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雀山汉简中的汉字演变史
——访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研究员、《出土文献研究》主编刘绍刚
2018年12月07日 08: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12月7日第1591期 作者:本报记者 张清俐

银雀山汉简《六韬》仿制品 本报记者 张杰/摄

  经专家鉴定,出土银雀山竹简的墓葬为西汉前期墓,银雀山汉简抄写年代在公元前140年至前118年,距秦统一六国文字并不久远。秦汉之际正是中国文字由篆书转变为隶书的过渡时期,在汉字演变史上称之为“隶变”。7500余枚具有西汉前期汉字书写风格又出土于齐国故地的简文,无疑为研究这一段时期的汉字演变史提供了宝贵资料。从这些汉简中,研究者们有哪些发现?带着相关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研究员、《出土文献研究》主编刘绍刚。

  有助于认识西汉时期的文字与书法

  《中国社会科学报》:20世纪以来,以银雀山汉简为代表的简帛资料大量出土。研究这些简帛上文字的字体字形及书写风格,有哪些价值?

  刘绍刚:书法艺术主要以金石碑刻和墨迹等形式流传。金石铭文,经过摹写、铸、刻以及千百年的锈蚀,会损失许多书法信息。20世纪以前,人们能见到的最早墨迹,也无非是晋唐时期的片纸数字。简牍帛书为我们展现了从战国中晚期、秦、汉一直到晋代横跨800多年的各时期墨迹真品,其中古人的用笔纤毫毕现。从书法艺术的角度看,简牍帛书是学习欣赏古代书法艺术最好的范本,其珍贵程度是碑帖难以比拟的。

  在简牍文字被发现之前,人们见到的隶书,大多是汉碑的文字。于是,康有为等人就怀疑秦代有隶书的说法,认为西汉时期“绝无后汉之隶”,“盖西汉以前无熹平隶体,和帝以前皆有篆意”(康有为《广艺舟双楫》)。更有人明确提出,“波势之隶至东汉才成熟”(郭绍虞《从书法中窥测字体的演变》)。随着20世纪居延汉简等西北简和银雀山汉简的发现,人们看到了西汉时期的隶书。而通过睡虎地秦简,人们又见到了秦统一前和秦朝建立后的隶书。银雀山汉简作为第一批文献类竹简的大规模出土,对于我们认识西汉时期的文字与书法具有重要价值。

  《中国社会科学报》:银雀山汉简所处的时代正是汉字由篆书转变为隶书的过渡时期,这批竹简对于研究“隶变”具有怎样的意义?

  刘绍刚:随着简帛的大量出土,不同时期简牍帛书的各种书法风格展现在我们面前。按照考古中器形学的方法,我们大致可以在缺少纪年简的情况下判断其时代,对隶书发展的不同阶段、其不同部首的演变、用笔的变化等各方面的特征都有了较为清晰的认识。起初,北京大学藏西汉简的年代难以确定。后来,通过与银雀山汉简、河北定县汉简的比较,研究人员得出了这批汉简的书写年代在武、宣之间的结论。因此,随着银雀山汉简等一批简牍的发现,各个不同时期的文字和书体演变轨迹日益清晰。

  呈现秦汉时期“古隶”特点

  《中国社会科学报》:银雀山汉简的形制与书写呈现出哪些特点?

  刘绍刚:在文字学中,我们把秦代和西汉武、宣之前的隶书称为“古隶”,银雀山汉简等西汉早期汉简上的隶书就属于“古隶”。相对于成熟的隶书而言,“古隶”中的篆书遗迹还比较多,字形也没有全部变得扁方,书写更为自由。从用笔来看,虽然已经有“波折”,但“蚕头雁尾”的笔法也没有那么固定。从学习书法的角度看,成熟作品有成熟的法度谨严,不成熟作品也有不成熟的天真活泼。汉碑、石经的隶书,经历了两千多年的模仿、学习,特别是经过清代篆隶的发展,令今人已很难超越前人。而秦汉时期古隶的出现,对于广大的书法爱好者而言,无疑是另辟蹊径,开阔了新视野。

  银雀山汉简的字体分为“规整”和“草率”两大类。规整一类,以《孙子兵法》《孙膑兵法》为代表;草率一路,也就是《六韬》《〈守法〉〈守令〉等十三篇》一路“斜体字”。其规整一路的书法,用笔圆润,“蚕头雁尾”没有起笔重按,用笔稳健,粗细变化比较细腻,没有过于强烈的对比。因而显得含蓄温润、工稳秀雅又大方自然,展现出西汉古隶中一种儒雅的风格。在西汉早期的“古隶”中,马王堆汉简《十问》的书法与之最为相近。陈松长在论述《十问》的书法时说:“都以浑圆的笔道为主,极少刻意顿挫用力之处,完全一派浑厚气象。”这一段话用在银雀山汉简中规整一路竹简的书法上也非常恰当。

  银雀山汉简有齐系文字遗迹

  《中国社会科学报》:秦统一六国,天下“车同轨,书同文”。但您在研究中提出,作为西汉时期抄本的银雀山汉简文字,字形特征却和先秦六国古文,特别是齐国文字有很大关联。为何会有这样的判断?

  刘绍刚:李学勤早就指出,马王堆帛书中“秦代写本《篆书阴阳五行》,文字含有大量楚国文字的成分”,裘锡圭在分析了马王堆帛书中受楚文字影响的字形后提出:“在楚国故地,楚文字的影响是逐渐消失的。在其他东方国家的故地,估计也会存在类似情况。”

  学者肯定了楚地出土的汉代简牍帛书中,有楚文字的遗存。银雀山汉简作为在齐国故地出土的西汉简,其底本又多为齐地的文献,如《孙子兵法》《孙膑兵法》《晏子》《尉缭子》《六韬》等,那么在银雀山汉简中有没有齐国古文的遗迹呢?学者对银雀山汉简中的异体字与六国古文的关系做了诸多考察,并对其中哪些文字属于齐系文字独有的写法,哪些文字属于六国文字通用的写法进行了仔细甄别,由此确定了银雀山汉简中的许多字与齐系文字或古文有关,同时还存在着大量的“与秦文不合”的异体字。这些字与我们已知的秦文字的写法不同,但也无法在齐文字或其他的六国古文中找到继承关系。究其原因,一是因为我们对齐系文字掌握的资料还不能像楚文字那么丰富,二是因为我们对六国文字中哪些属于纯粹的楚文字、哪些是六国文字共有的写法认识还不够。

责任编辑:刘远舰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