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考察散记
2018年05月04日 08:5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5月4日第1443期 作者:本报记者 武勇 李永杰

  为了更好地认识沙田,记者联系了广东五邑大学学者王传武。他在新会附近做过田野调查,因此很希望与他一同下乡考察,寻访沙田、水上人的足迹。我们选择了银洲湖两岸的新会区泷水乡富美村、古井镇玉洲村、天马乡作为此次新会调查的主要地点。希望通过考察这些地方在珠江三角洲历史变迁中的状况,瞥见沙田形成与聚落发展的一面。

  新会,古称冈州,地处珠江三角洲西南部的银洲湖畔、潭江下游,濒临南海;现为江门市新会区。据历史地理学者研究,隋唐五代时期,江门会城一带有部分环山冲积平原形成,海中亦有沙坦浮生。由于在新会以南石岛林立,故而沙坦沉积条件优越。明代之后,新会一带沙坦大量浮露,耕地扩大,人口逐渐增加,在江门一带形成了圩市,一时间商旅辐辏。到清代,由于水道淤积,江门逐渐衰落。

  我们考察的三个地点实际上分别位于银洲湖西、北、南三个方位。银洲湖实为古称,是目前潭江水道的中段。潭江水道共分为三段,源头至双水渡头为第一段,称为潭江;双水渡头至虎坑口为第二段,称为银洲湖;虎坑口至崖门口为第三段,称为崖门段。

  有地理学家研究表示,银洲湖此前被称为“银海”,为一海湾;直到清代中叶时期才被称为“银洲湖”,此时该湖仍宽阔无垠。清末民初时期,新会三江地区围田都已经拍成。此后,多个岛丘淤积相连,银洲湖开始收窄成形,被称为“银州塘”。而现在的银洲湖实际上已经变成银洲湖水道,但仍然较为开阔。

  沙堤上的聚落

  宋元以前,银洲湖内弧丘岛屿散布。我们考察的天马、天禄以及古井玉洲山,在宋元以前仍为岛丘。崖门西岸的沙富(富美村)是我们寻访的首站。因位于银洲湖西岸,泥沙多有沉积,沙富是建于沙坦之上的聚落,而它周边也有不少村落以“沙”命名。

  沙富南为狮脑山,东临银洲湖,至今仍有圩市,是当地一个小的贸易集散地,这里曾是古海岸的最西端。据地理学者研究发现,从蓢头至楼墩,有一道延续数十公里的沙堤,由潭江、西江带来的泥沙由西北—东南方向沿山麓堆积。从地图上看,一些与“沙”有关的聚落排列其中,如沙路、沙富、沙蓢、沙岗等。

  沙富村中张姓为大姓,有祠堂十多座。据光绪《沙富张氏族谱》记载:沙富张氏始祖张仲礼,咸淳八年(1272)壬申冬月,受曾祖父富公嘱书之后,迁至外地,以便于收沙富及附近村田税稻谷,约元朝1294年移居沙富南熏里。后与继配余氏葬于沙富白石岭山。

  对于村中各姓情况,光绪年间《沙富张氏族谱》中提到:吾乡龙园头多毛姓古冢,是数百年前毛姓固聚族于斯也,迄今云流风散,靡有孑遗。相传该姓昔以反叛芟除,有逃脱者悉冒他姓,今横岭梁姓、下方里苏姓即其苗裔也。又闻居是乡者,以余姓为最先,汤姓与余姓昆连而居于乡之东南,其居西南者则有谭、黎、李、莫、潘、曾六姓,其居西北者则有马、叶、冯、林、洪、司六姓。谭姓分两房,一在朝北里,谭宗国昔年居此,今明公祠即谭姓旧祠,荣公祠即谭姓旧宅也。社贼既平,其存活者,悉徙居别境云。

  这段材料是光绪年间的族谱编撰者搜集到的沙富聚落故事。其中提及与两大姓的关系,一为汤姓,一为谭姓。在沙富汤氏祠堂中,汤姓老人向记者讲述了一个故事:明朝嘉靖年间,张姓长子光明为谭姓所讼,汤姓出一义子为其顶罪,其子被流放到福建不归。因此,张姓重谢汤姓,世代相好。然而谭姓与张姓则明显处于竞争关系,以致之后有张姓族谱中提及的“庚申之难”。

