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运河学研究打好文献基础
——访聊城大学运河学研究院院长吴欣
2018年08月31日 10:0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8月31日第1527期 作者:本报记者 张清俐 张杰

  近年来,不少研究中国大运河的学者不仅深度发掘传世文献中有关史料记载,还进一步将学术视野拓宽到民间文献,通过田野考察收集运河文献,为研究打下了扎实基础。这些历史文献为大运河研究提供了哪些宝贵信息?文献建设方面,学界取得了怎样的成效?针对相关问题,聊城大学运河学研究院院长吴欣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大运河文献内容丰富

  《中国社会科学报》:对于大运河的研究者来说,从大运河文献中可以获得有关我国大运河哪些方面的信息?

  吴欣:大运河基本文献内容极为丰富,大致可分为七类。第一类是专书。元代以来,流传至今的运河专书有100余种,内容涉及治河治水理论、运河挖浚、建设维护、漕运及其管理体制、黄河与运河关系、运河区域生态环境与社会状况等多个方面。第二类是政书类书。明清时期官修政书包含有多种运河方面的资料。如《明会典》《清会典》《大清会典则例》等,大都包括河工水利、漕粮征运、钞关仓储等类目,集中保存了与运河有关的史料。以上两类文献为研究者提供了大量的有关运河本体、运河水利、区域生态环境及政治制度的历史信息。第三类是史书方志。二十五史的《河渠志》《食货志》《地理志》,明、清《实录》中散落着大量“治运”人物事迹及河政河务方面材料。运河流经区域的省志、府志、州志、县志、镇志、乡土志、山水志、榷关志等,总量有数百种之多,内容涉及运河修治、河道变迁、漕粮征运、河务漕务管理等各个方面。第四类是文集笔记。明清时期的文人笔记常见的有五六百种之多,其中所记多与运河有关。第五类是外国史料。元代以后,亚洲各国的使者商团,欧洲各国的传教士、商人、使臣,经常沿大运河往返北京与沿海港口之间,留下了大量关于运河及运河区域社会的记述。第六类是档案资料。丰富的运河档案资料是研究历朝历代治水思想、河道工程、河务管理、漕粮运输、运河区域社会发展状况等一手资料。第七类是民间文献。契约、碑刻、家谱以及其他民歌、民谣、民间文学、传说故事等文本资料,记载了运河流经区域社会民众的生活方式、民间文化艺术等,这些资料既可以与正史资料相互佐证,又反映了运河区域社会生动的生活图景。

  全面开展大运河文献收集整理工作

  《中国社会科学报》:目前学界在大运河文献工作上取得了怎样的成效?

  吴欣:学界近年来十分重视运河文献工作,在运河文献的搜集整理过程中也出版了相关文献资料。比如杭州和淮安已经出版了《杭州运河文献集成》《淮安文献丛刻》,这两套书都选取了当地与运河相关的部分内容进行刊刻、点校。江苏广陵书社于2006年出版的《中国水利志丛刊》,共辑录水利典籍70种,其中部分涉及运河志书。2004年线装书局出版的《中华山水志丛刊》也有相关文献资料;朱偰先生选编的《中国运河史料选辑》,1962年由中华书局出版,全书选取了先秦至清代不同时代的运河史料,共124000字。

  聊城大学运河学研究院在运河文献的收集整理工作方面完成了“京杭运河文献整理与研究”“海源阁藏书研究”“民间文献与京杭运河区域社会研究”“民国时期的古籍丛书研究”等一批文献类课题,同时主持了《中国运河志》大型工程中的《运河志·文献卷》《运河志·人物卷》和民政部“运河地名文化数据库”等工作,建立了自己的“运河文献展览馆”。通过多年积累,已经收集整理了大量运河文献资料,建立了包括专书、政书、地方志、文集笔记、现代人著作等为主要内容的“大运河文献数据库”;完成了80册的《中国大运河历史文献集成》,该套书汇集元、明、清三代关于运河的专门著作130种,分成“治黄保运” “运河水利”“河道工程”“漕运关志”四大类,为研究者提供了便利,也是迄今最完整的运河专书集成。近些年,在完成已有的“大运河文献数据库”的基础之上,通过大量田野调查,获取一批民间文献资料和其他影像及录音资料,目前我们在建“大运河文化数据平台”,将进一步扩大文献资料的种类及数量,同时补充图片、影像等资料。

  推进文献收集整理基础上的研究工作

  《中国社会科学报》:学界如何开展大运河文献调查与收集整理研究方面的工作?

  吴欣:大运河文献调查与收集整理研究的路径较多。所谓“调查”,就是结合文献资料内容,深入档案馆、图书馆及民间调查文献的种类、数量及保存情况。但由于内容庞大,档案馆、图书馆方面的文献尚且能够获取相关的数量及保存情况,但民间文献的调查则是一个长期的工作。运河文献收集整理的方法较为复杂,一方面,有些运河资料并不是独立存在的,而是被“隐含”于其他文献中,比如政书类、地方志及档案中的运河资料,不仅需要整理,更需要“挖掘”;另一方面,由于资料来源复杂,需要通过购买、复制、捐献、共享等多种收集渠道并用,才可能最大程度上获取相关资料。整理的方式主要包括对已收集到的资料进行校勘、标点、注释、辨伪、辑佚、编纂等。

  《中国社会科学报》:未来对于推动运河学研究,需要学界在大运河文献研究上做哪些工作?

  吴欣:文献资料是运河学研究的基础,目前文献资料的收集整理工作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果。在未来的研究中,一方面,应进一步加大文献收集的力度与广度,同时建立数据平台,实现资料科学整理与共享;另一方面,需对这些资料进行细致深入的解读,强调文献自身的系统性和“地点感”,摆脱研究滞后于收集整理的现状,以实现运河学研究的新突破。

责任编辑:刘远舰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