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海上丝路重要节点城市
2019年01月18日 08:2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1月18日第1619期 作者:本报记者 吴楠 王广禄

  江苏是沿海省份,其中连云港、盐城、南通等港口城市海洋资源丰富、海洋文化遗迹众多。南京虽不是沿海城市,却以“通江达海”的地理位置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城市,是郑和下西洋的始发地,见证了中国古代史上的航海壮举。

  海上丝路遗迹众多

  南京是郑和七下西洋的决策地、“郑和宝船”的建造地和航海始发地,至今仍存有诸多遗迹,其中龙江船厂遗址、浡泥国王墓、洪保墓、郑和墓均是与海上丝绸之路密切相关的珍贵遗迹,具有典型的历史、科学、艺术价值,已被纳入《南京市海上丝绸之路史迹保护办法》的保护范围,并被国家文物局确定为海上丝绸之路首批申遗点。

  南京特殊的地理空间优势和突出的都城地位使其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城市,对海上丝绸之路的线路延伸及其内涵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贺云翱曾撰文表示,南京留存的海上丝绸之路遗产类型多,延续时间长,文化内涵十分丰富。

  明宣德六年(1431),郑和率领船队开始第七次下西洋的航程。两年后,他在返航途中不幸病逝。明宣宗下诏,将郑和赐葬南京牛首山南麓。清同治《上江两县志》载:“牛首山有太监郑和墓,永乐中命下西洋,宣德初覆命,卒于古里,赐葬山麓。”郑和墓因年久失修等原因,原基被毁,神道石刻、碑座、单拱小桥等无存,但墓园规制依旧可见。墓葬未从官制而按回族葬制,呈长方形。墓地朝西,封土堆的走向自北而南。墓园南北长300多米,宽60多米。郑和墓在1984年、2005年曾两次得到维修,现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

  郑和七下西洋的航海活动,吸引了南亚和西亚一些国家和地区的国王、使臣、商人纷纷前来修好或通商,推动了中外经济、文化的交流。其中浡泥国王和苏禄国王率王后等先后来朝,辞世后被明代朝廷以王礼厚葬于南京、山东两地,成为中外往来交流的见证。

  浡泥国王墓坐落在南京市雨花台区。明永乐六年(1408)八月,浡泥国王麻那惹加那乃率亲属、近臣150余人访问中国,受到永乐皇帝盛情款待。后浡泥国王忽染重疾,于十月间病故于南京会同馆,终年28岁。依浡泥国王生前“体魄托葬中华”之遗嘱,葬于南京中华门外乌龟山。

  浡泥国王墓在1958年5月12日被发现,存神道碑一通、石武将二、石虎二、石羊二、石翁仲二、石马二、石望柱底座二,石刻6对,规制完整。1982年3月,浡泥国王墓成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中国和文莱友好交流的重要见证。

  郑和七下西洋传播文明结友邦

  “一艘艘海船整齐地停泊在风平浪静的海边,身穿披风的郑和正在向明成祖朱棣辞行,身后站着前来送行的文武百官,从此,人类的大航海时代正式开启。”在南京静海寺纪念馆的郑和纪念堂中,记者看到了一幅幅描绘郑和出海的版画,生动形象地描绘了郑和船队京师起航、天妃护佑、上货出海、重栅小城、睦邻友好、暹罗礼遇、传播文明、水上贸易、建寺立功等故事。

  1404年,明成祖朱棣即位后不久,即决定派人出使海外,在下令全国各地建造和改造海船的同时,还专门在南京定淮门外的秦淮河以西、长江以东的三汊河地区兴建皇家造船基地,即宝船厂,专司建造宝船。

  明代宝船厂占地面积逾千亩,在长江边自南向北依次平行分布着造船船坞六作塘、五作塘、四作塘、头作塘、二作塘、三作塘和七作塘,作塘方向均为北偏东62度。在作塘的周边设有七大作坊和十三小作坊,分别生产缆索、锚、舵等,还设有官府衙门、工匠生活区、集市以及存放材料的仓库和专存宝物的宝库,建筑规模达到千余间。宝船厂实施严格的责任制,从进料、领料再到加工成各种构件,每一道工序、每一件木料都有严格的档案记录。

  记者在南京宝船厂遗址景区中,还看到刻有文字的原木。这种科学管理保证了大批下西洋的海船能够保质保量地得以建造完成,并杜绝了贪污和浪费。在宝船厂遗址出土的造船工具、设施构件、船用构件和生活器皿上,有些或写或刻或烙有各种字样。

  如今的南京宝船厂遗址景区,还保留有六作塘、五作塘、四作塘三条古船坞,其中六作塘已由文物部门完成考古发掘,出土文物千余件。五作塘、四作塘则为原生态保护。在六作塘中,还复原了一艘郑和宝船。在水闸门上,望着迎风而立的郑和宝船,记者仿佛看到15世纪郑和宝船从这里驶入长江,奔向世界的模样。

  正是在这样的宝船上,郑和率领着他的船队,在明永乐三年至明宣德八年,经东南亚、印度洋,到达红海及非洲东海岸,遍访3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当时的社会经济条件和航海技术水平下,郑和船队航程之远,历时之长,船舶之多,吨位之大,海员之多,组织之严密,航海技术之先进,影响之深远,史所未有,是世界航海史上的壮举。据史料记载,郑和航海比哥伦布到达美洲早87年,比达·伽马到达印度古里早92年。

  郑和不仅是伟大的航海家,而且具有卓越的军事才能和外交才能。他七次下西洋,受到了所到国人民的欢迎。船队每到一地,都要宣传明朝的外交政策,传播中华民族的文明礼仪,进行文化交流和贸易活动,从而将中国先进的生产技术传授给当地居民,帮助他们发展生产,改善生活,加深了所到国人民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感情。因此,郑和至今仍为所到之地人民深切怀念,如印度尼西亚爪哇岛三宝垄建有供奉郑和的三宝庙,马来西亚马六甲也建有郑和文化馆等。

  明成祖朱棣为褒奖郑和航海的功德,下旨修建了静海寺。古静海寺占地面积30余亩,大小殿堂80余楹,被誉为“金陵律寺”之冠,曾于明正德、清乾隆年间几度大修,但此后又数次被毁。目前南京静海寺纪念馆的建筑均为在原地偏西处复建而成。相传郑和在七下西洋期间,不仅为世界各国带去了药物、陶瓷器皿、丝绸等物品,还带回许多植物种子,并将这些植物种子播在了静海寺内。李时珍为了更好地撰写《本草纲目·夷果类》一章,特地到静海寺,观察这些从西洋带回来的海外花草,对番药、夷果部的内容加以充实,使其内容更加完备。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