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原里的探索者与守护者
2018年04月20日 08:0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4月20日第1435期 作者:本报记者 张春海

  数千年来,楼兰、罗布泊给世人留下了数不尽的未解之谜,今人提到它们时会不由生出向往之情。而在历史上,这一地区可以说是饱经沧桑。两汉魏晋前凉时期,各国使者、军队、商队、僧侣在此地络绎不绝。隋唐后,这里陷入了冷寂与萧条。直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一系列震惊世界的发现,让这片广袤而荒凉的土地回到人们的视野,并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罗布泊地区是我国四大无人区之一。对这片地区的考察,是穿越之旅、探索之旅。无数奇观让人叹为观止,然而漫长的道路、恶劣的环境也让人倍感艰辛。即使在拥有越野车等现代交通工具和充足物资补给的今天,人们在这条路上行走也倍感艰辛。而在古代乃至近代,途经此地的旅人想必要经历更多艰难险阻。

  自19世纪末,一百多年的考察探险和学术研究已为我们初步揭开了楼兰、罗布泊的神秘面纱。关于楼兰和罗布泊,已有的论著可以说是汗牛充栋。但对于许多重要问题,学界仍莫衷一是,尚未得到定论。相信对其的探索和研究仍将继续下去。

  2017年12月,中国西北科学考查团(即中瑞西北科学考查团)九十周年纪念活动在京举行。当年中国西北科学考查团团员们的后人相聚在一起,共同缅怀前人,展望未来。研讨会开幕前,记者有幸见到了我国地理学家陈宗器的一双儿女,他们都已是耄耋老人。陈宗器与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是忘年之交。

  当年,陈宗器克服种种艰难困苦在罗布泊连续开展工作,三度进入楼兰古城进行考察。由于此次科学考察成就卓越,他获得了瑞典国王特颁的北极星勋章。在中国学术史上,中国西北科学考查团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它是第一个中外科学工作者平等合作的考查团,在多个领域取得了重要成绩,并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国际学界对中国学者的固有印象。中国学者那种走出书斋前往荒野的精神,至今值得弘扬并不断传承。也正是从这支考查团开始,以往只有西方探险家和文化掠夺者考察楼兰、罗布泊的垄断局面一去不复返。此后,几代中国学者不断前往这一地区,取得了令人骄傲的成果。

  不只是这些学界先辈们,那些坚守在这片荒原默默奉献的人,同样令人感动和敬佩。楼兰、罗布泊虽然充满魅力,令人向往,但长期驻守此地则完全是另一番滋味。在楼兰地区随队考察期间,记者来到了楼兰工作站。这大概是记者见过的最“与世隔绝”的工作站。在戈壁沙漠中的这座工作站,如同孤岛,方圆几百公里内,人烟稀少。一座平房、一座瞭望塔、几条狗、一套风光发电设备,这些几乎是整个工作站的全部。这里没有网络,没有电视节目,连蔬菜、水果都要从几百公里外运来。来工作站施工的工人对记者说,一到这里,自己的智能手机就成了MP4,与外界联系的通讯功能完全丧失,只能用来看看视频、听听音乐。站里的工作人员共四名,通常两人结成一组驻守工作站,一月轮换一次。有时,他们也会遇到驻守时间被迫延长的情况。在这个遥远的地方,四名工作人员守卫着楼兰古城遗址和古墓群。如此执着地守望,或许是不惧艰辛、不图名利守护文化遗产的精神在支撑着他们。

  让我们记住那些值得尊敬的探索者和守护者。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