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中国海洋文化重地
2019年01月18日 08:2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1月18日第1619期 作者:本报记者 王广禄

  浙江拥有丰富的海洋资源和底蕴深厚的海洋文化。“书藏古今、港通天下”的宁波自古即为浙江的重要港口城市,海洋文化遗产较多,保存也较完整。唐宋以来,这里成为中国沿海重要的商贸中心和对外贸易口岸,在中外经济文化交流和中国海洋文化的形成与发展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海洋文化遗产。

  舟楫船舶见证海洋文化发展

  宁波港是中国最古老的港口之一,春秋时期称句章港,唐代称明州港,元代称庆元港,明代开始称为宁波港。丰富的海洋资源与优越的地理位置使得宁波有着深厚的海洋文化积淀,为中国海洋文化的发展作出了独特贡献。舟楫与船舶见证了这里的海洋文化发展。

  河姆渡时期是宁波沿海先民走向海洋的起点,河姆渡遗址是宁波海洋文化的发轫之地。在这里,通过考古发掘,已经出土了木桨、舟形陶器、独木舟模型等大量文物。

  春秋战国时期,越国造船业、航海业迅速发展,设置了专管造船的官署,负责制造规模较大的战船以及各类民船。出土的文物证明,春秋时期句章港已经出现了风帆,为船舶提高航速、扩大航区提供了技术保证,为进一步发展舟船航运奠定了基础。宁波鄞县甲村石秃山出土的春秋时期铜钺上的“羽人竞渡”花纹、铜镦上的帆船纹等都是这一时期当地已经出现风帆的证据。

  “明州城郭画中传,尚记西亭一舣船。”王安石《观明州图》道出了船舶航运在唐宋时期宁波的重要地位。唐朝开元二十六年(738)设立明州府,大运河的贯通使得这里的重要性逐渐凸显。以晚唐明州籍航海家张友信为代表的商团不但能建造海舶大船,还驾舟出海往来于日本、高丽诸国。船舶制造业的迅速崛起,推动了“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作为“海上丝绸之路”重要港口的明州港的航路自东亚一直延伸到东南亚、西亚乃至遥远的非洲等地。

  至宋代,宁波造船业在船舶吨位和技术水平方面都位居全国前列,在世界上也处于领先地位。当时宁波制造的舟船形式多样,制作考究,装修设施丰富多彩。其中吨位大、技艺要求高的“万斛神舟”出使至高丽,引起“倾国欢呼”。1979年4月,在宁波城东海运码头发现了一艘宋代船舶。该船整体上呈尖头、尖底、方尾状,是中国传统名船“浙船”的代表。其特制龙骨能够缓解船舶航行时的左右摇摆,比国外同类技术的出现早了7个世纪。至南宋时,宁波的民间造船业在北宋官方造船业的基础上得到发展。南宋开庆时期明州民营船业统计显示,当时昌国县(今舟山)一度“尺板不得出海”,同时沿海地区屡受倭寇进犯,在这样的环境下宁波的造船和航运仍然实现了持续发展。

  明代我国东南沿海频繁受倭寇侵扰,宁波港为平倭打造、改造了多种战船,宁波象山出土的明末战船内就设置有各种火器。

  清代宁波的造船业已日趋专业化,这里独创的特型船——疍船即创于清代。道光六年(1826)受朝廷招募,疍船成为上海至天津的海漕运输船。从数量上看,1840年前,宁波有疍船400余艘,仅从事宁波至上海航运的就有200余艘。至1844年宁波老外滩开埠前,宁波的造船、航运、贸易等得到继续发展。

  近代以来,宁波率先引进现代轮船,中西舟船文化的碰撞在这里孕育出了现代造船业和现代宁波商帮,在世界造船业中占据了重要位置。

  会馆与商帮:通商贸易的历史见证

  中国历史上的会馆一般是基于乡谊而建,伴随着异地通商贸易而出现与兴起,多用于联络感情、自我管理、谋求发展。宁波人外出经商古已有之,最早创办的会馆始于明末。到清代,除了在北京、天津、上海、南京等大都邑创办会馆,为团结海外宁波商帮,日本、泰国、新加坡、欧洲等国家和地区也成立了宁波会馆。宁波商帮以会馆为纽带向全国及世界各地拓展。

