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鸿钧:考释南汉——微考据里的大历史
2018年02月02日 07:5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2月2日第1387期 作者:本报记者 武勇

  原题:考释南汉:微考据里的大历史——访广州博物馆副研究员陈鸿钧

  在现存的南汉国遗迹中,尤其以佛教遗迹为多。这些遗迹成为后世研究当时社会历史的资料。广州博物馆副研究员陈鸿钧对南汉国镇象塔石刻、光孝寺东西铁塔铭文等金石铭文均有详细考察。那么,在这些“微”考据中,我们看到的是怎样的一个南汉?近日,记者采访了陈鸿钧。

  丰富南汉历史细节

  《中国社会科学报》:从您的角度来看,您印象中的南汉国是什么样子?

  陈鸿钧:由于开发较晚,广东的金石材料尤其是唐以前较诸中原为逊,能留下金石文字就更不易。广东碑刻从宋代起数量大增,品类庞杂,内容广博,分布广泛,到明清时期已经非常丰富。南汉在岭南历史上处于由唐至宋的过渡时期。五代时期,岭南地区早期属于后梁,后又成立南汉国,前后延续有七十余年时间。总体来看,南汉是一个疆域广袤、经济发达、颇具实力的地方政权,南汉中宗刘晟曾自夸为“小南强”。南汉的政治结构、典章制度都立足于唐,是唐代文化制度的延续。南汉文献主要存于《旧唐书》《新唐书》《旧五代史》《新五代史》《宋史纪要》以及清代岭南学人编撰的《南汉纪》《南汉书》《十国春秋》等,其记录虽然贯穿南汉始终,但缺乏一些细节性的文献记录。现存以及考古学发掘的遗存、遗物成为我们观察、研究南汉的重要资料,其中金石铭文最能直接透露南汉历史信息,价值也最大。在我编辑的《广东金石图志》中,搜集了一部分南汉国金石铭文,如出土于佛山市南海区的《后梁吴存锷墓志铭》、南汉芳华苑铁花盆铭文、光孝寺东西铁塔铭文、南汉康陵的高祖天皇大帝哀册文碑、乳源云门大觉禅寺南汉二碑等。此外,在现存的拓本中,也有部分南汉铭文,比如南汉白龙乙酉砖铭文、南汉刘氏二十四娘买地券等。这些金石铭文为我们今天了解南汉的历史地理、民间文化提供了可靠的线索。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曾经对东莞资福寺象塔记铭、光孝寺东西铁塔铭文等南汉遗存的金石铭文均做过考释,其中您发现有哪些新的信息?

  陈鸿钧:金石资料对于补正南汉的职官制度、宗教信仰等方面的内容,以及印证历史文献的正误有着重要意义。比如东莞资福寺象塔记铭中,就补充了邵廷琄的相关史实。邵廷琄是南汉宦官中少有的能臣。宋易周祚,邵廷琄就敏锐地观察到局势的变化,他建议南汉后主“饬并备,且遣使通好于宋”。他的“直言”并未引起后主重视。其后北宋进兵郴州,后主才启用邵廷琄。邵廷琄屯兵洸口,招集亡叛,训士卒,修战具,“国人赖以少安”,但很快他因谗言被赐死。时人为纪念他还为其建庙设祀,可见其在南汉深得民心。象塔记铭日期为大宝五年(962),是邵廷琄被赐死的前三年。记铭记载了他买地建寺造佛砌塔的事迹,也描述了第二年秋天群象在当地踩踏禾苗为害被杀,于是造幢刻经超度亡魂的缘由。

  通过考释康陵高祖天皇大帝哀册文,我发现刘岩此人不仅才思敏捷,而且在儒释道、医、术数方面均有相当的爱好。册文赞刘氏“天纵聪明,凝情释老”,甚而其所修程度之深,至“谭玄则变化在手,演释乃水月浮天”。这些记录可以和乳源云门大觉禅寺南汉二碑中有关其礼佛的相关记载相印证。这些记录丰富了我们对南汉历史细节的认知。

  南汉史料有待发掘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认为要全面了解南汉历史,还可以从哪些角度入手?

  陈鸿钧:南汉金石铭文内容丰富,涵盖多方面的内容。比如,乳源云门大觉禅寺南汉二碑,规矩而字繁,书体行草,几乎是沿袭王羲之《圣教序》书风而来,可见王氏父子的书法,经过唐代的推崇渲染,影响已经达至百越殊域。应该说,在不同学科视野中,这些材料都有重要的意义,也是我们推进南汉研究、把握岭南历史的重要面向。

  目前,仅就文献资料而言,尚有大量散佚于诸多旧籍之中,如南汉史事、制度、经济、地理、职官、习俗、宫阙、墓葬、物产、宗教、文学等。随着近年来南汉考古发掘的不断推进,加上对现有文献的挖掘,我们有可能进一步编辑一部南汉史料拾遗或补编的书籍。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