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君峰:秦直道引发的历史假设研究
2018年08月10日 09:1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8月10日第1512期 作者:徐君峰

  秦直道作为世界上第一条高速战备道路,在迫使匈奴西迁上发挥了第一推动力的作用。这一事件后续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不仅影响了世界历史发展的进程,也改变了世界民族分布的格局。

  秦始皇命蒙恬修筑直道,与长城相互呼应。秦长城在地形上利用“因边山险”“高阙为塞”“因河为塞”,形成天然屏障。秦直道直接将士兵、军需品和生活用品等及时地运送到长城各个要塞以及设防之处,为秦长城的后勤保障提供了运输上的强力支撑,大大地提升了秦王朝的军事交通效率。

  对秦长城的功能,不能单纯从防御角度去评价。秦始皇吸取了消极防御的教训,认为只有攻才能防,攻是最好的防;重新修筑长城的前提是必须有主动进攻的秦直道相配套,缺一不可。可以说,秦长城与秦直道就像秦始皇手中攻防兼备的武器,左手的长城犹如一面厚重的盾牌,被动防御敌人于国门之外;右手的直道就像一支尖利的长矛,刺过边境进行主动反击。而修筑具有主动反击功能的秦直道,更能体现出秦始皇一统天下的霸气性格和当时秦人奋进勇猛的精神。

  秦直道的修建形成了南北军事大动脉,弥补了长城功能的不足,解决了战车以及辎重车通行速度较慢的困局,有利于克服兵力分散或外重内轻的两种弊端,使护卫都城的中央精锐部队能迅速到达草原前线,对宿敌匈奴造成了强大的战略震慑作用。这对于保护边疆地区和关中的稳定发展起到了很大作用。

  西汉时,汉武帝派霍去病征讨匈奴,匈奴挫败退守焉支山,悲哭感慨“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东汉初期,由于部落战争、灾害以及汉王朝的打击,匈奴分裂为南、北两个政权。南匈奴南下,臣属于东汉。北匈奴被迫离开漠北,踏上了西迁之路。公元91年到达伊犁河流域一带,160年到达阿姆河、锡尔河流域,374年出现于东欧,到达欧洲多瑙河一带,构建了地域广袤的匈奴王国。匈奴西迁引发的欧亚民族大迁徙浪潮,对欧洲社会政治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和影响。

  秦直道与匈奴西迁给学者们开辟了在世界视野下重新审视匈奴史、中国史、欧洲史的探索求知领域。一个有趣的话题是:如果北匈奴不西迁会对世界历史发展有什么影响?对此,出现了两种截然对立的答案。有学者认为,北匈奴不西迁,罗马帝国不会亡国,欧洲不可能迅速进入多元化的封建社会。另有学者认为,北匈奴不西迁,让罗马帝国延续,欧洲会更早发生工业革命。

  美国汉学家麦高文对北匈奴不西迁的命题进行了详细研究。他认为,日耳曼人离开北欧后就不停地扩张,假如不是匈奴西迁把日耳曼人前进的势头阻挡住的话,那么,日耳曼人也许将向东南方继续前进,这对于后来的世界历史会产生极大的影响。历史的发展不存在假定的可能,人们无法使时光倒流,让历史重回起点另行演变,但麦高文的假设已经给关注这一话题的人,提供了可以想象并且演绎的无尽空间。

  (作者系西北大学兼职教授)

责任编辑:刘远舰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