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醒狮:联通民心的文化媒介
——访佛山市龙狮文化研究所副所长谢中元
2019年08月02日 08:4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8月2日第1748期 作者:本报记者 李永杰

  南派醒狮是珠三角地区历史悠久的民俗活动,深受当地民众喜爱。佛山是南派醒狮的发源地。随着广府人在全世界范围内的迁移,广府文化也跟随广府人的脚步传播于世界各地。醒狮这种极富东方魅力的表演,作为世界各地唐人街和华人聚集区的重要节庆表演形式之一,也受到很多外国朋友的喜爱。近日,记者采访了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岭南文化研究院非遗研究基地主任、佛山市龙狮文化研究所副所长谢中元,详细了解了南派醒狮的发展传承现状。

  历史悠久 寓意深远

  《中国社会科学报》:请您简要介绍一下南派醒狮的历史来源。

  谢中元:关于醒狮起源,民间一般将其追溯至古代佛山乡民驱赶“年兽”的传说。事实上,它是在北狮南传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源发于佛山。

  汉代,古西域狮舞随着佛教的传入而进入中土。南北朝、隋朝时期,狮舞不仅出现在佛事场合,还融入了元宵节会。唐代宫廷狮舞趋于成熟,出现“五方师子”,表现“俛仰驯狎”等形态。宋朝时,民间舞狮兴盛,据宋代《武林旧事》记载,出现了与武术结合的“狮豹蛮牌”。该舞原由“诸军”表演,从军中流出后流行于南方。金灭北宋,虏获各式艺人,将“狮豹”等百戏引入宴饮场合。约在宋金时期,彰显武技的狮舞随移民南迁,产生了南狮、北狮之分。明代南狮承袭狮舞蕴武传统,逐渐融入南拳功架。清代,习武者则以“寓武于舞”方式延续尚武传统,进一步融南派武术于舞狮身法之中,促成“狮武合一”。晚清民国时期,广东拳师既习拳又舞狮现象尤为普遍。

  南狮具有求吉辟邪功用,曾被称为“瑞狮”。明人王洪的《观灯赋》有“舞瑞狮于阶隅”之句,1893年《点石斋画报》记有“广帮瑞狮”,“瑞狮”还是清末官窑生菜会的“迎祥之景”之一。“瑞狮”在粤语中与“睡狮”谐音,随着1900年后“中国先睡后醒论”的广泛传播,逐渐被置换为“醒狮”。据《申报》记载,1917年女子工艺学校筹款会引入“广帮北城候醒狮会”,目的是通过表演“睡狮猛醒”来“唤起同胞”。此后广东的醒狮团陆续在上海“精武体育会十周纪念”“救济工游艺会”等展会庆典上出现,被赋予唤醒中国、唤起同胞的使命。自此,“醒狮”之名沿用至今。

  《中国社会科学报》:醒狮广泛存续于岭南民间,具有哪些民俗内涵?

  谢中元:采青是醒狮核心程式,所采之“青”多为生菜。《荆楚岁时记》记有“‘立春’,亲朋会宴,啖春饼、生菜”之俗,至迟到明代前期,粤中地区也流行办生菜会。清代以后,民间的生菜会、采青习俗与观音信仰相融合,使采青在“求生气”基础上叠合了求财、求子之义。采青,又说与清前期义士“反清复明”有关。从本源上说,醒狮采青混合了古代沿门逐疫、采青祈福等诸多古俗的特征,是对中华民族传统“咬春”习俗、民间傩仪的一种延续,表现了岭南人祈吉利、讨好彩、求意头的文化心理。此外,在醒狮点睛、起舞、出巡、入屋、入庙、会狮、迎宾等方面形成了特定礼仪。

  醒狮表演中常现“大头佛”,该角色头戴佛首面具,身穿长袍,腰束彩带,手握葵扇,用以逗引狮子。这与佛教的传入和盛行有关。大头佛表演意在避逐火患,加之其外形滑稽,与醒狮相叠合就增添了诙谐气氛。

  《中国社会科学报》:有人说醒狮精神与中华民族精神是相通的,您怎么理解这句话?

  谢中元:中华民族精神具体包括爱国、自强、重德、务实等精神,醒狮精神与之息息相通。醒狮融合了英雄崇拜和尚武品格,以立于健身、载于狮技、归于武德的方式,将纳瑞祈福、吉庆娱乐、昂扬进取相联结,通过模仿狮子神态情韵、展示武术步形步法、演绎高难技巧动作,表现狮子不畏艰险、迎难而上的拼搏姿态,折射出守礼仪、崇正义、尚和合等价值观念,实质上展示了中华民族自强不息、厚德奋进、智慧勇敢等精神。作为民族精神的象征,醒狮承载着民族文化自觉和自信,凝聚着海内外中华儿女的文化认同。

  保障醒狮传承发展

  《中国社会科学报》:南派醒狮的传承发展现状如何?

