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州的隐秘历史:鸦片贸易
2017年11月10日 09:0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11月10日第1328期 作者:本报记者 武勇

  在梧州曾经的商业贸易中,有一种最为特殊的商品——鸦片。在文史资料中,有不少文献提及民国时期梧州的鸦片贸易。鸦片贸易严重影响了梧州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本报记者将透过鸦片贸易,以展现一段不为人知的梧州历史。

  流向西江流域的毒品

  云南毗邻边境,据传早在明末清初罂粟种植就从缅甸传入,到清代道光年间已有一定规模。晚清云南政局动荡,清政府采取开放陕、甘、川、云、贵的罂粟种植,通过收取“土药厘金”来筹措军费。有研究显示,云南征收土药税厘始于1859年。而1858—1906年的土药厘金是由省直辖,厘金总局设于省城,由巡抚拣选候补道一员,会同藩司总理全省局务。所以土药税厘控制于省级政府手中,为地方政府所用。

  到19世纪末期,云南所出“云土”已经声名鹊起。光绪十九年《通商各关华洋贸易总册·蒙自关》中曾记载:即就土药一款而论,每年所产约可换洋货百万,盖土药中国推云土为上,所以年年贩至广东、广西、湖南、湖北长江一带为最众,奈此项生意多由内地运赴,不经本关征收其税款,故未列入贸易情形。蒙自各号亦有经营土药生意者,大概由百色运至广西、广东。不仅如此,蒙自关税务司对当时的云南鸦片等级、销量也做了描述。

  可以看出,到光绪年间,广东、广西已经是云南烟土的重要销售区。云贵烟土进入广西的通道在民国时期已有11条,其中,由红河边旧州马驮运百色下邕梧一路,烟土数目居于首位。广西百色地处滇桂黔三省贸易往来的必经之路,是“云土”进入广西的重要通道,而梧州则是重要集散地。后来成为民国梧州“四大富豪”之一的广东鹤山人梁颂唐,即是通过走私鸦片成为暴发户,而后建立了自己的商业帝国。

  异化的鸦片税收

  1906年,清廷颁布《禁烟章程》,旨在通过采用渐禁办法,在十年内尽除鸦片危害。但实际上,鸦片贸易并未禁止。作为鸦片贸易在西江流域的集散地,梧州已经形成鸦片行业的组织。到民国时期,随着地方势力的兴起,鸦片开始和地方军政势力有着更紧密的联系。进入民国后,梧州烟土各商号虽然表面停业,但业务实际尽数转入秘密状态。而鸦片税收对于鸦片产区云、贵,以及运销区的广西地方政府都十分重要。据资料显示,“禁烟罚金收入,几占地方收入半数以上”。

  鸦片甚至成为撬动云、贵、桂、粤各省政局的一张牌。1934年,为了增加税收,两广之间协调磋商烟土入粤及打击走私问题。广东军阀陈济棠的心腹霍芝庭和其兄陈维周,垄断了广东全省烟土,双方商订了“联社杜私”的方案。即广东禁烟局可派员驻梧州、南宁、玉林等地,广西运往广东烟土需在三地取具铺保,请领粤省运照,报请粤方派员监运,到粤局纳税。约定每月110万两,超过之数征收的税额,其中45%拨归广西。到1935年,蒋桂矛盾激化,蒋介石对桂系采取封锁政策。滇黔两省烟土改道武汉,不再通过广西,广西烟税收入大减,1935年烟税收入减少到1934年的1/2,1936年则锐减至不到1/3。封锁使广西境内的烟土生意大受打击。最后李宗仁、白崇禧不得不屈服于蒋介石,将部分“禁烟”收入收归国民政府的禁烟督察处广西分处办理。其中,“禁烟罚金”收归国库,而鸦片内销税仍作为地方收入。

  为了逃避鸦片的各种税收,鸦片走私就成为利润很高的生意。在梧州,鸦片走私活动十分猖獗。在《梧州市志》中记录了两条走私路线,即将私货运至离梧州10公里的戎圩,然后经陆路运至广东郁南都城,或在戎圩化整为零,运至桂江,再经山路运至广东封开县江口镇,以逃避海关检查。还有利用英国军舰走私的烟土批发商。民间走私者还有省梧、港梧线上的船员职工。他们利用在船上工作的条件,制造各种“暗仓”,甚至梧州有一家商号专门按照客户的“暗仓”尺寸、形状、将鸦片包装成各种形状。

  鸦片贸易在西江流域的畸形繁荣,是民国社会的一面镜子,折射出那个时代荒诞、“非正常”的经济生活,不仅对社会造成巨大危害,也异化了人的行为,更为今天的禁毒提供了重要镜鉴。

责任编辑:崔岑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