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访新北川 羌城谱新篇
铭记为抗震救灾和恢复重建作出贡献的人们
2018年02月26日 09:2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2月26日第1398期 作者:本报记者 曾江

  春节期间,记者在明媚的阳光中走进新北川。这座平日安静的小城,街头花团锦簇,喜气洋洋。在北川的文化地标“巴拿恰”(在羌语里是集市的意思),商铺林立,游人如织,分外热闹。北川新县城是“5·12”地震后唯一异地重建的新城镇,漫步街头,可以看到建设者在城市建筑风貌方面的积极探索。

  10年前,地震摧毁了北川老县城。面对被摧毁的家园,人们开始了艰难的重建。2011年初记者来到北川,曾亲眼目睹在中央决策部署下,山东、北京、四川等各地建设者在安昌江边如火如荼地开展重建工作。如今,北川还在发展,文化建设还在探索,还需要观察和记录。

  北川的文化重建备受关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专家学者很早就参与其中。7年前,在探索新北川文化建设思路的学者座谈会上,四川省历史学会会长谭继和、西南民族大学教授祁和晖、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李明泉、山东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志东、巴蜀文化学者伍松乔等专家学者,为北川的文化传承和发展作出了各自的贡献。

  地震的巨大影响促使相关学术机构承担起学术责任。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建立了“四川震灾研究中心”,四川大学与香港理工大学建立了“四川大学—香港理工大学灾后重建与管理学院”,西南交通大学建成了我国首个抗震工程技术实验室。

  李明泉对北川充满感情,地震促使他展开灾难学的思考,他撰写的《“灾难学”研究不应缺席》发表于2009年7月16日的《中国社会科学报》。他在文中提出,建立一门跨学科、综合性的研究灾难应急管理及其恢复重建规律的“灾难学”,已成为十分迫切的科学研究任务。

  李明泉目前主持四川震灾研究中心的工作。中心成立以来,组织了一系列学术研讨会,以中心为平台完成和发表了灾难学相关领域论文、对策建议和研究报告等300余篇(份),目前正在继续推进灾难学系列丛书出版计划。中心正在整合国内外相关学术研究力量,全力推进灾难学学科体系建设。

  来到北川,令人想起许多为北川文化传承和发展作出贡献的老朋友,2017年11月因病突然去世的伍松乔就是其中一位,他为北川文化重建贡献尤多。在与伍松乔的交流中,常常听他回忆起往事。2008年地震当天,他本来要到北川参加文化研讨会,因事未能赴会,而与会学者无一生还。失去故友的沉痛、对北川的钟爱促使他奋笔疾书,年过六旬的他在震后呕心沥血撰写了《羌之红·北川重生羊皮书》,成为北川重生的见证者。伍松乔重视口述记录,也多次呼吁对一些北川重建过程中的特殊文物予以及时保护和合理利用。

  北川抗震纪念园位于新县城中轴线上。高大的纪念碑矗立在广场上,在“大爱筑羌城——山东对口援建北川纪铭”前,许多人驻足阅读。按中央部署,对口援建北川的是山东省,厚道实干的山东人将北川作为本省的县进行建设,“举全省之力援建北川”,3.5万援建大军从齐鲁大地来到安昌江畔,跋山涉水趟泥泞,倾力挥汗献真义,北川新县城成为震后异地重建的典范。

  新北川十分注重对当地文物的保护和利用。曾经摇摇欲坠的古寺“皇恩寺”已焕然一新,改名“国恩寺”。在大殿外,记者看到有重庆华岩寺方丈道坚法师撰写的《北川国恩寺修复碑记》:“感念当今国家恩德,特命名为国恩寺,以垂永久功德云云。”

  从北川新县城所在地永昌镇西北行约30公里,到达北川老县城曲山镇,这里是地震损失最为惨重的地方。再度走进老北川,感到时间似乎凝固,灾难现场遗址让人哽咽,也催人振作和思考。“5·12”汶川特大地震纪念馆就位于曲山镇,李明泉负责“山川永纪——5·12汶川特大地震纪念馆陈列”的总撰稿。主馆陈列真实记录了2008年5月12日到2011年9月30日间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的历程,“山川永纪,浩气长存。我们永远铭记抗击灾难的卓绝斗争,铭记灾后重建的辉煌成就,铭记千千万万为抗震救灾和恢复重建作出贡献的人们”。

责任编辑:崔岑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