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让两家天下,功辟万古江南” 从“泰伯奔吴”探寻吴文化起源
2017年09月22日 08:5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9月22日第1298期 作者:本报记者 吴楠 王广禄

  

  

  吴文化始于“泰伯奔吴”,这一观点得到了学界的普遍认可。几千年来,始于“泰伯奔吴”的吴文化及其开放包容、和而不同、谦让开拓的文化属性,深刻影响了吴地经济社会等各方面发展。“泰伯奔吴”讲述了怎样的故事?泰伯具体奔向了何方?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近日在江苏省无锡市展开了实地探访。

   “三以天下让”

  泰伯,又称太伯,姬姓,是商末西岐君主古公亶父的长子,有两个弟弟分别是仲雍和季历。其中,季历之子姬昌自小聪慧过人,才华出众,尤得古公亶父宠爱。亶父言:“我世当有兴者,其在昌乎!”亶父有意传位于季历,而后传位于姬昌,但按当时氏族传统,王位传长不传幼,亶父只能作罢。泰伯察觉父亲心意,为成全父亲,遂说服二弟仲雍,以为父采药之名,结伴出逃,来到了荆蛮之地,自号勾吴。

  《史记·吴太伯世家》记载:“吴太伯,太伯弟仲雍,皆周太王之子,而王季历之兄也。季历贤,而有圣子昌,太王欲立季历以及昌,于是太伯、仲雍二人乃奔荆蛮,文身断发,示不同用,以避季历。季历果立,是为王季,而昌为文王。太伯奔荆蛮,自号勾吴。荆蛮义之,从而归之者千余家,立为吴太伯。”后世记载更为详细。《汉书》称:“太伯、仲雍辞行采药,遂奔荆蛮。”《吴越春秋·吴太伯传》中载:“古公病,二人托名采药于衡山,遂之荆蛮。”

  不久后,亶父病逝,泰伯、仲雍奔丧,季历与众臣请求泰伯即位,泰伯不受,丧毕携仲雍再次离开周原。之后,季历被暗害而死,泰伯又返回奔丧,再次让王,又返回荆蛮之地,断发文身,开发江南,引领人民兴水利、养桑蚕、种稻谷,并将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的文化相结合,形成了灿烂的吴文化。

  泰伯的事迹在民间广为流传,为世人称道,百姓尊称其为“让王”。孔子在《论语·泰伯》中云:“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司马迁也在《史记》中将其列为“世家之首”。

  开创江南伟业

  相传,泰伯奔吴并非一次到达目的地,其间曾返回周原两次,后又跋涉千里,披荆斩棘,这才来到了太湖之滨。如今江苏无锡、苏州等地均建有泰伯庙,泰伯墓遗址也有多处,因时间所限,记者此次仅探访了江苏省无锡市的泰伯庙和泰伯墓。

  沿泰伯大道一路向东,在泰伯中路旁,记者看到了伯渎河。北宋《太平寰宇记》载:“泰伯开渎以备旱涝,百姓利之,为立庙于渎侧。”泰伯不仅三以天下让,还率领当地居民兴修水利,“以堵为疏”,先后开挖了伯渎港,以及从伯渎通向四方的九条支流,如梅泾、香泾、龙泾等。

  除兴修水利之外,泰伯致力于推动江南地区经济发展,促进南北文化交流,可谓“志让两家天下,功辟万古江南”。在生产上,泰伯向百姓传授黄河流域的生产经验,并结合当地实际,改“一熟为二熟”,稻麦轮作,推进种桑养蚕,饲养鸡鸭猪羊,使江南一带的生产逐渐发展起来。在生活上,泰伯教化乡民从“半生为食”改吃熟食,并把分散的土著居民适当集中,建立了荆村、蛮巷、梅村等村落。

  伯渎河畔不远处便是泰伯庙。泰伯庙,又名至德祠、让王庙,始建于东汉永兴二年(154),相传为纪念吴泰伯,由汉桓帝敕令吴郡太守糜豹在泰伯故宅所立。越过香花河桥,绕过一座刻有“至德名邦”的石牌坊,就可以看到泰伯庙的入口——棂星门,其后有至德殿、三让堂、师祖殿、关帝殿等建筑。据工作人员介绍,现存的香花河桥,“至德名邦”石牌坊、棂星门、至德殿均为明弘治十三年(1500)重建,而宝珠堂、三让堂、德洽堂、玉皇殿、关帝殿等十余处殿堂为清同治年间重建。自1983年起,泰伯庙开始全面整修,修复古建筑二十余处,并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柳家奎先生塑泰伯座像,以及吴王世系、伍子胥、孙武等人物像30余尊,或坐或立,神态各异,栩栩如生。“古往今来歌至德,人间天上唱高义”,“至德无称,八百开基绵世泽;天伦信美,千年遗范在人间”,在至德殿内挂有很多类似的抱柱楹联,歌颂着泰伯的丰功伟绩。

