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阳:圆明园研究待打好地基
2018年06月29日 08:0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6月29日第1482期 作者:本报记者 张春海 赵璐

  原题:圆明园研究待打好地基——访中国圆明园学会学术专业委员会委员刘阳

  在研究圆明园的学者中,刘阳是一个“80后”。他的微信和微博用户名都是“夏宫的刘阳”,而“夏宫”就是清代对圆明园的称呼之一,足见他对圆明园的感情。近年来,他出版了多部关于圆明园乃至三山五园的书。在采访中,他多次强调,对于圆明园的景观复原等工作,都要建立在有细节、有资料支撑的基础性研究之上。

  基础研究要扎实

  《中国社会科学报》:近年来,多个团队提出了复原圆明园风貌的方案。复原圆明园的景观,最大的难题在哪里?

  刘阳:目前,圆明园的复原工作,学术界和民间都有团队参与。我的感觉就是,他们的资料来源五花八门,复原结果的准确性也不一。我认为,复原者必须懂得圆明园才可以,而圆明园的研究不是一两个学科所能涵盖的。复原圆明园所遭遇的最大瓶颈之一就是资料跟不上。在很多情况下,圆明园具有唯一性,比如某个建筑目前没有相关的资料,复原时用了别处的姐妹建筑来代替,而后面找到了当时的老照片,会发现完全不对,这种例子并不少见。而目前发现和搜集的圆明园的老照片,连圆明园的冰山一角都没有。此外,这方面资料的出现,本身也有一个过程。

  我们还要考虑到,很多照片都是被毁之后拍摄的。圆明园被毁之前,相机才刚刚被发明出来,而且外国人带相机进园拍摄的可能性也很低。同时,圆明园四十景是乾隆中早期的面貌,而乾隆中后期又开始大加改建,至于嘉庆、道光、咸丰年间的圆明园到底是什么样子,这就需要许多资料帮助我们来了解。所以,复原工作一是要慢慢地互相取长补短,二是学者要尽可能地放下身段,大家心平气和地站在学术角度讨论问题。

  圆明园研究需要吸引年轻人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认为应当采取哪些举措,让这项研究后继有人并且持续发展?

  刘阳:目前,真正做圆明园研究的学者不多,而且大多数集中在园林和建筑领域,这两个领域的学者占了全部研究者数量的90%以上。而其他的领域,比如圆明园的人文精神,以及当时园中的皇家生活,甚至包括老照片、文物等,基本没人涉足。

  我认为,目前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如何做到既深入研究又兼顾大众普及。其实,相当多的人在这方面有很大的需求,可是目前市场上有关圆明园的普及类书籍还太少。同时,面对大众的书籍也必须要有真实的史料根据,而不能“戏说”。所以,我认为,要让更多年轻人对圆明园的历史文化等感兴趣,吸引他们加入到未来的研究中,这是当务之急。

  此外,我觉得比较遗憾的是基础工作往往没人愿意去做,也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有些基础性工作,不一定是要去查几百年前的档案资料,从一些重大新闻报纸资料中,也能收集到重要信息。我觉得,至少应该把有关圆明园的书籍尽可能完整地收集起来,供研究者和爱好者查阅,这项工作可以先从中文书籍开始,加上英文版、德语版和法语版等书籍。

  我以为,做研究像是盖大楼,大楼外观什么样是次要的,重要是地基要打好,也就是说需要先做扎实的基础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报》:流散的圆明园文物,一直是众多国人非常关心的话题。您出版了《谁收藏了圆明园》,追溯出许多流散文物的线索。您认为继续开展这项工作还需要做哪些事情?

  刘阳:首先,我们要掌握全球范围内圆明园流散文物的信息,同时对自己的家当(即留在国内的圆明园文物)也要进行清点。

  我花了近三年时间,把《石渠宝笈》中著录的、曾经藏在圆明园的书画作品目录摘出来,这个目录刚刚发表。之所以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是因为这项工作难度确实很大。外国的博物馆对藏品的命名有自己的方式。比如,一幅画他们可能只叫花卉写生,与原图的名称或者我们的命名完全不同。而且,有的私人收藏家并不对外透露藏品信息,让人无从查阅,而一些博物馆也没有公开全部的馆藏。

  我花好几年时间把这个目录摘出来,可以说算是完成了一个初步的工作。下面要做的工作,就是把目录中的作品分别都藏在哪里,尽可能地搞清楚,这将花费更长的时间。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