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滩文化考察记
2018年06月15日 09:1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6月15日第1473期 作者:本报记者 曾江

  “记溯东溪路,幽庭自此开。前山苍翠色,欲过石桥来。”诗人莫友芝在《锁江桥》中这样写道。170多年前,莫友芝以一组二十六首诗,描摹了乐安江边优美的环境,郑莫黎三家在这里耕读传家。贵州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黄万机研究沙滩文化40年,今已年过八旬,幼年就曾随长辈数游沙滩。听他讲,当年的锁江桥为石磴桥,而今石磴没入水中,新建了一座高大的沙滩拱桥。

  记者站在桥上俯瞰沙滩,但见乐安江自西北方向而来,清澈萦回,桥下河边一株古树扶疏,遥望禹门山等诸山触目苍翠。下桥沿溪而行,记者自此走入沙滩文化的幽深庭院与人文胜境。

  乐安江边的文化家族

  乐安江,又称洛安江,据说这就是古代的夷牢水,乌江的一条支流。此地山明水秀,水不深,而溪流平缓,碧水如带,山不高,而翠柏挺拔,修竹掩映,“岩壑幽曲,林木苍蔚”。记者一路走到溪边古树,这是有名的古树,枝干苍劲,要数人才能合抱,许多慕名来访的文人学者都曾提到过此树。

  一路走来可以看出,沙滩一带沿溪经过整治,江水颇为清澈,两边有花圃,溪边斜坡点缀着一些园艺小品。远处小山上有新建楼阁。

  江边禹门山下有黎庶昌故居,因黎庶昌曾出使西洋和东瀛,故居又称“钦使第”,现为黎庶昌故居陈列馆,馆内介绍沙滩文化概貌。从沙滩一带过去为播州土司杨氏官庄。在黎庶昌故居陈列馆里展有《官庄记》,为黎氏迁入遵义的始祖黎朝邦撰写,记录了明万历年间黎氏由蜀中广安来此开拓的过程和感想。沙滩由此开启新局面,历经300年涵养用敬、格物致知,走向世界,成就了乐安江边一系列文化世家。

  直到1940年浙江大学在抗日烽火中西迁遵义,坚持办学,弦歌不辍。而浙江大学学者以现代学术眼光考察沙滩,才以新视野发掘出沙滩深厚的人文底蕴和学术内涵。

  这里有一段为人熟知的故事。时任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等提议编篡《遵义新志》,时任浙江大学史地研究所所长张其昀任主编。这部浙江大学学者在现代学术视野下编纂的《遵义新志》,在学术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开创了我国土地利用调查与研究的先河。

  张其昀在自己执笔撰写的第十一章“历史地理”中,将遵义2000年来的历史分为九期,其中第八期为“沙滩期”。文中写道:“郑莫黎三家,互为婚姻,衡宇相望,流风余韵,沾溉百年”,“故沙滩不特为播东名胜,有清中叶曾为一全国知名之文化区。”又经过学者提炼研究,“沙滩文化”自此成为地域文化史、学术史上的一个新概念。

  浙江大学学人在《遵义新志》中对沙滩的江山胜景大加肯定:沙滩濒乐安江,为乌江之支流,中有洲长半里许,因以得名,一称琴洲。层峦环秀,绿水潆洄,秀木幽篁,四时苍翠,邑中溪山之胜无以逾此。记者一路考察发现,数十年过去,这里变化很大,但整体格局尚存,遗迹众多,而山水之胜或不减当年。

  沙滩人文兴盛百年,文人学者群体涌现,得江山之助。黄万机在《贵州沙滩文化》中列举70余人,他们的行迹和撰述都有值得介绍之处。除郑珍、莫友芝、黎庶昌三人外,还包括王青莲、赵廷璜、宦懋庸、祝彦和等。这些学者以郑莫黎三家为核心,为姻亲、师生、同窗等关系,受三大家影响,又有所发挥创作。

