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区域文化比较中展现吴文化特色
2017年09月22日 08:4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9月22日第1298期 作者:本报记者 吴楠 王广禄

  吴文化从诞生之初,就不是一种孤立封闭、保守僵化的文化。吴文化在发展过程中,受到哪些文化的影响?这些影响又给吴地造成了什么样的变化?与其他地域文化相比较,吴文化的特点是什么?吴文化在中华文明中占据着什么样的地位?围绕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相关学者。

  受访专家认为,区域文化的特点是在比较中显现的,而不同的区域文化,因为拥有不同的自然条件、生产对象和社会结构等,所以其文化历史和文化特色是不同的。通过区域文化间的比较,更能够深切地感受到某一种区域文化的特色,而这是仅关注一种区域文化所无法实现的。

  在交流融合中发展成型

  “吴文化在较早形成过程中就不是孤立的、单元的、内生的,而具有包容性、多样化、共同体特质。”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江苏省吴文化研究基地首席专家罗时进告诉记者,先吴文化阶段,吴地处于氏族社会,是以血缘为纽带结成的社会结构,后期出现了阶级分化。到了吴国时期,吴地先民文化与中原文化融汇形成了初步的异质文化的整合。在吴国称雄江南期间,它吸引了远近英才,具有一定程度的多元文化格局。公元前5世纪,吴国为越国所灭,后来又成为楚国的治域,吴、楚、越文化在这方土地上交融激荡。秦汉一统以来直至明清时代,吴文化地区受到儒家文化的深刻影响,这种影响一部分源于汉文化主体意识,一部分来自区域间的人口流动,即士族阶层向吴地的集聚。

  谈及士族阶层向吴地的集聚,罗时进特别提到“北人南迁”现象。他表示,吴地文化家族大规模的集聚,源于三次移民潮的出现。第一次是永嘉之乱后的移民潮。其时“北人”因其身份不同,择居之地各异,吴越之地皆为所栖,而大量的则聚居于江南京口、晋陵。后来这些侨居者又经历了一个在江南地区内部流动的过程,流向主要是朝经济、文化较为优越的吴文化核心地区再转移。第二次是安史之乱后的移民潮。苏州富庶繁华,山青水明,号称天下甲郡,北方迁入者甚多,北方移民此时竟占当地人口的1/3。第三次是靖康之难后的移民潮。从靖康之难发生,直到绍兴十一年(1141)宋金达成和约的十多年间,是“衣冠惶骇,倾国南奔”的移民高潮,宋人所谓“南奔”、“南渡”,是广义的从中原向秦岭—淮河以南直达岭南的南方广大地区的逃亡,但江南则是移民集中趋赴地,其中杭州和苏州是移民高度集中之所。

  罗时进表示,吴文化的进一步发展和成型,与以上三次北人南迁关系极大。不同地区的文化存在差异,不同人群积蓄着不同的思想资源,具有不同的文明创造力,而人口的流动不仅是人力资源的迁转,更具有思想资源和文化能量转移的重要意义。正是这三次移民潮,推动了中国历史上文化重心的转移,促成了南迁北方士族与吴地原住士族的汇聚,由此原生的吴地思想文化有了差异面、参照系和碰撞点,发展的空间大为扩展,融合异质的新吴地思想、学术、文化必将产生。

  明清时期没有出现同上述那种背景和规模的北人南迁,但随着吴地经济文化的高度发展,“四方士商多入吴”是一个突出现象。其中,徽商是各地商人中最强大的。中国社会史学会副会长、上海师范大学中国近代社会研究中心主任唐力行在《苏州与徽州:16—20世纪两地互动与社会变迁的比较研究》中介绍的“大阜潘氏由徽入苏的土著化过程”就是徽商入吴的典型个案。

  唐力行表示,苏州与徽州的互动,是一个历史的持续的进程,它渗透到社会生产和生活的各个方面,甚至进入社会文化、大众心态的核心层面。由沟通而相互作用、相互认知,是一个循环往复而逐渐提升的过程。正是在这一历史过程中,使这两个江南小区域不断走向繁荣,同时又保持了各自的社会发展路向,从而使江南社会呈现多元的局面。