  谢中元:南派醒狮的传承与发展呈现良好态势,主要表现在五个方面。

  一是探索实施醒狮校园传承。从20世纪80年代起,佛山地区尝试将醒狮引入中小学校园,纳入特色活动与课堂教育,逐渐建立起从幼儿园、小学到中学的醒狮传习队伍。

  二是构建传承人名录体系。广东醒狮入选首批国家级非遗名录,黄钦添、李荣仔入选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名录。广东各地共同构建了醒狮四级代表性传承人名录体系,形成了金字塔式的传承梯队。

  三是发展醒狮竞技运动。20世纪80年代中期,南海县率先建立起武术龙狮体育协会、制定竞技规则,探索南狮北舞,推动醒狮竞技发展。1990年南海县醒狮团赴马来西亚参赛,引入高桩狮。2003年广东颁行《传统南狮竞赛规则(试行)》。从2005年开始,该地每年“五一”“十一”举办“黄飞鸿杯”狮王争霸赛。不断创新醒狮桩阵,推出水上桩狮、双狮对打、盲狮走桩,如今,醒狮竞技运动体系已趋于成型。

  四是扶持专业醒狮团。以佛山为例,1989年支持成立平洲电镀厂工会醒狮队,1996年建成黄飞鸿狮艺武术馆,1999年组建南海黄飞鸿中联电缆武术龙狮团。大批专业化、职业化醒狮团,促使醒狮技艺不断提升。

  五是面向海内外传播醒狮。2013年、2015年、2017年,南海黄飞鸿中联电缆武术龙狮团连续登上央视春晚舞台展演醒狮;2019年,比麟堂醒狮团登上央视春晚表演《百狮报喜贺新年》。此外,醒狮还多次出现于奥运会、亚运会、省运会开幕式以及各类影视剧、纪录片、大型舞剧、文艺节目中。

  助力粤港澳人文增值

  《中国社会科学报》:粤港澳的醒狮表演分别有何特色?相互间有何相关合作?

  谢中元:粤港澳醒狮同根同源,在狮头造型、表演形态、技艺风格等方面同中有异,各显特色。佛装狮虎眼阔嘴,源于佛山,以南派武术为功底,舞法大开大合,步形步法、身形手法多从武术功架演变而来。鹤装狮鹤眼长嘴,脱胎自佛装狮,生成并主要流传于鹤山,以猫步、狮型和狮性进行演绎,因便于上桩舞动,盛行于港澳并传至东南亚,后被马来西亚艺人创改成竞技鹤装狮,20世纪80年代末“回传”至粤港澳。南海艺人研制出兼具佛装狮和鹤装狮特点的佛鹤狮,促进了舞法融合。从传统佛装狮中,还衍生出了小而轻的竞技佛装狮。各类狮型舞法在粤港澳均有分布。此外,香港积极编创、演出狮剧;澳门以罗梁体育总会等为代表较早推行南狮北舞,创新性发展了传统醒狮。

  粤港澳民间醒狮文化交流绵延持续。有着近百年历史的香港夏国璋龙狮团就发源自佛山市高明区明城镇。民国初年,黄飞鸿多次带徒弟赴香港表演,曾以飞铊采高青轰动香港,其徒弟林世荣后来到香港开馆传授洪拳狮艺。南海叠滘乡比麟堂于20世纪40年代随乡民移至香港,后变身为禅港比麟体育会。1995年国际龙狮运动协会在香港注册成立,带动了粤港澳醒狮交流与合作。

  《中国社会科学报》: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如火如荼的今天,南派醒狮作为粤港澳共同共通的民俗文化形式,能为人文湾区建设贡献哪些力量?

  谢中元:醒狮内蕴中古狮舞的艺术基因,葆有粤港澳地区的认同情感,体现了民众的文化传承力和创造力。作为2019年《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提出重点弘扬的岭南文化代表之一,醒狮既是助力粤港澳人文增值的特色文化资源,又是促进粤港澳民心相通的重要文化媒介。建设湾区,文化先行。推进醒狮的传承、传播、创新与开发,有助于强化粤港澳文化认同与精神凝聚,夯实“美美与共”的人文湾区建设,增进“海上丝绸之路”地区文化的互鉴与共享。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