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和平:江苏文脉工程保留地域集体记忆
2019年02月01日 08:2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2月1日第1629期 作者:本报记者 吴楠 王广禄

  原题:江苏文脉工程保留地域集体记忆——访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樊和平

  诗人白居易的《忆江南》引发人们对江南的无限遐想,最终沉淀为中华民族一脉相通的江南情,江南愁。为了保存这一地域的集体记忆,“江苏文脉整理与研究工程”正在悄然进行。

  据了解,这项工程是江苏有史以来规模最大,也是全国同类工程中规模最大的文化工程。应当以什么样的学术视野、学术境界和学术胸怀研究江苏文脉?近日,本报记者围绕上述问题采访了“江苏文脉整理与研究工程”副总编、《江苏文库·研究编》主编、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樊和平。

  鲜活地保留地方历史文化传统

  《中国社会科学报》:请您介绍一下“江苏文脉整理与研究工程”的意义、策略和特点?

  樊和平:传承、创新、“走出去”、保存集体文化记忆、与人的生命和生活相契合,是这一工程在意义价值层面的几个关键词。

  20世纪人类最重要的觉悟是文化觉悟,21世纪世界竞争最重要的战略是文化战略。世界已经进入“文化时代”,文化竞争力成为国家发展的核心竞争力。在这个意义上,预示着必须将文化上升为国家战略,即“国家文化战略”。

  全球化的最大风险之一,就是文化的同质化。“江苏文脉整理与研究工程”致力于完整、准确、体系性地和鲜活地保留“江苏文化”“江苏文脉”这一“地方性知识”或地方历史文化传统,以为未来的中国文化乃至人类文化发展作出贡献。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认为,应如何展开“江苏文脉整理与研究工程”?

  樊和平:“江苏文脉整理与研究工程”以江苏这一具有典型意义的中国文化传统为着力点,体现江苏精神和江苏气质,其目标是呈现一个历史上的“文化江苏”。

  这一工程以系统的、全方位的“整理”为“继承”的着力点,其目标是完整系统地保存江苏的集体文化记忆,以深入的、系统的“研究”为创新的着力点。因而整理有“书目编”和“文献编”两大部分。“书目编”全面呈现江苏历史上具有文化影响力的作品,其要义是“全面”,以其弥补在重点整理中可能出现的偏失;“文献编”重点整理一批在中国文化史上具有典籍意义的文化作品,其要义是“经典”。

  “精华编”和“外译编”的要义是“传承”和“走出去”。江苏典籍浩如烟海,如何传承?首先就是在其中整理出那些里程碑式、对现代仍有重大意义的作品;再在其中选出具有世界话语和世界意义的作品译为外文,推动江苏文化、中国文化“走出去”。“方志编”和“史料编”的要义是“鲜活”,它保留和呈现一个鲜活的江苏文脉,不仅与历史上,而且与现代江苏人的生命和生活相契合。“研究编”的要义,是在传承中“创新”,它从江苏文化通史、江苏名人传、江苏文化专门史、江苏文化专题史四个维度展开,呈现江苏文脉的生命史和生活史,揭示江苏文脉的现代意义和世界意义。

  不仅仅是文化挖掘与整理

  《中国社会科学报》:与其他同类文化工程相比,江苏文脉工程最具标识意义的是“文脉”理念。“文脉”是什么?它与“文献”和文化传统的关系到底如何?

  樊和平:“传统文化”可能是历史上曾经存在过的一切文化现象,而“文化传统”则是一以贯之的文化道统。在逻辑和历史两个维度,文化成为“传统”必须同时具备三个条件:历史上发生的、一以贯之的、在现实生活中依然发挥作用的。

  文脉以文献、典籍为载体,但又不止于文献和典籍,而是与负载它的生命及其现实生活息息相关。“文脉”,对历史而言是血脉,对未来而言是命脉,对当下而言是山脉。“江苏文脉”就是江苏人的文化血脉、文化命脉、文化山脉,是历史、现在、未来江苏人特殊的文化生命、文化标识、文化家园,以及生生不息的文化记忆和文化动力。虽然它们可能以诸种文化典籍和文化传统的方式呈现和延续,但“工程”致力探寻和发现的则是跃动于这些典籍和传统,也跃动于江苏人生命之中的那种文化脉动。

  “江苏文脉整理与研究工程”的最大特点就在于它是“文脉工程”而不是一般的“文化工程”,更不是“文库工程”。“文化工程”“文库工程”可能只是一般的文化挖掘与整理,而文脉工程则是与地域的文化生命深切相通,是贯穿地域的历史、现在与未来的生命工程。

  以守望文化故乡的态度开展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报》:如何理解“江苏文脉整理与研究工程”是“整理”与“研究”的璧合?

  樊和平:“整理工程”是对文脉的客观呈现,而“研究工程”则是对文脉的自觉揭示,其成功必须学会在“文献”中倾听和发现“文脉”。

  文献是人类文明尤其是人类文化记忆的特殊形态,也是人类信息交换和信息传播的特殊方式。文献和典籍是不同时代人们对于文化精华的集体记忆,它们不仅经受过不同时代人们的共同选择,而且经受过大浪淘沙的历史洗礼,其中不仅有创造它的个体或文化英雄的生命表达,还有传播和接受它的民族的文化脉动,是负载它的民族的文化生命,这种文化生命便是“文化传统”。

  由于巨大的时空跨度,阅读者往往不能直接“把脉”,而需要具有一种“悬丝诊脉”的卓越倾听能力。同时,为了把握真实的文化脉动,不仅需要对文献和典籍即“文本”进行研究,而且需要对创造它们的主体包括创作的个体和传播接受的集体进行研究。

  文字一旦成为文献或典籍,便意味着创作它的个体成为一切时代的同代人,但无论如何,文献和它们的创造者首先是某个时代的产儿,因而要在浩如烟海的文献和典籍中倾听到来自传统深处的文化意蕴,形成文化发展的“精神的历史”。

  总而言之,我们要把各种历史的碎片连接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生命,发现文化中特殊的脉络。在这样一个历史交汇点上,这项工程是江苏人、江苏文化为世界文化、人类文化建功立业的一次巨大的机遇。面对这一机遇,我们首先要端正态度,以守望文化故乡的态度开展江苏文脉工程整理和研究工作,其次要对文献、典籍、人物等进行全面研究,将它们还原到民族的文化生命之中进行理解。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