  汇汉宋为一薮的沙滩之学

  清嘉庆年间进士黎恂曾说道:人以进士为读书之终,我以进士为读书之始。黎恂是使沙滩文化形成的关键人物之一,有学术著作和诗文集传世。他曾宦游人文鼎盛的浙江,后购书归黔,在江边修建藏书楼加园林,称“锄经堂”,藏书万卷。又在乡间墅馆传道授业,郑珍、莫友芝等都师从于他。黎氏家塾设在禹门寺振宗堂,也称读书堂。他们在振宗堂读书,在锄经堂遍阅四部,纵观古今,为日后的成绩打下了基础。

  教育和藏书是沙滩文化的两大特点,也是其发轫、茁壮的基础。沙滩藏书特别以黎恂的锄经堂、郑珍的巢经巢、莫友芝的影山草堂、莫祥芝的铜井文房、黎庶昌的拙尊园五家藏书楼最为有名。虽然这些藏书楼或存或亡,但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中拙尊园还有遗迹。

  拙尊园本是一个精巧的小园林,位于钦使第公馆右侧。正屋三楹,花窗别致,庭院正中是一个方池,池中叠置假山、植莲养鱼。据黄万机估计,园中藏书包括赠给禹门寺的经藏,总数在七万卷以上。

  拙尊园是沙滩现存较好的藏书楼遗存,虽已人去书亡,但经过修葺,不失为一个重要的文化地标,既是纪念黎庶昌其人,更是沙滩文人藏书楼的最后象征。

  莫友芝的影山草堂在清代是具有全国知名度的藏书楼,据称藏书达六万卷。莫友芝与许多学者都有交游,特别是同治年间受曾国藩安排,在民间寻找散落的《四库全书》,包括镇江文宗阁、扬州文汇阁的四库残本。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编审张剑在《莫友芝江南收书记》一文中提到过莫友芝同治年间购书记录及其出入江南藏书名楼的行踪和成果。

  莫友芝后成为清代重要的目录学家、版本学家,他撰写的《郘亭知见传本书目》《宋元旧本书经眼录》等,近年经学者整理都在中华书局出版。

  沙滩藏书楼几经兴废。郑珍的望山堂巢经巢藏书几万卷,均在兵燹中烧烬。郑珍将书灰埋葬,写下有名的《埋书》诗四首,其中写道:我生嗜博涉,将老迷津济。此岂贼火哉,毋乃天所使。为作泛骛缘,自作反本计。随身十二担,经子史已备。天意果如此,炳烛请从事。诗句反映出郑珍的诗人学者本色,虽然受到沉重打击,却坦然视之,还借此纠正自己读书博杂的弊病,而反本夙夜读书。无怪钱仲联先生称赞道:清诗三百年,王气在夜郎。

  正是这种对藏书、读书、治学的坚持,形成了沙滩学术群体,在经学、小学、目录学、版本学等方面成就斐然,尤其郑珍和莫友芝被称为“西南两巨儒”,形成了“汇汉宋为一薮”的沙滩之学。

  在黄万机看来,沙滩文化的形成和发展,以儒家为本,以教育之链和藏书之链为支撑。黎氏家塾传承350余年,郑莫两氏三四代从事教育,形成了良好家风、深厚家学,成为独到的沙滩学术传统。

  文物遗存蕴含丰富历史文化

  走出钦使第,记者一行拜谒了郑莫黎三先生墓。

  1941年正月初七是传统“人日”,遵义宿儒赵恺与浙江大学丰子恺等几位学者一起去沙滩拜谒郑莫黎三先生墓。赵氏与郑氏为姻亲,为众人讲述昔日气象。丰子恺以其特有画风画作沙滩风貌以及郑莫黎三大家墓地等风景,汇集为《子午山纪游册》,收录画作13幅、诗词25首、文章6篇,在艺苑学界传为美谈。

  走过池塘,沿山坡上山,记者来到郑珍墓前,发现在丰子恺画作《郑墓》中,两株挺拔扶疏的乡邦乔木至今仍存,一株风姿犹胜当年,而另一株略呈衰朽之态。树下郑母墓碑保存较好,其右后侧不远是郑珍之墓。《黎太孺人墓表》为郑珍撰写、书丹。郑珍是书法名家,该墓表被誉为“载体竖牢,文笔庄丽,为邑中金石第一”。