  我们在村中寻访到一位名叫张关维的老人,他曾为教师,20世纪70年代返乡后热心族事,如今在筹划沙富张氏新族谱的修撰工作。他向我们展示了一些族谱资料,而我们拍摄的族谱是专门托人从海外复印回来的。我在族谱中并未找到有关沙田的相关资料,族谱中也没有记载沙富张氏的祠堂尝产情况。但在族谱中了解到,沙富张氏的祖坟位于沙富南部的百峰山一带。

  在村中的普仁庙里,我们寻访到数块碑刻,包括乾隆、嘉庆重修庙宇的碑刻。

  村子里的很多公园、道路、桥梁,是从沙富走出去的海外华人在20世纪90年代捐赠修建的。

  漂泊的玉洲人

  记者来到新会区古井镇玉洲村,这是新会崖门东岸银洲湖畔的一个村落。玉洲在明清时期才沉积成陆。据当地人调查发现,玉洲村历史不长,人口聚集只有100年左右时间。这里的原住民也是所谓的“邓家”(方言音译),随后才有耕田养鱼的人陆续前来,即所谓的“陆上的人”,另外一批人是“渔民”。玉洲村中没有庙宇祠堂,只有一座关帝庙,建成于2015年。

  “陆上的人”多数姓吴,据调查,吴姓的祖坟在长沙村附近的大岭山与二岭山。吴姓最早定居于8公里外的文楼村,随后迁至长沙村,最后落脚玉洲村。从长沙村迁居玉洲村,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坎坷历史。

  吴姓迁徙的轨迹与该地沉积成陆的时间顺序吻合。文楼村位于龟山脚下古井镇附近,古井曾有崖门东岸最为古老的聚落,被称为“南海寮”。当地人说,“南海寮”背靠群山,前临大海,几户人家搭寮生活于此,因而得名。

  在玉洲村,一条河涌沿道路从银洲湖延伸入村内,河涌边则是各式搭建的茅寮,玉洲的村居便位于其后。沿河涌路前行,便是一排排近30年才兴建的砖瓦房,还能看到编织渔网的老人。村中的渔民大多姓“梁”和“陈”。渔民尽管建起了砖瓦房,在自己家门口的河涌旁仍然搭着寮屋,堆放杂物,他们靠打渔致富,相较村中以耕种为业的农民要富裕得多。

  随着时代的变迁,玉洲村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前的泥巴路变成了水泥路,人们住上了小楼房。然而,这里的居民也感受到了“现代化之困”。附近村落先后建起了砖厂、养殖场和拆船厂,但随之而来的是水体、土壤的污染。村中的年轻人也逐渐向外流动,开始新的“漂泊”。

  上岸的水上人

  玉洲村的考察结束后,我们又来到位于新会区的天马乡,这里距离新会区茶坑的梁启超故居很近。天马村依马山而建,明朝景泰年开村时,马山还是海中一洲岛。后来逐渐淤积成陆,天马河亦为海,后成为河涌。天马村的门牌号颇有特色,如“天马三村海边一巷”,保留了“海”的痕迹。当地人仍然称天马河对岸为“对面海”。

  陈氏为天马第一大姓,有祠堂多座。有关天马陈氏的情况,萧凤霞、刘志伟两位学者根据陈氏的族谱记载,发现了陈氏族人上岸的痕迹。二人认为,天马陈氏族谱记载的实际上是陈氏祖先从流动到上岸以及之后发展成大族的故事,是珠三角疍民上岸的一个案例。

  在珠江三角洲,有不少水上人通过职业流动改变自身水上人的身份,并通过开发沙田、商业、运输等活动,建立自己对疍民的优越地位。

  如今,不少外来人口到此生活、工作。曾经上演水上人上岸故事的地方,已经初具小城镇规模。

责任编辑:崔岑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