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杨方:实地考察方能复原真实丝路
——环罗布泊丝路考察
2018年04月20日 08:1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4月20日第1435期 作者:侯杨方

  2016年6月,复旦大学与敦煌研究院丝绸之路联合考察队从敦煌出发,西出玉门关,过三陇沙,穿越罗布泊抵达楼兰古城遗址;然后又继续向南至米兰古城遗址,取道阿尔金山深处的山谷,经阳关回到敦煌,完成了西出玉门、东归阳关,环罗布泊古代丝绸之路的考察。

  汉代丝路曾利用罗布泊水系

  如今,玉门关遗址已经成为热门的旅游目的地,然而穿越戈壁沙漠的现代公路并非取道古代丝绸之路。缺乏水源、植被的戈壁沙漠,在古代难以通行。我们的考察车队沿着真正的丝绸之路故道前行,一路上水草茂盛,芦苇丛高达2米,烽燧林立——丝绸之路从来不是纯粹自然地理意义上的道路,而是为烽燧、长城、关隘、城池、驿站等提供安全保障、给养住宿的综合道路系统。如果没有水源,这些设施都无法存在。考察队沿着疏勒河一路行至玉门关遗址,后继续西行越过现在甘肃与新疆的省界,在三陇沙宿营。这是整个考察过程中唯一经过的沙漠地带,长宽仅约10公里,沙丘平缓,高10余米。即使在古代,商队也只需3小时即可越过,到达水草茂盛、东西长达150多公里的阿其克谷地。它是丝绸之路天然的优良通道,南侧即是广袤的库姆塔格沙漠。阿其克谷地很可能是疏勒河的故道,疏勒河曾一路向西汇入罗布泊。

  车队沿着阿其克谷地驶入罗布泊干涸的湖盆。湖盆地区盐壳密布,完全是不毛之地,难以想象古代商队如何通行。但在汉代,罗布泊还是一个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的巨大湖泊。据《汉书·西域传》记载:“蒲昌海,一名盐泽者也,去玉门、阳关三百余里,广袤三百里。”罗布泊是塔里木盆地的最低处,整个盆地的河水汇流于此:北有发源于博斯腾湖的孔雀河,以及发源于古称“葱岭”的帕米尔高原、天山、昆仑山的塔里木河;南有发源于昆仑山的车尔臣河,形成了一个纵横数千公里的巨大罗布泊水系。1899年,仅仅花了2个月时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乘船带着辎重,顺着叶尔羌河、塔里木河和孔雀河漂流至罗布泊;1933年,他再次考察罗布泊。考察车队抵达了楼兰古城遗址,并且考察了位于原孔雀河汇入罗布泊河口的土垠遗址,它是汉代的一个码头。

  在古代,水路交通比陆上交通在时间、载重、成本上都有无可比拟的巨大优势,能用水运绝不用陆运。通过这次考察,笔者认为,古代丝绸之路也一定充分利用了罗布泊水系的便利。从敦煌出发,可以利用西流的疏勒河,今天仍屹立在河边的汉代的粮食仓库河仓城遗址(大方盘城)就是最好的证明。而汉武帝时修筑的玉门关、长城、烽燧、亭障沿着疏勒河一路向西至罗布泊,正是为了守卫这条交通要道。即使疏勒河不能直接汇入罗布泊,也仅需要短短数十公里的水陆联运就可以抵达与罗布泊水面相连的阿其克谷地,然后再渡过罗布泊,顺着西北的孔雀河、塔里木河与西南的车尔臣河,以及它们的支流水网,如阿克苏河、喀什河、和田河、叶尔羌河等,可以抵达塔里木盆地的各大绿洲,直至帕米尔高原下。今天,孔雀河畔仍分布着众多烽燧、城池遗址。由于气候变化及人为因素,现在罗布泊已经彻底干涸,很多河流的下游也断流,人们无法想象在古代西域(即今南疆)及甘肃西部曾有过巨大的航运水系。利用这些河流,汉朝军队、商旅可以高效运输辎重、货物,不适航期则可沿河陆运,还能保证驴、马、骆驼的食草和饮用水源。汉代以后,周边水系的水量与罗布泊面积都大幅缩减,疏勒河不再直接汇入罗布泊,生态恶化,植被退化,楼兰也因此废弃。唐代丝路干道从瓜州向北通往的伊吾(后改名伊州,即今哈密),避开难以通行的罗布泊干涸的盐壳湖床,玉门关也相应东迁至瓜州附近,仍扼守疏勒河道。

  仿佛为了证明罗布泊干涸的恶果,在考察车队离开楼兰古城遗址不久,就遭遇了一场罕见的沙尘暴。沙尘暴像一座巨大的山脉,以每小时80公里的速度袭来。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我们只能在密闭的越野车内静坐8个多小时,直至第二天黎明才出发前往若羌县城。

  丝绸之路并非异域想象

  在考察楼兰国南迁的都城、唐朝和吐蕃先后统治过的米兰古城遗址后,考察车队一路向东,避开了库姆塔格沙漠,从其南侧驶入阿尔金山的山谷,经海拔超过3200米的巴什库尔干山口和3500米的安南坝山口,往东奔向阳关遗址。一路上天高云淡,泉水充沛,草木葱茏,时常有成群的野生动物出现,当然,还有丝绸之路必不可少的烽燧遗址。阳关及附近的寿昌城遗址周边水源丰富,其中包括汉武帝时出天马的渥洼池。

  现在敦煌有一个热门旅游项目,即游客骑着骆驼攀爬高大的鸣沙山。长长的驼队攀爬高山,如今这已是丝绸之路经典的意象。人们一提到丝路,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这幅情景。这种画面美则美矣,但这仅仅是满足了现代人的异域想象。高大起伏、绵绵无际的沙丘,既没有水,也没有草,在烈日暴晒下,缺乏水草的驼队与商旅无异于自寻死路。理解这一点并不困难,每一位在鸣沙山骑过骆驼的游客对此都深有体会,他们的经历往往不超过一小时,而走在丝绸之路上的商队则经年累月。

  经过考察队对敦煌、玉门关、阳关直至环罗布泊的丝绸之路真实路线的考察,可以清楚地认识到,丝绸之路竭力避免戈壁沙漠,而是沿着河流、湖泊和水源丰沛的高海拔山谷,在长城、关隘、烽燧、驿站的重重保卫和保障下向前延伸。在很多路段,丝绸之路甚至并不是陆上的驮运,而是水运,这正是《汉书·西域传》中记录西域南道、北道“波河而行”的要义与精髓。丝绸之路不是猎奇的探险,不是留在历史文献中的文字记录,更不是现代人的异域想象,而是古人用自己的实践总结出来的最安全、高效的交通路线和交通方式。因此,现代人同样需要一番实践,即经过实地考察,才能复原、理解真正的丝绸之路。

  (作者系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