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帅:溯源珠江三角洲的形成历史
2018年05月04日 08:5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5月4日第1443期 作者:毛帅

  有关珠江三角洲形成发育的地理学研究,是我们认知广东沙田的基础。然而,现在我们耳熟能详的地理学名词“珠江三角洲”在20世纪初却备受争议,甚至否定“珠江三角洲”存在的观点一度占据上风。

  备受争议的珠江三角洲学说

  近代以来,在西学东渐风潮的影响下,一批外国学者来到中国考察,他们首先在地理学上提出了珠江流域三角洲的存在。1915年,瑞典工程师柯维廉到达广东,治理珠江流域水患。在考察了珠江流域的西、北、东江之后,他在珠江主流下游羚羊峡口外广利围平原发现了埋葬的牡蛎壳,这说明羚羊峡附近曾被海水淹没。由此他提出,广州至澳门一带的平原曾是海湾,后被西、北、东江泥沙堆积为三角洲,并将这片平原取名为“广州三角洲”。后有外国学者来到中国访问,在对香港和广州之间的河口湾和三角洲进行考察后,著文称其为“珠江三角洲”。1929—1930年,在中山大学地质系任教的瑞士籍教授德罗菲斯和哈安姆考察了广州附近的地质之后,明确表示珠江三角洲并不存在,因为其所见的堆积平原很薄,仅1—2米,所以认为珠江河口不足以被称为三角洲,仅是一个第三纪准平原而已。后来也有学者表示珠江河口只是冲积平原与山岳的组合。

  三角洲,即河口冲积平原,是江河所携带的泥沙在入海口遇到含盐的淡水后逐渐淤积,成为河口岸边新的湿地,进而形成的三角洲平原。珠江河口是否为三角洲,这一争论的焦点在于珠江河口处有星星点点的丘陵存在。如何认知这些丘陵,是判断三角洲是否存在的关键。

  地形证据支持三角洲存在

  1934年,中山大学教授吴尚时非常关注这一学术论争。吴尚时,广东开平人,赴法留学先后师从A.阿里克斯和布朗夏尔。法国是近代地理学的研究中心之一,尤其是法国区域学派在世界地理学界享有盛誉。布朗夏尔、阿里克斯均是法国里昂地理学派的代表人物,精通自然地理学和地貌学。正是受到这种研究风尚的影响,吴尚时在法国留学期间曾多次考察巴黎周边的地理风貌,积累了丰厚的田野调查经验。

  1935年,吴尚时考察了羚羊峡和羚羊旱峡,认为旱峡淤塞与海水有关。同年,在考察了流溪河平原之后,他认为海水也曾抵达这里。更关键的是,1937年,吴尚时在广州珠江南发现了七星岗海蚀地形以及附近赤沙滘东面海蚀地形、古沙堤等冲积地形,这些证据有力支持了珠江三角洲的存在。1941年,吴尚时在《广东省之地形》一文中使用了“珠江三角洲”这一概念。经过长时间考察和积淀,1947年,吴尚时与其学生曾昭璇发表长篇论文《珠江三角洲》,该文从地形、海陆升降、水文、农业、经济、聚落等方面对珠江三角洲及其周边的冲积平原进行了分区研究,有力证实了珠江三角洲的存在。他们提出了“珠江三角洲溺谷生成学说”,认为珠江三角洲与其他大河三角洲不同,它拥有特殊的成陆模式,是一个复合三角洲。而那些在三角洲上星罗棋布的台地与山丘,如广州白云山、中山五桂山和南海西樵山等曾是浅海中大大小小的基岩岛屿,珠江水系携带来的泥沙正是以这些基岩岛屿为沉积核心逐渐淤积扩展,连接成陆,最终“酿造”出了拥有独特河网与地形的珠江三角洲。吴尚时认为,“丘陵之分布,无碍于三角洲名称之成立,岂徒无碍,且有助长其发展之速率”。

  在中山大学教授司徒尚纪看来,这篇论文的发表,像是一张珠江三角洲的出生证明,也标志着珠江三角洲学说的定型和成熟。该论说后来得到了学界的认可和接受。

  人类活动加速三角洲形成

  吴尚时去世后,他的学生曾昭璇等人继续推进珠江三角洲历史变迁的相关研究。

  根据他们的研究,在更新世距今2000年左右,佛山、西樵山一带才进一步淤积成陆,珠江北岸、海珠岛南岸的淤浅和中部平原继续发育,昔日开阔水面收窄成河道,珠江河网框架逐渐呈现。然而,这一阶段的珠江三角洲在人类活动的参与下,已不再是纯粹的自然过程,而是自然和人类活动共同塑造的结果。早在秦汉以前,珠江流域及三角洲附近就有农业经济。农业发展必然破坏天然植被,而大片植被破坏会引起水土流失,进而加速三角洲河道淤积,造成平原洪泛。同时,人们开始有意识地引导环境演变。从秦汉到南汉时期,三角洲伸展缓慢,海岸线在泷水、江门、沙湾至东莞一线,平原扩展范围不大,许多沼泽地随着河流泛滥而淤高扩大,在口门地区因泥沙堆积而成为浅海地带。此时在海岸线以北仍有不少宽阔的河网分布。自996年,珠江三角洲开始出现修筑堤围的记载,东江在莞城以上沿岸修筑了桑园围、罗格围、东江堤等大围田。堤围的不断修筑,加速了珠江三角洲河网水系的形成,也加速了泥沙在河床和河口的沉积,促使陆地迅速扩展,修筑堤围使得河道固定和简化,进而加速了三角洲的外伸。在沙湾以南,甘竹滩以下的小榄、大黄圃,江门的会城以南,石龙、东莞以下地带,均是泥沙迅速沉积的地方。

  明清时期是珠江三角洲围垦的大发展时期,平原面积不断扩大。由于商品经济的发展以及围垦经验的积累,人们开始更加主动地造围成田。在明代,西、北江三角洲的前缘已经推展到磨刀门附近,而黄杨山、竹篙岭、五桂山和南沙等岛屿已经与三角洲相接。东江的沙淤范围也继续向下推移。清代,西、北、东三江的现代口门不断形成发育,基本形成了八大门的格局,口门之间的海滩也逐渐扩大。尤其在清代中期以后,珠江三角洲围垦最为密集,万顷沙、南沙、东海、西海等地区均有大量沙坦形成,并进行人工围垦。

  然而,关于珠江三角洲形成史的认知并未结束。至少在史学领域,已有相关学者提出了上述认知的不足之处。例如,之前地理学界认为,沙湾东南方的冲积平原形成于元代,从榄核至鱼窝头、灵山的这片沙田在宋代已经形成。根据历史学者的研究,得出这一结论的依据是族谱等文字资料,但该资料内容的真实性仍有待商榷。而根据广州地理研究所资料综合判断,这一地区基本在清代以后才出现。因此,只有结合现代地理信息技术,辩证使用历史文献,才可能最大程度上还原更为翔实的珠江三角洲的形成历史。

  (作者单位:中山大学历史学系)

责任编辑:崔岑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