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根文学:当代文学开始向纵深发展的标志
——访复旦大学中文系主任陈思和
2018年11月09日 09:2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11月9日第1571期 作者:本报记者 明海英

  兴起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的寻根文学,可以说是当代文学开始向纵深发展的一场标志性的文学运动。与“伤痕文学”“反思文学”“改革文学”等创作现象不同,寻根文学以理论形态为支撑点,其理论倡导者与创作实践者合二为一。寻根文学产生于怎样的时代背景,文化寻根意识在寻根文学中如何呈现,围绕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复旦大学中文系主任陈思和。

  《中国社会科学报》:请您介绍一下寻根文学兴起的历史背景。

  陈思和:寻根文学的出现,是人的主体意识觉醒的结果。进入20世纪80年代,人的主体性逐渐强化,寻找自我价值逐渐成为时代的话语。但是,随着物质水平的提高和商品经济观念的发展,人的思维方式、价值信仰及观念等方面都产生了一种裂变,新旧观念的冲突必然会带来一场新的文化观念的变革,促使人们从更深层次进行自我寻找。就文学形态而言,作家的主体意识表现为对自我、本我的探寻,对人的考察从文学的社会学视角转向了文化学视角。寻根小说的倡导者就是从这个本体意义上来重新认识与阐释文化的力量,并通过对民族意识、民族心态的还原,达到重铸民族灵魂的实践目的。

  寻根文学的出现还得益于当时学术界出现的“文化热”。与人们文化意识的觉醒紧密关联,人们产生了再次认识与重构文化的要求。在此背景下,作家将寻找自我与寻找民族文化精神联系在一起,使寻根小说创作成为“文化热”背景下的一股文学潮流。

  此外,寻根文学的出现是文学发展的必然结果。就观念形态而言,随着思想解放运动的深入,文学家越来越不满意文学单一的价值属性,开始寻求更为多元、丰富的审美功能。

  《中国社会科学报》:什么是文化寻根意识?它在寻根文学中是如何被呈现的?

  陈思和:所谓文化寻根意识,大致包括三个方面。第一,从文学的美学意义上重新认识与阐释民族文化,发掘其积极向上的文化内核。第二,以现代人感受世界的方式领略古代文化遗风,寻找生命能量的源泉。第三,继续批判当代社会生活中丑陋的文化因素,深入剖析民族文化心理的深层结构。当然,这三个方面不是截然分开的,许多作品综合地表达了寻根的意义。

  文化寻根意识主要表现在对新人生态度的探求。人们在实现现代化目标时, 精神历程会产生新的危机。中国的年轻作家似乎已经正视了这样的事实,他们在感受和表现这种精神痛苦时,力图从民族文化中寻求力量与精神的支撑点,以求达到对这种精神痛苦的解脱与超越。然而,这样的现实条件也制约了这批作家,他们在向民间风俗、古典经籍、民族文化的学习中,始终忘不了对新的人生态度的关注。

  文化寻根意识不但在人生态度上突破了传统模式,在文学创作的思维形态上也取得了重大突破。文化寻根意识被引入文学创作以后,小说结构中因果思维模式的传统地位遭到了挑战。这一派创作明显表现出两种寻找意向:一种是探寻生命的起源,探索遗传与生命的关系,以及生命存在的方式与意义。另一种探寻是把眼光投向自然。作家把自然看作一种被人赋以意义的文化现象,使人在与自然的交感中获得新的生命意义。文学作品的自然意识通常含有两层意义:一是把自然看作人间社会的对立物,在流连于原始非文化性的大自然时,寄寓诗人逃避现实的苦恼,这是浪漫主义者的境界。二是把生命的意义投诸宇宙, 通过对宇宙奥秘的无穷性探究,获得对生命意义的无穷性重新认识,这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常有的境界。

  《中国社会科学报》:请您谈谈寻根文学的文学审美形式和审美特点。

  陈思和:当这一派作家有意识地把美学观念带进小说创作时,传统小说的叙事模式受到了严峻的挑战。“文化寻根”文学的作家更多地在小说中表现个人的性灵,表达对古典美学境界的追求。他们在中国古典话本小说与西方近代短篇小说之外,还寻找到了另一种传统,即古典笔记小说的形式。一批年轻作家开始了将这种短篇小说向散文靠拢的转化,再配之语言的探求与意象的营造,使短篇小说艺术起死回生,达到了另一境界。

  在“文化寻根”文学以独特的审美形态施展其魅力之时,在意识形态上也相应地显示出不同于以往类似意识形态的独特新质。大致来看,文化寻根意识反映了三个方面的意义。第一,在文学美学意义上,对民族文化资料(古代文学作品、古代宗教、哲学、历史文献等)进行重新认识与阐扬。第二,以现代人的感受去领略古代文化遗风。例如,考察原始大自然、感悟民间风格与传统。第三,对当代社会生活中存在的旧的文化因素进行挖掘与批判。例如,对国民性或民族心理深层结构的深入批判。有的作品三者兼具,有的作品仅在三者中取其一二。但严格地说来,第三种意义并不能独立存在于文化寻根意识之中。

  《中国社会科学报》:如何评价寻根文学?

  陈思和:我们评价一种文学思潮,总要取其最完善的精品作为目标,不能只顾嘲笑赝品或摹品。从提倡“文化寻根”的作家队伍来看,其中佼佼者的追求多半是自觉的。这种自觉又成为作家对待生活的态度。一些身在城市的作家,也常常离开现代都市,去深山丛林,走万里路程,搜集材料,体验生活。更重要的是,他们经过这种追求与学习后,又把获得的总体知识转化成审美形态,借助于独特而精湛的艺术感受力表现出来,从而使他们在最成功的作品中,能展示出历史感与现代感密切交融的特点,既区别于过去在小说里直接卖弄历史文献材料的知识性作品,也不同于只表现农村生活的现代乡土文学。

  新时期的文化寻根意识在已有的文学成果基础上,又上升为一种成熟的文化形态。对民族文化精神内核的发掘与发扬,使其处在与批判否定民族文化中封建性因素的新文学传统完全对等的地位,构成了当代文学对文化传统的双重认识与双重态度。它显然不是以往文学成果的简单复兴,而是涉及人生意识、思维结构与审美观念等一系列领域的新创造和新飞跃。

责任编辑:刘远舰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