  泰伯享寿91岁,相传葬于鸿山。泰伯墓又称吴王墩,于东汉永兴二年(154)敕建,宋哲宗御书“至德墓道”,清乾隆帝御书“三让高踪”匾。经历代帝王修葺,泰伯墓至唐盛世时最为宏伟壮观,堪称“江南第一古墓”。后于1999年、2006年整修,再现“江南第一古墓”之历史风貌。2006年更名为泰伯陵,并被国务院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泰伯墓是青石砌封土墓冢,如《弘治无锡县志》所载,“泰伯墓在鸿山,冢高一丈四尺,周三十五步”。墓前立有装饰云龙纹、火珠线雕图案的青石碑一座,刻阴文楷书“泰伯墓”。前方竖有望柱一对,柱顶刻护陵蹲狮一对。在墓附近,尚存照池、棂星门、四棱碑、泰伯享堂等明清时期建筑。

  千百年来,梅村泰伯庙会一直是吴地每年开春后最早、最大的乡村节场之一。“农历正月初九是泰伯的诞辰,为纪念泰伯为吴地发展作出的开创性贡献,每逢此日,村民们都会从四乡八镇聚集泰伯庙,焚香参拜。传说泰伯逝于农历三月初三,在三月初三梅里百姓家家户户都会置办酒肴赴泰伯墓地进行祭奠,缅怀颂扬泰伯的美德功绩。”江南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程勉中告诉记者。

   否定北吴说、西吴说

  “泰伯奔吴”具体奔向了何处?对于泰伯、仲雍所奔赴的荆蛮之地,学术界一直存在东吴、西吴和北吴三种说法。

  苏州科技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叶文宪向记者表示,东吴说是历史文献中的常见说法。《史记》正义有记:“太伯居梅里,在常州无锡县东南六十里。至十九世孙寿梦居之,号勾吴。”后世文献更是言之凿凿,认为“吴”即今苏州、无锡一带。而西吴说认为泰伯、仲雍所赴荆蛮之地是今陕西陇县。考古学家卫聚贤提出:“太伯之封在西吴,而云太伯之封在东吴者,由于春秋末年致误;北吴亦为太伯之后所封者,亦系因东吴之误而误,惟西吴为太伯的封地。”北吴说则认为泰伯、仲雍留居之地并非江南,而是河东(今山西平陆以东)的“虞”,或称“北虞”。1954年,江苏烟墩山出土了宜侯夨簋,有专家考证认为,“宜”地即今江苏丹徒一带,铭文中的“虞侯夨”和“虞公父丁”应是北虞君主,江南的“吴”是周康王时改迁过来的,那泰伯、仲雍所奔之地可能是北虞,但这一说法受到了学者批驳。

  对于这一争议,叶文宪认为,我们不能仅依靠文献史料,而是要让考古资料说话。西吴,即陕西宝鸡至陇县吴山一带,所留遗存难以确认是否为泰伯、仲雍遗物;在北吴,即山西平陆一带,虽然有古城遗址,但现已发现的吴人遗物数量远不如江南多,只能存疑;而在东吴一带,当前发现的吴人遗存多属于西周和春秋时期。程勉中也表示,泰伯所奔之地的习俗具有长江流域以及江南地区的特色,如“文身断发”、“裸以为饰”等。陇县吴山地处陕西省中部西南,秦岭以北,其气候与中原各地相似,晋南地区亦是如此,既无卑湿酷热之苦,更不会常有蛟龙出没,自然不必“文身断发”、“裸以为饰”,所以基本可以否定泰伯奔吴之北吴说和西吴说。

  叶文宪还提到江阴云亭镇花山遗址的发掘成果,并表示在花山遗址东面的“佘城”遗址,经解剖城墙,可以判定佘城遗址应是商周时期古城。“佘城”地处长江南岸,长江江阴段江面相对狭窄,由此可以推断泰伯奔吴应先过江至宁镇地区,再到苏州等地。

