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文脉的多样呈现
2019年02月01日 08:2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2月1日第1629期 作者:本报记者 王广禄 吴楠

  地域意义上,江南从秦汉、魏晋南北朝到隋唐、宋元,再到明清时期,从“江南道”到“南直隶”“江南省”,经历了一个逐渐演变的历史过程。江南的核心区主要是以旧苏州府、松江府等“八府一州”为中心的太湖流域。如今的江南,是中国乃至世界的经济、文化版图中最具创新活力的区域之一。古镇、园林、文学、戏曲、工艺、书画、饮食等多样载体呈现着江南文化的不同特征。

  园林:虽由人作 宛自天开

  经济的富庶、文人的情怀、工匠的创造,以江南地区经济和文化持续发展为基石的江南园林活动不断升温。苏州沧浪亭、狮子林、留园、拙政园,扬州平山堂、个园、何园,无锡寄畅园、梅园、蠡园,南京瞻园、愚园、颐园、商园,常熟燕园,上海豫园,嘉兴烟雨楼,嘉定秋霞圃等。亭台楼阁、曲径通幽、隔扇门窗、叠石理水、黛瓦粉墙、匾额文联,折叠时空的文化艺术气质,使江南园林成为人们体味江南、感受风土人文和中国人审美情趣与人生态度的重要空间。

  文化是有继承性的,江南园林有的由于易代修改、已失原貌,有的至今仍保存较好。现存的江南园林是反映人与自然和谐关系的历史建筑与文化遗存。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杜顺宝认为,江南园林的诸多景观元素带有丰富的文化信息,历史的积淀赋予这些载体深厚的文化意义。现在,应当在文化传承中呼唤新的江南园林,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打造江南园林的现在时与未来时,不能局限于在古典园林的空间模式中寻求突破。传统的私家园林变为城市公园是一种历史必然。未来江南园林的设计应遵守因地制宜原则,鼓励并推广新工艺、新材料与新技术,而古典园林形式的现代应用应该有历史或文化依据,不宜随意搬用。

  文学:中国文学诗意重要源泉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江南可以说是一种文学的存在,是中国文学诗意的重要源泉。从鲜活质朴的汉乐府《江南》,到现存唐诗里成千上万吟咏江南的佳作,从宋词里的爱国词章,到明清时期江南出现的两百多位小说家和上千篇小说,《水浒传》《三国演义》《红楼梦》《西游记》都与江南密不可分。

  文化发展与经济社会变迁是相辅相成的。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陈书录表示,南宋时期,江南成为中国的经济重心,繁荣的商业活动推动了文学的兴盛。明清时期,江南地区的贸易商贾和江南文人、文学密切互动,谱写了诸多文学篇章,对明清文学产生了深刻影响。受“因俗为变,与时消息”的经商方式的影响,王世贞的文学思想由崇尚格调转向追求性灵与俚俗;受徽商精神的影响,桐城派提出了“义理、考据、辞章”的文学主张。

  人们从空间、时间、文学、文化等不同维度探讨“江南是什么”,对江南文化的理解或认同,掺入了主体的想象。其中,文学是想象江南最有力、最普遍、最多姿多彩的一种形式。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程章灿提出,历史上江南曾一度作为行政区划的名称,但如今人们所说的江南在更多意义上是一种文化区域或区域文化。历史上江南文化的形成很大程度上是依靠文化的力量,而如今推进长三角一体化也需要充分发挥江南文化的作用,从江南历史文化资源中汲取智慧并加以转化。

  戏曲:传承艺术之美

  提到江南戏曲,首推“百戏之祖”昆曲。起源于苏州昆山的昆曲有着600多年历史,200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江南一带还有越剧、黄梅戏、锡剧、淮剧、扬剧、沪剧等戏曲,以及评弹、白局等曲艺。或俗或雅、或悠扬婉转或慷慨激昂的戏曲,吟唱着江南的文艺篇章。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朱万曙认为,广义上的江南文脉是文化之脉,狭义上的江南文脉则是文学之脉。从文学方面而言,戏曲和文学是重叠的,戏曲是文学文体题材的一种。戏曲属于文学又有所不同,其需要舞台演出、具有更重的艺术表演成分,是一种艺术形式。从历史演进方面来看,元代元杂剧主要在北方形成和活跃,江苏的戏曲发展主要从明代开始,昆山腔兴起和不断传播,使得参与戏曲创作的文人越来越多,戏曲创作一度繁荣。戏曲可以从表演形式上进行研究,还可以从文体角度入手,因为戏曲文体是综合性的,骈文、散文、诗词等不同的文体都融汇在其中。综合性的戏曲文体是文脉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江苏文脉乃至中国文脉应该研究的命题。

  书画:外师造化 中得心源

  江南是湖笔、宣纸等优质文房用品的出产地,也天然成为孕育杰出画家与佳作的摇篮。南唐画家董源、巨然成为南派山水画的源头。宋元时期在赵孟頫、黄公望等文人的推动下,山水画成为画坛主流。明清时期江南出现了“浙派”“吴门画派”“华亭派(松江派)”“武林派(后浙派)”“金陵画派”“扬州画派(扬州八怪)”等多个地域性画派和画家群体。

  江苏省美术馆馆长徐惠泉表示,明清时期苏州“千里商贾,骈肩辐辏”,经济发展促进了艺术繁荣,大批画家常驻于此,努力精进自身技艺,从而提高了吴门地区的整体艺术水平,使苏州成了一座“美术大城”。向往自然环境、崇尚解放性灵的人文精神,带动了独立、自由、浪漫唯美的审美情趣,产生了“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等高精之论。明末以后,中国画坛中心从苏州逐渐转移到周边区域,而“吴门画派”的文脉一直延续。“吴门画派”的形成与延续让诸多学者意识到,“地域”并非简单的地理和行政上的二维空间概念,更重要的是附着其上的血缘、师承、人际交往等人文因素。吴门地域的文化边界正化作愈加开放包容的精神载体,将苏州文化更好地融入整个中国的美术史进程之中。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