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佑新:强化湘学研究“论”的维度
2017年08月25日 07:5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8月25日第1278期 作者:本报记者 明海英

  原题:强化湘学研究“论”的维度——访湘潭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李佑新

  湘学作为一种具有悠久历史和鲜明特色的地域性文化传统,越来越受到研究者的广泛关注。就目前的研究状况来看,人们对湘学的研究主要是一种“史”的研究,而湘潭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李佑新建议增加“论”的维度。围绕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李佑新。

  《中国社会科学报》:除了注重“史”的维度之外,湘学研究为什么需要强化“论”的维度?

  李佑新:从历史维度考察湘学的源流演变,力图揭示本真状态的“史”的维度,无疑是重要的,但却是不够的。湘学研究如果仅仅取一种“史”的维度,则缺乏时代感和现实感,即缺乏对现代社会的社会关怀与人文关怀,难以在现代社会中成为一种“学”。

  作为一种具有悠久历史和鲜明特色的地方性文化传统,湘学应该且可以实现自身的现代转化以适应现代社会,湘学研究应该且可以面对现代性问题,采取一种思想立场。为此,我试图提出“论”的维度。

  湘学研究“论”的维度与“史”的研究密切相关,正所谓“论”从“史”出。但是,我所讲的“论”,主要是指湘学对现代性问题所持的一种思想理论立场。如果具有了这种“论”的维度,那么,湘学就不仅大大扩展了研究视域,也会获得现实实践意义和普遍性的思想理论意义。从而扩大湘学研究的社会影响,甚至形成一种新的湘学学派。

  《中国社会科学报》:请您具体阐释一下,湘学应如何拓展“论”的维度?

  李佑新:如果要具体展开湘学研究的“论域”,至少应包含如下三个方面。

  首先,湘学传统的现代转化可能性问题。湘学传统的最大特征是追求内圣与外王、心性修养与经世致用、理学与实学的完美结合。这种传统的现代转化最关键是要改变“内圣为本、外王为末”这种道德优先的文化价值观念结构。然后使传统的外王转化为现代的民主、科学、市场经济,并在此基础上重建现代人的心性结构。鸦片战争之后,这种外王经世获得了某种形式的现代内容。魏源“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的口号、曾国藩倡导的“洋务运动”,谭嗣同的《仁学》等,都标志着中国传统社会向现代转型的重要事件曾发生在湖湘学人的身上。这绝不是偶然,而是湘学传统中强烈的外王经世倾向,在特定的历史境遇中发生的现代转向与转化。

  其次,外在形式化制度结构的建构问题,包括市场经济、民主政治、科学技术、法律与伦理规范等。现代社会最显著的特征是,上述领域中的制度都是形式化的,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的转型,主要任务就是形式化制度结构建构。因此,在建构形式化制度结构的同时,有必要在公共领域中形成具有某种价值理想,并以此规范和引导形式化制度结构的建构。但同时,必须使这种价值理想与现实制度结构保持一定距离。因此,在建构形式化制度结构时,还必须在形式化制度结构与价值理想之间保持某种张力关系。

  再次,现代人心性结构的重建问题。这方面,只能采取历史的、非形而上的方式重建现代人的心性结构。历史的重建方式要肯定人的心性结构是经过漫长的历史长河沉淀下来的,其具体内容是与其政治经济的历史情境不能分离的。因此,历史的重建方式可以说是“从下往上讲”:建构形式化制度、自觉自愿地遵守关于权利与义务分配的制度性规范、变以取权利为第一要务为以取义务为第一要务、超越权利与义务规范的牺牲奉献精神。

  上述“论域”中的湘学,可以说是一种“新湘学”。它改变了传统湘学的面貌,它要解决的是时代的新问题。但是,它有着传统湘学的思想渊源,可以看作是传统湘学在现代的延伸。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泰达时代中心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