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西江水道的航运价值
2017年11月10日 09:0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11月10日第1328期 作者:本报记者 武勇

  近代以来,西江水道在地理、航运、渔业等方面的价值开始受到学界关注,一些学者逐步对其展开科学调查。这些调查可以清晰展示出西江流域的地理地形、航道线路及其在渔业、航运、水利等方面的重要价值。

  西江航运业兴旺发达

  清代,广东航运业者人数众多。政府规定:凡以航运为业者,必须向官府领取船照,烙印编号后,即称为“船户”。在由当代史学专家叶显恩主编的《广东航运史》一书中,广东船户被划分为以潮澄商船为主的海运船户、以水客为主的河运船户和以经营小规模短途运输为主的疍家艇。

  其中,“水客”原指明清两代负责盐斤的水上运输者,主要负责盐斤从盐场到盐埠的水上运输工作。后来随着水客载运货物种类的增多,逐渐不以盐运为主,水客便演变为内河水运船户的代名词。据《广东航运史》记载,水客的经营运输形式主要有如下四种:一是受雇承运,即内河船户收取商人水脚(运费)送货至指定地点;二是自运自销,即船户装运自己的货物并贩销;三为代运代销,即船户装运他人货物并代为贩销;四为包运,即包运者承包大宗运输业务,分由若干船户装运,包运者给船户一定运费或犒赏。

  至明代晚期,西江上已经形成密集的运输网络。据史料记载,在重要圩镇、商埠均设有码头、津渡,其中仅两广总督府驻地肇庆一处就有津渡23个,当地还有开往高州县、广州、德庆州、广西梧州等地的长河渡船。政府也在这些重要埠头设置关卡征税。清代以后,西江流域水运获得较大发展,无论货运总量还是运输品种均超越了前代。除米谷之外,“梧州每年有大量柴碳东运,其中柴有一千几百万斤”。此外还有各种土特产经由此道销往国内外,如广西的药材。

  随着三水、梧州开埠,西江河道上开始出现“轮船”。轮船的出现大大便利了西江上的客货运输,客商开始通过轮船来实现大宗商品的运送。除了外国洋行,运营水上运输的船户也开始适应潮流,建立轮船公司。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西江航道由于水浅,只能通航那些吃水较浅的轮船。

  内河行船需要勇气与力量

  在蒸汽轮船进入到西江内河之前,西江流域上的船只多依靠风力与人力。船只东下尚可顺流,西上则需依靠撑蒿抬橹、驾桨扬帆,更多时候甚至需要船工系缆拉纤。

  明末清初学者屈大均的《广东新语》中详细描述了当时水上行船的状况:北江自清远以北,沿武、湟、浈、凌诸水,一路滩高峡峭,水多乱石,船食水浅,在此航道行驶的船只,一概以樟木制造,底薄而平,无横木以为骨。放之顺流,遇砐硪大石,一折而过,势如矢激。所以称为“纸船”;逆流而上,船触崖抵石,随石回旋。撑者、钩者数人。有的在岸边或者怪石间挽舟之绳索前进,前后之间已被草木遮蔽,互不相见,须终日大叫,一一凄酸郁怒。其船忽前忽停,状如暴虎猛熊。一有失误,舟破沉没,陷入旋涡。历此险境,非强有力的船夫,不能胜任,所以被称之为“铁人”。

  在广东省肇庆市羚羊峡北岸,有一条被称为“峡山旱路”的古栈道。羚羊峡水流湍急,船只行至此,只能依靠人工拉纤前行。在明代前,纤道错落不整,行走不便,直到明正统十三年(1448),高要知县陆驹途经此地,感叹纤工辛苦,故在峡山冷坑处修筑桥梁。明万历年间开凿石路,称为“峡山旱路”,此后架桥筑路,峡路成为通途。如今古栈道经过修缮,已成为当地市民健走的好去处。

  与海上行船相比,清代内河行船同样有很大风险。除了要注意天气状况,还要时刻留意船不会搁浅,甚至要随时应对盗贼出没。因此内河行船不仅需要技术和经验,还需要勇气与力量。

责任编辑:崔岑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