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一民:燕赵历史文化与使命
2018年10月26日 09:4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10月26日第1561期 作者:郑一民

  在当代经济文化建设中,我们常听到一句话,叫“跳出地域看地域”。研究历史文化也是一样,要了解地域历史文化的价值与地位,我们就要站在国家的高度、世界的视野,来审视地域历史文化在整个中华文明长河中的地位与价值。要做到这一点,首先要对中华文明整体框架进行科学概括与把握。那么,用什么话来概述中华5000年文明呢?历史学家苏秉琦的这几句话可以概括:“超百万年的文化根系,上万年的文明起步, 五千年的文明古国,两千年的中华一统实体。”解读燕赵历史文化与使命,正是站在上述历史背景下来进行的。

  “燕赵”二字,是指春秋战国时代的燕国与赵国。本文所谈燕赵历史文化,不是广义的,而是狭义的,即河北历史文化。历史是一条河,自古至今川流不息。文化是这条大河冲积和沉淀而成的精神与物质之山,并在不断扬弃和吸纳中发展壮大。从这一理念梳理河北历史文化,我们会发现七大特点。

  其一,东方古人类的故乡。河北阳原县的泥河湾就是这样的所在。首先,自20世纪初泥河湾古人类生活遗迹被发现以来,中外学者在那里已进行了近百年的考古发掘和研究,先后发现小长梁、侯家窑、于家沟、马圈沟等70余处遗址。这些考古发现将人类活动年代上推到距今200万年前,挑战了国际上远古人类从非洲奥杜维峡谷起源的学说。泥河湾因此被中外专家称为“人类袓先的东方故乡”。其次,历代考古学家在河北及北京一代发现了仰韶文化遗址、龙山文化遗址、磁山文化遗址等数以百计的旧石器时代遗址。特别是距今20万年的“北京人”遗迹和距今3万年的“山顶洞人”遗迹被发现,为东方古人类来自河北提供了坚实佐证。

  其二,萌生华夏古文明的摇篮。研究中国神话,人们常提到“三皇”。虽然学界对“三皇”的解释有争议,但所涉及的人物都曾生活在河北,有的还在河北建都治理天下,而那个时期正是距今1万年前后的中华文明起步时代。盘古开天辟地的传说盛传于河北青县,那里至今仍完好保存着奉祀盘古的庙宇。伏羲史称“人皇”。其创阴阳八卦、兄妹成婚的故事盛传于河北新乐,相传由五帝之一帝喾兴建的伏羲台至今是朝拜伏羲之地。被尊为中华之母的女娲,史称“蜗皇”。在传说中,其推磨成婚、炼石补天、抟土造人、置婚姻、创笙簧、制礼乐、教稼佑民的地方就在今天河北涉县中皇山一带。因此,《太昊记》有:“女娲生于成筐,都于中皇,葬于凤陵则此”的记载。通过田野考察,人们发现,在从保定易县到邯郸涉县的太行山东麓的广袤地区,有一条伏羲女娲文化传说带。他们的传说故事虽带有浓厚的神话色彩,却是华夏古文明艰难起步的生动写照。

  其三,5000年文明古国开启地。如果说“三皇”时期是中华文明的起步阶段,那么“五帝”则是开创中华文明的先贤。黄帝、炎帝、蚩尤这三大首领率领各自部族,在涿鹿一带相互征战交融。最后,黄帝成为天下共主,其地位先后由颛顼、帝喾、尧、舜承继相传。史学界将大约5000年前发生在河北大地的这一系列重大事件称为“中华文明史的开端”,中国人也由此自称为“炎黄子孙”。尧、舜时期,经济发展、政治清明、社会稳定,被后世颂为“尧天舜日”盛世。禹治水身先士卒,“三过家门而不入”,由“冀”始划天下为九州,成为史上开明有为君主的楷模。值得骄傲的是,河北既是“五帝”及其部落的主要活动区域,也是成就他们业绩的根据地。

  其四,战国七雄有其二。春秋战国时代是中国社会由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嬗变的时期,也是百家争鸣、诸子并出的时代。实力强大的诸侯为争王称霸、图谋天下,在一次次血雨腥风的攻伐厮杀中,分别将春秋之初分封割据的几百个大大小小的诸侯国先后吞并。到战国时代,中华大地上只剩下齐、楚、燕、赵、秦、韩、魏这“七雄”。从七大诸侯国的存世时间来看,以仁德立国的燕国存世最长,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其经四十余代君主,历时“八九百岁”。赵国从魏、韩、赵三家分晋算起,仅存世175年。如何评价这两大诸侯国,学界看法不一。但历史留给后人一句话,“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可见燕赵双雄对河北历史的影响之深。

  其五,勇于开拓的精神品格。毛泽东在《沁园春·雪》中所提到的“秦皇”“唐宗”“宋祖”,都与河北有密切关系。

  秦始皇是一位伟大的政治家,也是一位伟大的改革家。其在位时,规定书同文、车同轨,统一度量衡,实行郡县制。秦始皇创建的许多制度至今仍在沿袭使用。嬴政出生在邯郸,他的母亲是赵国美女赵姬。史书明载,嬴政在尚未归秦前的少年时代随母姓赵,当时名为赵政。唐王朝的开创者李渊、李世民为河北隆尧人,其祖陵现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宋王朝的开创者赵匡胤祖籍河北清苑,其祖陵虽在宋辽战争中遭破坏,但大量遗迹遗物至今尚存。此外,南越赵佗,蜀汉刘备,后周郭威、柴荣等人,也与河北有着血肉联系。河北不仅为中国历史贡献了多位卓有成就的帝王,还诞生了大批能臣良将,如魏征、宋璟、孔颖达、曹彬、李昉、吕端等。这些河北人杰前赴后继、不畏强敌困苦、勇于担当开拓的精神与品格,至今仍被传颂。

  其六,多民族文化交融的走廊与熔炉。河北强悍坚毅的民风,形成于不同民族相互融合和地域内部不同人群相互交流的历史过程中。历史学家往往将其概括为“慷慨悲歌”“好气任侠”“燕赵风骨”。这种融合了不同民族和地域文化的民风,在当代则体现为勤劳、勇敢、正直、刚强、俭朴、诚信、忠义、守法、担当、图强。

  其七,文学艺术绚丽灿烂。文学是作家心中的歌,艺术是匠人心中的梦。“歌”是时代的旗帜,“梦”是对美好的追求。受悲壮历史和惨烈战争的影响,在河北历代传世文学作品中,有关边塞的诗文一直占据着重要地位,例如,高适的《燕歌行》、李华的《吊古战场文》等。西汉的《陌上桑》、北朝的《敕勒歌》等作品则是燕赵文学的杰出代表。在艺术方面,河北有30多个地方戏剧品种,56个工艺美术门类。中国四大名窑河北有其二(邢窑、定窑)。俗话说“沃土出壮苗”。由燕赵历史和燕赵人物造就的绚丽多彩的燕赵艺术,既是历史文化发展的必然,也是多个民族以聪明智慧对这块神奇大地作出的最生动的注释。

  (作者系燕赵文化研究会会长)

责任编辑:张月英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