  宫馆合一是宁波会馆的特色。与海运、漕运相关的会馆,往往供奉妈祖。宁波庆安会馆、安澜会馆(现对外统称为“庆安会馆”)就是宫馆合一的典范。

  清道光三十年至咸丰三年(1850—1853年),商业船帮捐资筹建庆安会馆(又名甬东天后宫)。该会馆坐落于宁波市区三江口东岸,占地面积约0.5公顷,既是当时祭祀妈祖的殿堂,又是行业聚会的场所。会馆有宫门、仪门、前戏台、大殿、后戏台、后殿、前后厢房等建筑。建筑装饰采用砖雕、石雕和朱金木雕等传统工艺,是宁波近代地方工艺和建筑杰作。与庆安会馆毗邻的安澜会馆始建于清道光三年,建筑布局与庆安会馆基本相同,和庆安会馆形成“南”“北”两馆、宫馆合一的格局。

  会馆是大运河沿线因运河而繁荣发展的贸易和工商业的缩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文化遗存。庆安会馆于2001年被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作为全国首家海事民俗博物馆对外开放。该会馆见证了浙东地区航运业的发展,是我国近代繁荣的海外交通、贸易的重要实证,也是大运河(宁波段)的核心文化遗产。

  会馆文化是商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海上贸易通商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宁波商人主持创办的会馆,从建筑到祭祀活动都具有浓厚的乡土气息,海内外会馆共同成为宁波商帮结伙经商的桥梁纽带,见证了经济社会发展的进程,并为后世留下了众多历史文化遗迹与文物。

  永丰库、镇海口海防遗址:多样呈现海洋文化

  永丰库位于唐宋明州子城之内、今宁波鼓楼之东,在元代是宁波的一座城市仓库,主要用来存放地方官府收缴的各类商业税款和罚没钱物。2001—2002年,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发掘出以元代庆元路永丰库遗址为主体,砖砌道路、庭院、排水设施、水井、河道等相互密切联系,布局比较完整,独具构造特色的宋、元、明三代叠压的大型仓储基址,并出土了数量可观、品类各异的珍贵文物标本。永丰库遗址是我国古代地方城市大型仓储遗址的首次破土面世,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高度重视。该遗址于2002年入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006年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自唐至元,作为“海上丝绸之路”核心港口之一的宁波是当时我国一处重要的贸易口岸,也因此留下了众多内涵丰富的历史遗存和来自各地、运销内外的珍贵文物。永丰库遗址出土的文物标本既有国内各大窑口生产的各色瓷器,也有来自海外的波斯陶片,还有建筑构件、钱币、唐代“文房之印”铜印、记有“苫思丁”名字的元代残碑等文物。

  这些文物,充分展示了历史上宁波在河海联运中的重要地位与独特作用,对研究我国古代海上交通史、对外贸易交流史和宁波城市发展史具有重要价值。

  海上丝路的拓展和海上贸易的发展进程不是一帆风顺的。西方列强东进和倭寇在沿海地区的骚扰给当时我国沿海地区带来了战争和硝烟。因安全防卫、抗倭、抵御西方入侵等需要,从宋至清,我国在沿海、沿江地区修筑了大量的防卫设施,包括卫所城、炮台、烽火台等。

  镇海地处我国海岸线中段、甬江入海口,特殊的山水环境使这里雄关险要,有“海天雄镇”“浙东门户”之称,为历代海防重镇。这里的海防设施建设时间早、规模大。这里的海防建置始于南宋绍兴二年(1132),当时设沿海制置司;明嘉靖三十九年(1560)建威远城,抵御倭寇侵犯;清光绪年间先后建安远、靖远、平远、宏远、镇远等炮台;光绪十一年正月十五日(1885年3月1日),法国侵略军进犯浙江镇海,军民奋起反抗,取得中国近代御外战役中的一次重要胜利。

  宁波镇海口海防遗址在我国海防建设发展史上极具代表性,是我国沿海军民英勇抗击外敌入侵的历史见证,1996年被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位于镇海招宝山南麓乌龙岗下的安远炮台是记者此行探访的主要地点。安远炮台文保碑上的文字显示,炮台建于清光绪十三年,由同知杜冠英和参将吴杰督造,壁厚2米左右,台高6.8米,系三合土夯筑,设拱门、炮洞。该炮台曾置克鹿卜二十一寸的后膛钢炮一座,与南岸金鸡山平远炮台相对,扼守甬江口。炮台遗址经历了抗法、抗日等多场战役,具有重要的历史研究价值。如今,这座历经风吹雨打和战争洗礼的炮台依然巍峨挺立。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