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续学缘郑莫祠:沙滩文化与浙大西迁文化在此交汇
2018年06月15日 09:0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6月15日第1473期 作者:本报记者 曾江

  郑莫祠,是当地为纪念“西南巨儒”郑珍、莫友芝修建的专祠。抗战时期,浙江大学西迁至遵义,校本部便设于郑莫祠所在的子弹库片区。今天沙滩人文精神和浙大西迁精神在此交汇,郑莫祠已经成为展示沙滩文化和浙大西迁文化精神的黔北文化地标。

  “乡贤述故训”:传承沙滩文化

  郑莫祠坐落在遵义老城官井路和子尹路交汇处附近。记者一行绕过巷子口热闹的菜摊,来到郑莫祠。祠堂正在进行维修。记者采访了解到,郑莫祠工程于2017年8月开工,包括重建藏书阁、展陈布置陈列内容等。重新开放的郑莫祠将重点展示两部分内容,一是以郑珍、莫友芝为中心的沙滩文化,二是抗战时期浙江大学内迁遵义后的办学历程。

  在院落一角,靠墙放置着若干通碑刻,其中一块残碑是《创修郑莫祠附设图书馆碑记》。该碑为1930年创修郑莫祠图书馆时所立,出自遵义名儒赵恺之手。郑莫祠之所以能将沙滩文化与浙大西迁文化关联起来,赵恺在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赵恺是黔中宿儒。在沙滩学者群体中,遵义赵氏是有名的文化世家,涌现出了一批知名学者,在清末西南学术界具有较大影响力。赵廷璜是郑珍的女婿,而赵恺是赵廷璜的侄子,曾问学于郑珍之子郑知同。赵恺搜求郑珍著作,编订《巢经巢全集》,又继任主持编纂《续遵义府志》,可谓克绍箕裘,能传其家学。

  1930年,遵义主政者黄道彬应赵恺等宿儒之请求,创修郑莫祠。当年3月开始修建,8月建成。据介绍,当时的郑莫祠共三间房屋,居中一间为正祠,并立供奉两尊木质神主牌位,左边一尊为“郑徵君子尹位”,右边一尊为“莫徵君子偲位”。正门门额上悬黔中乡贤杨文湘手书“郑莫祠”木匾,门两侧置赵恺所书的篆书楹联一副,为“阐汉宋两朝学术,为西南百代儒宗”。

  郑莫祠环境优美,祠后有楼,作藏书之用。楼临水池,池中曾遍种荷花。记者看到,藏书楼建于水池正中。池塘清理后,将重新蓄水,种植荷花,再现当年荷花池中藏书楼的雅致景象。

  “弦歌之声洋洋”:弘扬浙大西迁精神

  1930年,黄道彬召集赵恺等人征求“县事之当兴者”,认为“关风化,系人心,导后进”,应办好两件事:一是为郑珍、莫友芝修建祠堂,二是续修《遵义府志》。10年后,浙江大学西迁来到遵义,因缘际会,浙大学者在现代学术视野下考察发掘沙滩文化、编纂《遵义新志》,做出了重要成就,成就了一段学术佳话。

  抗战时期,浙江大学在遵义、湄潭、永兴一线办学,布局分散。据介绍,遵义子弹库及周边建筑为浙江大学校本部所在地,设校长室、总务处、文学院等,其他散布在城内何家巷、江公祠、杨柳街等处。当年的子弹库为园林式建筑群,郑莫祠也包括在内。70多年过去了,各处建筑多已被拆除改建,子弹库仅郑莫祠得以保留下来。因此,郑莫祠具有特殊价值。

  据遵义历史文化研究会秘书长陆昌友研究,1941年10月,时任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将办公室从何家巷移至子弹库的校本部,直到离开遵义,返回杭州。据说郑莫祠后的荷花池,也成为竺可桢观测气象的所在。

  竺可桢对遵义有很深的感情。在竺可桢等学者的支持下,当时浙江大学学者张其昀编纂《遵义新志》,首次提出了遵义文化“沙滩期”的概念。抗战胜利后,浙江大学离黔回浙时,立《浙江大学黔省校舍记碑》。碑由浙江大学教授王焕镳撰写,竺可桢审定,罗韵珊楷书刻石。碑文写道,“岛夷之患兴,区内俶扰,徒都重庆,学多内移……由是西南之名都繁邑,僻区隩壤。往往黉舍相望,弦歌之声洋洋”。该碑原立于子弹库办公室门前,其后掩埋地下,1982年校园建设中重现此碑,移到今遵义湘滨公园的碑亭。

  浙江大学学者曾多次到沙滩考察。1941年,在赵恺的陪同下,丰子恺、罗巴山等浙大学者一起来到沙滩。浙大学者王焕镳随校西迁,居处近郑珍故宅,仰慕郑珍,书斋取名为因巢轩。此次本拟共赴沙滩,因故没能成行。此次沙滩之行后次年,赵恺就去世了。

责任编辑:张月英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