  来到沙滩,记者根据实际踏访稍作统计。在沙滩附近有贵州省文物保护单位5处,分别是黎庶昌故居(钦使第)、子午山郑珍墓(遵义县新舟镇沙滩村)、青田山莫友芝墓(遵义县新舟镇柏香村)、鱼塘黎庶昌墓(遵义县新舟镇绿塘村)和禹门山摩崖(遵义县新舟镇沙滩村西禹门山)。这些沙滩区域的文物点类型齐全,包括古建筑故居、墓葬、摩崖、寺庙等。考虑到其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如果集中打包保护申报,也许还能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记者注意到,在贵州各地还有遵义郑莫祠、独山兔场镇奎文阁、泮水镇赵楼等文化遗产与沙滩文化有直接关联。优美的自然环境与丰富的文物遗存,整体构成了宝贵的资源。

  从黔北到世界

  沙滩在大娄山以南、乌江以北,这里为蜀南黔北交界地带,既远离巴蜀核心文化区,也远离贵阳及湘黔滇古道,在古代是较为偏僻之地。然而,沙滩群贤从这里而兴,走出大山,走向全国,有的还出使西洋和东瀛,大大拓展和充实了沙滩文化的内涵。

  在钦使第展出的一系列重要文物中,记者注意到,有一件黎庶昌夫人赵曼娟的墓志铭很有价值。据介绍,黎庶昌第一次出使日本,与汉学家藤野正启结交。数年后二度出使日本,得知藤野正启去世,应邀为其作墓志铭,为其文集作序,并抚养其遗孤藤野真子。日本文士对此给予很高评价。特别是赵曼娟与真子情同母女,后来赵曼娟去世,藤野真子受黎庶昌之托作墓志铭。1982年,人们在拙尊园清理院坝时发现此碑铭,上有阳文篆书“藤野氏女”,落款为“日本明治廿十四年一月藤野真子拜撰”。其书法精美,文词诚挚感人,文中写道:每窃思真家与公家,万里隔海,东西异邦,而亲爱一至于此,虽本邦不易得也。

  光绪二年,黎庶昌随清末官员郭嵩焘出使英法,开始十余年的外交生涯。在此期间,他撰写或编著的《西洋杂志》《黎星使宴集合编》等都有很高价值。钟叔河先生曾称赞《西洋杂志》是“反映19世纪西欧社会生活的一卷风俗画”。黎庶昌出使日本期间,搜求中国散失的古籍,在当时的使馆人员、学者杨守敬协助下汇刊“古逸丛书”两百卷,堪称伟业。来新夏先生曾撰《黎庶昌与日藏汉籍的回归》,盛赞黎庶昌以选刻“古逸丛书”为中心的古籍回归工作,对华夏文化宝库起到了丰富典藏、嘉惠后学的作用,使人永志不忘。以黎庶昌为代表,沙滩文人涌现出一批外交官,出使西洋、日本、俄罗斯,广泛接触各种文明,促进中外文化交流。他们的创作与翻译,极大地丰富了沙滩文化内涵,使其升华到了更高的境界。

  黔学与沙滩文化

  在考察过程中,记者一行注意观察并记录了贵州对沙滩文化面向社会公众的普及和传播。从沙滩的黎庶昌故居陈列馆、沙滩文化陈列馆,到遵义市博物馆,再到贵州省博物馆,以及甲秀楼、扶风山、贵阳孔学堂等地,根据各自定位不同,这些公共文化服务场所对沙滩文化有着不同的传播方式。

  钦使第作为黎庶昌故居,进行了故居陈列,整体介绍了沙滩文化的发展历程,重点以黎庶昌为主,兼顾郑莫黎三家和沙滩文化。作为沙滩文化发源地,这里展示了一些珍贵的墓志铭、碑刻等出土文物,具有特殊价值。

  遵义市博物馆有沙滩文化的专题展览,展出沙滩文人的书法、画作、信札、著作手稿等较为珍贵的文物。这里是遵义市历史文化的集中展示场馆,而沙滩文化是黔北区域在学术文化中最有建树的文化,与汉三贤文化、浙江大学西迁遵义等相关展陈相配合,反映出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分量。