  与自然社会环境息息相关

  区域文化的特点与其所处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都有关系。目前,学界对吴地范围的认定还存在不同看法,然而即使学界都认同吴地是以苏州为核心辐射到环太湖地区这一范围,其中各地的自然环境也是有差异的。“虽然这一范围以水环境为‘气候山川之特征’,但内部也有近水环境、平原腹地、山冈丘陵之不同,所以我们要概括出一个被普遍认同、接近真知的‘吴人性格’很不容易。”罗时进说。

  吴文化在发生和发展中,离不开其他地域文化的浸润和滋养。罗时进将吴文化与淮海文化相比较提出,就水土而言,淮海与江南都具有泽国特点,但江南叠巘交映,多山水欸乃之清音;淮海多水少山,整体呈现出云水苍茫的平远格局。以水环境为特征的淮海文化与吴文化崇文而趋新的精神特征、审美趣味都较接近,但淮海文化圈中通泰地区,则具有鲜明的灶户海盐文化特征,质朴而刚悍,与吴文化就大异其趣了。

  唐力行则将吴文化与徽文化相比较提出,吴文化具有开放性和多元性,会主动吸收其他区域文化中优良的品质,其与徽文化就是相互影响的。徽商进入苏州后,在融入苏州的过程中,也影响着苏州人民的观念。例如将宗族观念在苏州发扬光大,给苏州带来了商人文化,影响了苏州戏曲的发展等。而吴文化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徽州人民。

  在采访中,唐力行表示,吴文化的一大特点是市民文化,这一特点在苏州评弹中体现尤为突出,其中也吸收了很多徽文化中的商人文化。如苏州评弹《描金凤》里典商汪宣便是徽州人,还有苏州人与徽州人打官司的细致描述。

  对吴文化的特点,不同的学者可能有不同的理解,如崇文礼让、刚柔相济、包容开放、经世致用、守正趋新等。“这些都没有错,但很难说概括得全面而深入了。”罗时进申述了上述看法后,又从感性层面谈了自己的观点:“我倒觉得‘书卷气’三个字颇得其要领。书卷是吴文化的底蕴,也是吴地、吴人的表征。在某种程度上,吴地是书卷堆砌起来的,如果说这是一个文化高原的话,是由书卷为骨架的。故吴人与其他地域相比,更能潜于学、游于艺,具有一种诗性存在方式。”

  推进吴文化的传承与发展

  吴文化是一个动态概念,它是在历史演进中形成的,至今仍在发展过程中。“吴文化逐步形成的每一个阶段,对中华文明都产生过影响,这种影响具有向上的引力,而且是逐步加强的。”罗时进表示,一千多年“苏湖熟,天下足”所标志的经济的高度繁荣,是吴文化不断发展、走向成熟的物质保证。经济这扇窗口,也可以从一个方面反映出吴文化对中华文明的贡献。

  罗时进认为,中华文明是各地区、各民族物质文化与精神文化的总和,其中黄河文明与长江文明具有主轴作用,而在长江文明中,吴文化是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甚至可以说具有文化高峰的标志意义。罗时进特别强调,在中华民族发展中,吴文化土壤上不断培育人才、储蓄国力;而在历史动荡的特殊时期,吴文化区域能够起到稳定时局、优化格局的重要作用。可以说,在各地域文化中,吴文化是独特的,既不可复制,也难以替代。

  针对如何传承与发展吴文化,唐力行表示,应在厘清吴文化研究历史和特征的基础上推进吴文化的传承与发展。他认为,吴文化主要涉及三个问题:一是吴文化从哪里来,要厘清吴文化的源流和历史;二是吴文化的特征是什么,要知晓吴文化的本质是什么;三是站在今天的立场,根据对以上两个问题的研究,而决定应如何去发展吴文化。

责任编辑:崔岑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泰达时代中心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