  针对学者提出泰伯至无锡梅里的说法,叶文宪认为,这一说法,史书中多有记载,如东汉《吴越春秋》、唐代《史记》正义、宋代《太平寰宇记》等,但是各书所记却不相同。而梅里的具体位置、方位,至今也无定论。在今无锡梅里乡梅村镇上的伯渎港南岸有一座泰伯庙。史书记载,泰伯庙建于东汉桓帝时期,但原建筑已不存,现存泰伯庙为明代重建,后来历经毁建。而在泰伯庙附近的泰伯墓也是东汉桓帝时所修,并非春秋时代遗留下来的原物。无锡梅里一带尚未发现商末周初遗址,这更使我们相信梅里的泰伯墓、庙是后人修建的纪念性建筑和衣冠冢。

  

  资料链接

  木渎春秋古城遗址

  早在1989年,苏州博物馆原馆长钱公麟就曾发文表示,由伍子胥修筑的阖闾大城不在今苏州市区,而在西南郊木渎一带的山间盆地。1991年他通过吴大城与列国都城的比较研究又重申了这一观点。2000年,苏州博物馆考古部通过考古调查,在灵岩山侧发现了大量长条形土墩和长方形土墩,绵延数千米,并初步判断其为一处古代大型遗址。2001年春,苏州博物馆考古部对3处长条形土墩进行了试掘解剖,根据土墩结构和出土印纹陶片的时代,初步推测其为春秋晚期城墙。

  2009—2010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苏州市考古研究所苏州古城联合考古队(以下简称“联合考古队”)在苏州西部山区进行了大规模考古调查和发掘。工作区域主要集中在苏州市西南部、太湖的东北侧,包括苏州市吴中区木渎镇、胥口镇和穹窿山风景区3个乡镇的部分地区。

  据联合考古队署名的《江苏苏州市木渎春秋城址》介绍,依据对考古调查和发掘的城墙、城门、护城河、手工业作坊遗址、墓葬、窖藏等各类遗存的年代、等级和性质的研究,及对由各类遗存构成的聚落群的综合分析,目前初步认定苏州西南部山区木渎、胥口一带山间盆地内存在一处大型遗址,为春秋晚期具有都邑性质的城址。

  据文献记载,东周时期,吴国曾建都于苏州一带,但该记载一直未获得考古证据支持。此次考古发掘为该问题的解答提供了重要线索。过去苏州一带曾出土大量各种等级的石室土墩墓、土墩墓以及玉器窖藏等,但未出现与之相应的中心性遗址。而此次考古发现足以显示当时确实存在大型中心性遗址,且以该中心性遗址为核心,不同等级的遗址、墓葬构成了较完整的聚落群。这一聚落群为我们理解苏州地区东周时期的各种遗存现象,并重构当时的社会、文化提供了重要基点。

  2011—2014年,联合考古队对城址展开了较大规模的考古工作。除城内遗存分布较为密集的区域外,考古队还在城址周边展开了调查和试掘,以了解城址周边遗址与墓葬的分布状况。据《苏州木渎古城2011—2014年考古报告》显示,在范围方面,木渎古城可能未修建完整城墙,而是在山口处因地制宜,利用周边山体作为天然城墙,构筑起较为完备的防御体系。在城址布局上,城内遗存分布呈现出小聚居散居的特点。遗存较为集中地分布在北侧的五峰地点、东南侧的新峰地点、西南侧的合丰地点,以及中部略偏北的廖里地点。在城址性质方面,或是吴国最后一个都城;或与苏州城相联系,形成一个拥有两城一台的吴国都城。

  《苏州木渎古城2011—2014年考古报告》总结道,依靠目前掌握的材料,木渎古城所处的时空特点主要体现为以下两点:木渎古城位于苏州西南部,太湖东北岸;在西周晚期、春秋早期,木渎古城范围内已有较高等级遗存,在春秋晚期出现了一处大规模城址,该城址可能一直沿用至西汉晚期。

 

  记者手记

  在苏州市木渎镇,大多受访者对春秋古城城墙遗址都不了解。“现在苏州木渎镇五峰山和灵岩山一带,还能看到春秋时期城墙遗址,但多在农田里,普通百姓也不一定知道那是城墙,多半会认为那只是一条土埂。”苏州科技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叶文宪说。

  在木渎古镇旁的灵岩山上,相传还有2500多年前,吴王夫差为西施修建的“馆娃宫”。因为工程庞大,耗费木材众多,木材经水道运至小镇时堵塞了大小河流港渎,“积材三年,木塞于渎”,“木渎”之名由此而来。在灵岩山寺西,记者还看到了一座花园,相传为馆娃宫的后花园。其间还有吴王为取悦西施而造的“玩花池”、“吴王井”、“玩月池”等吴宫遗迹。(本报记者 吴楠)

责任编辑:崔岑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泰达时代中心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