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粤派批评”
2018年07月13日 08:5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7月13日第1492期 作者:本报记者 李永杰

  今年3月,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粤派评论”丛书在京首发。据丛书主编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蒋述卓介绍,丛书勾勒了从晚清时期的梁启超、黄遵宪开始,直到改革开放以来“粤派批评”的历史发展脉络和共同特征。这标志着备受学界关注的“粤派批评”在体系构建上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粤派批评”历史脉络

  2016年5月,“文学评论与20世纪中国文学史生成”研讨会在暨南大学举行,针对广东学者提出的“粤派批评”这一概念,来自全国各地的与会学者对其是否成立进行了热烈的讨论,这是学界首次对这一话题进行大规模的研讨。一个月后,《文艺报》刊出长篇报道《“粤派批评”批评实践已嵌入历史》,这意味着关于“粤派批评”的讨论从广东走向了全国,成为当下文艺评论界一道亮丽的文学风景。

  从历史来看,“粤派批评”的倡导和探索,不算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近代以来,广东学人一直在呼吁使广东成为中国除北京、上海之外的另一学术中心。许多中外学者认为,随着社会经济发展的阶段性区域变化,中国的文化学术重心,有自北向南转移的趋势。

  据深圳市文联研究员于爱成介绍,民国时期,广东人赴京求学者为数不少,20 世纪二三十年代,相继聚集北京的广东学人渐成气候,不仅理工医法商等西式学科人才辈出,中国文史之学亦不乏名家,如新学梁启超,史学陈垣、张荫麟、陈受颐,诗学黄节,古文字学容庚、商承祚,版本目录学伦明,思想史容肇祖,以及罗香林等。1933年陈垣致函容肇祖,赞“粤中后起之秀,以东莞为盛”,容肇祖复函说:“新会之学,白沙之于理学,任公之于新学,先生之于朴学,皆足领袖群伦,为时宗仰者。”1933年12月,陈寅恪阅岑仲勉论著后复陈垣函,也有“此君想是粤人,中国将来恐只有南学,江淮已无足言,更不论黄河流域矣”之语。可见广东学人近代以降在全国学术版图中的地位和影响力。

  “晚清以来,广东在各个时期都有一批在全国产生一定影响力的粤派批评家,他们视野开阔,思维活跃,敢为人先,走在时代前列。”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陈剑晖表示,黄遵宪“诗界革命”与梁启超“小说界革命”的倡导,开创了一个时代的风潮,在全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20世纪二三十年代,黄药眠在《创造周刊》上发表了大量文艺大众化、诗歌民族化的文章,也产生了很大影响;钟敬文则研究民间文学,被视为中国民间文学的创始人;黄秋耘勇猛向上,慷慨悲歌,嫉恶如仇,高举着“写真实”与“干预生活”的两面旗帜,大声呼吁“不要在人民疾苦面前闭上眼睛”;而梁宗岱则通过中西诗学的贯通,建立起现代性与本土经验相融汇的诗歌理论批评体系。

  新时期以来,“粤派批评”也涌现出不少在全国有一定知名度的批评家。如在广东本土,“30后”有黄修己、饶芃子、黄树森、黄伟宗,“40后”有谢望新、李钟声,“50后”有蒋述卓、郭小东、陈剑晖、程文超、金岱、林岗、宋剑华、徐肖楠、江冰,“70后”有谢有顺、申霞艳、郭冰茹、张均、胡传吉等。如果以籍贯来看,还有洪子诚、陈平原、黄子平、温儒敏、陈思和等文学史学人、批评家。蒋述卓表示,不论是从广东走出去的学者,还是在广东生活和工作的学者,他们对现当代文学发出的声音总是能切中时代的脉搏,体现出宏观的视野、严谨的学风、优雅的风度、得体的尺度,这与广东沿海省份的开放姿态密切相关。

  “粤派批评”的质疑和争论

  自“粤派批评”这一概念提出以来,质疑声就一直存在。比如,被列为“粤派”批评家的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洪子诚,他虽然籍贯是广东揭阳,但在北京求学工作长达60年,他认为“粤派批评”概念值得商榷。他表示,“粤派”只是一个出生地的问题,后来大家走的道路也是各种各样,文学观念、观察角度不尽相同。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杨匡汉也认为,所谓“粤派批评”目前还缺乏相应的理论主张。此外,他还表示需要由一批作品来证实“粤派批评”的理论主张。

  在蒋述卓看来,“粤派批评”不是一个狭义的学派口号,而是一个相对宽松的概念,如果要从总体精神气质上进行概括,创新、务实无疑是首要的。从六祖慧能,到陈白沙心学标榜的“贵疑”“自得”,再到黄遵宪、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粤地始终在寻找理解世界、探索未知的途径,经过一代又一代文化精英的发扬光大,这种求实求新的精神一直延续到当代。而表现在文学批评和文学史研究方面,“粤派批评”可以归纳为这样四个词:严谨的态度、得体的尺度、开放的角度、优雅的风度。

  “‘粤派批评’的命名可能有其权宜的一面,因为地域是个惯用的篮筐,比较好装东西。”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中国语言文化学院教授申霞艳认为,在流动性巨大的社会里,我们不大能够从这样的命名中找到身份认同。“在我看来,‘粤派批评’的一个很大的特点是不抱团,彼此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和空间。我觉得命名经不起纠缠,而是说与一片特定的土地的联结会对个人产生具体的影响,比如新疆对于王蒙,云南对于王小波。”她说。

  在陈剑晖看来,“粤派批评”不是一个学派的概念,不是一个具有文学立场、主张和追求趋向一致性和自觉结社的理论阐释行动。“它只是一个松散的、没有理论宣言与主张的群体。”他认为,没有必要纠结“粤派批评”究竟是一个学派,还是一个地域性的概念,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粤派批评”已是一个客观存在的文学现象,即虽具有地方身份标识,却不是局限于一地之见的文艺理论家、批评家群体。

  “‘粤派批评’这一话题的提出是有意义的,说到底体现的正是一种文化自觉和理论自觉,或者说是一种近代以来绵延不断的对于建立广东学派的一种在文艺理论和批评领域的当代回应。”于爱成表示,广东文艺理论和批评依托广东文化的深厚积淀,依托文学创作领域岭南文派等的实践(美术界则有岭南画派),依托新时期以来的文化因子和成就,自觉探寻和建构,已经具备了条件,也呈现出一定面貌。

  “粤派批评”的提出引发了学界、媒界的强烈反响。暨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龙扬志表示,“粤派批评”体现出实践在先、命名在后的特征,可能面临作为学术概念接受和推广的质疑,但它肯定不是闭门造车的结果。“广东学界在未来还可以系统地梳理自晚清以来的学术传统,再现地域空间对于文化视野与思辨能力的培育作用,这对于其他省份的学术源流考察同样具有启示意义。”

责任编辑:崔岑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