤港澳大湾区的11个城市,除了惠州市部分县境之外,都是与广府文化相依存的地域,同声同气,这是一种无形的凝聚力,对于进一步提升珠三角广府文化与时俱进的特质与性格,对推动大湾区乃至两广、海南与港澳的经济发展与文化建设,具有润滑与催化作用。

  “广府文化是广东文化的主干,而大湾区文化又是广府文化的核心。”刘云德认为,发展大湾区文化,要发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优势。百越文化、汉文化、海外文化互相融合共同构成了富有地方特色的湾区传统文化。粤港澳湾区文化的同质性是“一国两制”获得成功的文化基础。港澳两地文化与珠三角内地基本相同,在语言、风俗、生活习惯、审美观、价值观等方面都非常接近,这种文化上的同质性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