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与文化发展的重要见证
2018年08月31日 09:5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8月31日第1527期 作者:本报记者 王广禄

  大运河浙江段位于大运河最南端,以杭州为中间点,包含水网密集的京杭大运河浙江段和浙东运河(杭甬运河)两部分,是在用运河特征显著、具有高度代表性的河段。从嘉兴到杭州至宁波,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中国大运河浙江段包括5段河道共327公里、13个遗产点,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07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40处。5段河道分别为江南运河嘉兴—杭州段、江南运河南浔段、浙东运河萧山—绍兴段、浙东运河上虞至余姚段、浙东运河宁波段。13个遗产点有湖州南浔镇历史文化街区、嘉兴长虹桥、嘉兴长安闸、杭州富义仓、杭州凤山水城门遗址、杭州桥西历史街区、杭州西兴过塘行码头、杭州拱宸桥、杭州广济桥、绍兴八字桥、绍兴八字桥历史街区、绍兴古纤道和宁波庆安会馆。

  京杭大运河浙江段北起嘉兴市鸭子坝,南至杭州市钱塘江边的三堡船闸,是江南运河联系太湖水系与钱塘江水系的河道,至今仍是长江三角洲地区的重要航运通道。在漕运时代结束后,其仍保留着航运功能,分为江南运河嘉兴—杭州段和江南运河南浔段。

  湖州南浔镇历史文化街区,围绕江南运河南浔段的支流“頔塘故道”而成。頔塘,原名荻塘,据《嘉泰吴兴志》记载,系西晋吴兴太守殷康所开,唐代改称頔塘。頔塘故道位于湖州南浔镇内,自南浔西栅祇园寺旧址始,至南浔东栅分水墩止,全长约1.58公里。1952年,为改善航运条件,于南浔镇北另开一段航道与頔塘贯通,南浔镇内的頔塘故道因此得以保留。頔塘故道见证了大运河水利航运和南浔古镇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发展史,是“辑里湖丝”的集散地。如今,河道两岸仍然市肆云集。

  清朱文治《海昌杂诗》云:近自江南极川楚,长安利甲浙东西。这里的长安指的是嘉兴海宁市西部的江南名镇,即长安镇,嘉兴长安闸就位于此。长安镇是水路要冲、交通枢纽。明代以前,这里的航道一直是京杭大运河的主航道。长安闸是航道上具有保障通航、实现水利循环利用等多重功能的复闸系统,由三闸、两澳和长安坝组成。上、中、下三闸以闸门的次第起闭调节闸室水位,形成上下河之间的“平水”,实现船只的顺利通航;两澳用于蓄水和注水。考古发掘显示,长安闸现存的中闸、下闸遗址为南宋遗迹,其石闸槽形式与《咸淳临安志》记载的“绍兴八年吴运使请易以石埭”相符,中闸宽6.9米,该数据对复原宋闸的宽度及通航能力具有参考价值。下闸遗址所见的船闸建造工艺,是研究宋代船闸砌筑技术的重要实物资料。长安坝以畜力为动力转动辘轳,牵引船只过坝。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发掘报告显示,宋代以前的长坝今已湮没,沿用至20世纪80年代的“长安老坝”为元末建造。

  浙东运河西起西兴,经萧山、绍兴、宁波至镇海口出海,全长239公里,沟通了钱塘江与甬江之间的宁绍平原,是中国大运河的重要组成部分;变内河为“港通天下”的出海通道,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

  古纤道是古代以人类背纤为行船提供动力的通道。大运河在许多地段地势平缓,个别河段受潮汐影响,经常出现行船动力不足的情况,这就需要靠人力纤挽增强动力,由此形成了供纤夫行走的古纤道。目前,在大运河沿途仍有不少地方保存着相关遗迹,绍兴古纤道是保存较好的一处。绍兴古纤道位于浙东运河萧山—绍兴段,为唐元和十年(815)观察使孟简所建。依岸筑起纤道,供行舟背纤,又名官塘、运道塘,建成之后,舟运称便。明弘治年间对纤道进行了石砌,遂成现状,后多有修补加固。

  杭州是中国大运河的一个重要节点,是京杭大运河最南端、浙东运河的起点,将京杭大运河与浙东运河连接起来,有着丰富的运河历史古迹和文化底蕴,包括富义仓、凤山水城门遗址、桥西历史街区、西兴过塘行码头、拱宸桥、广济桥6个遗产点,以及杭州塘段、江南运河杭州段、上塘河段、杭州中河—龙山河、浙东运河主线5段河道,共11个中国大运河遗产点。其中,富义仓是大运河漕运经济的重要见证。

 

  “北有南新仓,南有富义仓。”富义仓位于杭州市霞湾巷8号,京杭大运河畔,地处胜利河与运河交叉口,占地约2.36公顷。富义仓始建于清光绪六年(1880),由时任浙江巡抚谭仲麟耗费11000两白银建成。富义仓建成时,内有4排共五六十间粮仓,每间约20平方米,可存4万—5万石谷物,是杭州百姓最主要的粮食供应地和江南谷物集散地。作为“天下粮仓”的重要一员,富义仓是漕运经济、运河文化、仓储文化的实物见证。

  据了解,近年来,浙江省及沿大运河各地十分重视大运河(浙江段)沿线文化遗产保护传承与利用工作,积极推进文化带建设工作,规划制定了一系列措施并付诸实践,在立法规划、资源梳理、项目谋划、监测管理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划定核心保护范围、明确建设控制地带,严格保护核心区的历史文化遗存,既对在用河道、河道岸线、水源、船闸、水坝实行了统一的保护利用,也对水利航运设施遗产、码头、纤道等水利水运工程遗产,以及有关闸、坝、桥等水利水运遗址进行了规划保护。在保护物质遗产的同时,沿运河推动旅游、文创等产业发展,促进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活态传承。

责任编辑:刘远舰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