  贵州省博物馆新馆2017年9月底开馆,成为全面展示贵州人文和自然的大平台。记者探访博物馆发现,这里开辟了3个橱窗集中展示沙滩文化,分别以郑珍、莫友芝、黎庶昌为主,同时兼顾其他沙滩学人。展出文物包括郑珍的《爪雪山樊图》、莫友芝的篆文书法作品、黎庶昌的手稿等珍贵文物。

  记者注意到,贵州省博物馆讲解员在面向公众时,对沙滩文化特别是三贤作了专门的介绍,内容材料丰富。沙滩文化对于贵州省文化建设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近年来,贵州学界提出“黔学”概念并展开研讨。无疑,不论以哪种概念定义黔学,沙滩学者群体及其学术成就都是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纵观沙滩文化,其在黔学发展历程中具有特别重要的地位,沙滩学人不但多有创新,富有独到的成就,且承前启后,为前贤整理传承乡邦文献,为后学打开学术发展空间,成为当今贵州发展重要的文化宝库、精神资源。

  建设历史文化名村

  江山与文人学者相得益彰。翻阅沙滩诗人学者著作,从郑珍的《子午山杂咏十八首》到莫友芝的《乐安溪二十六题》等,他们用大量诗文描写了乡邦山水、风土人情。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施吉瑞告诉记者,读到郑珍的田园诗文,就会想起少年的农场生活,深深体验到郑珍诗的感染力。

  郑珍在《松崖记》中这样写道:每临崖而坐,山静溪莹,中涵太虚,群木飏青,迎送鸟背。俯仰四望,举凡耕人之苦乐,牧钓之暇逸,霜烟雨月之极状,朝暮晦明之变态,靡不纤巨毕呈,灿在襟袖,轩轩然殆忘牂牁万山中也。

  记者与沙滩乡人一起穿行,寻访郑珍墓、莫友芝墓,进入到黔中山乡深处。一路走来,乡居静谧,农夫松土锄地,询问得知当地多种水稻、海椒、玉米等作物。时见水塘,偶有白鹭、雉鸡等掠过。空气清新,在乡间近观远眺,视觉清晰度都很高,真的是“靡不纤巨毕呈”。偶尔指路的乡人都很淳朴友善。所见所闻让记者想起郑珍的文章,虽然有约200年的时代差异,但与眼前所见的黔北乡村场景颇为吻合,让人与郑珍产生田园山居之乐的同感。

  沙滩正在建设历史文化名村,记者了解到,当地已编写《红花岗区新舟镇沙滩历史文化名村保护规划(2017—2030年)》,贵州省人民政府2017年10月18日予以批复。查阅规划,其核心保护范围以沙滩古村为核心,东至郑珍墓,西抵洛安江西岸,南至锁江桥,北至子午山北侧,用地面积为61.41公顷。规划要求历史风貌保护范围主要为展示沙滩村历史环境的山林、田园区域。重点保护沙滩村“山环水绕、田园相接”的自然格局和“村寺两望”的空间格局,保护各类文物保护单位、传统巷道格局及升旗台石础遗址,郑、黎等名人古墓群,古树名木等历史环境要素。

  可以看到,诗人、学者使这座山村有了与其他乡村不同的内涵。正如学者提到的,这些诗文把乐安江沿岸的景色艺术化了,将各景点的审美品位提高了,带给后来者无尽的品赏情趣。赵恺、丰子恺等人游访沙滩,作画、赋诗、撰文。赵恺诗中写道:年作桥上仙,名成学业似。高如山可仰,深似兹流始。斯人不复见,山水纵情侈。倘作汗漫游,灵奇宁止此。至今,沙滩之美不仅因其山水自然,更以其人文气息与学术文化内涵,吸引着一批批诗人、学者纷至沓来。

  文人学者得江山之助,用诗一般的语言和笔墨艺术化了江山,为后人留下丰厚的人文自然资源。沙滩文化兴衰起伏,却仍在发展。人文与自然在沙滩交融互进,成为具有文化品位、学术内涵的地域文化片区,如今仍焕发光彩,充满吸引力,且孕育着新的生机。

责任编辑:张月英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