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中的都邑
2017年07月14日 08:1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7月14日第1248期 作者:本报记者 陆航

  盛夏时节,站在周原遗址的田野上,热浪滚滚。依托周原遗址大规模考古发掘建立的宝鸡市周原博物馆对面,占地37亩的周原国际考古研究基地格外引人注目。

  “作为新中国成立之前最早开展考古工作的遗址之一,这里先后发现多处宫殿、宗庙、墓葬、作坊等重要遗址,出土青铜器、陶器、瓷器、玉器等文物3万余件。”宝鸡市周原博物馆文物管理所所长刘万军向记者介绍,刚刚建成的周原国际考古研究基地包括科研展示区、遗址保护区和生活服务区三大功能区,是国内首个国际化商周考古研究教学和公共文化服务机构。它将成为集文物资料整理、标本安全保管、科研、教学、展览、公众文化普及等多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研究基地,为周原遗址保护和未来田野考古工作提供一个全新的综合性平台。

  从1943年石璋如先生对周原遗址进行科学意义上的考古调查至今,周原考古已走过近75个年头。20世纪50年代后期开始,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西北大学、陕西省文物管理委员会等单位,先后在此调查、试掘。1976年开始对遗址进行大规模的考古发掘。2014年9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和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三家机构联合组建的周原考古队,启动对周原遗址的新一轮考古工作。随着考古研究的不断深入,一件件出土文物和一个个被发现的遗存,让学术界仿佛获得了解码西周文化和中华文明的“钥匙”。与此同时,《诗经》时代先民生活的社会图景,也一步步变得清晰起来。

  周原膴膴 堇荼如饴

  生态环境优越

  《诗经》记载:“周原膴膴,堇荼如饴。”大意是说,周原是一块肥美的地方,生长在这里的野菜都如饴般甜美。一系列考古发掘证实,西周时期,周原生机盎然,锦绣丰饶,土壤肥沃,气候温和。这里地势大体平衍,巍巍岐山,漠漠平原,山原衔接,交相辉映。雨量充沛,植被茂盛,河泉泽薮,呈现一幅宏伟又壮观的天然图画。

  广义的周原涵盖整个关中西部,包括今宝鸡市区和岐山、扶风、凤翔、眉县、周至等县区。《诗经》记载周原有众多水泉泽薮。已故陕西师范大学教授史念海先生曾说:“当时渭河、沣河、潏河都可行船。”《诗经·大雅·大明》载:“亲迎于渭,造舟为梁。”说的是文王亲自到渭河之滨,聚集船只做浮桥。当时不仅渭河水量大,而且在其南北还分布着大大小小一二级支流,以渭河为中心,形成一个不对称的羽状网水系。站在周原,远眺渭河蜿蜒如带,让人情不自禁地想到《诗经·秦风》的诗句:“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周原优越的生态环境为周人提供了宜居宜农的生存条件。“丰富的水资源保证了植物的生存。”宝鸡周秦文化研究会会长霍彦儒说,《诗经》载:“其菑其翳”,“其灌其栵”,“其柽其椐”,“其檿其柘”,“柞棫斯拔,松柏斯兑”。当周人到岐山脚下时,山坡上郁郁葱葱。《诗经·秦风·终南》载:“阪有漆,隰有栗”,“阪有桑,隰有杨”,“有条有梅”,“有纪有棠”。可见当时的树木种类之多,是一个森林草原地区。

  史念海先生曾在论文《周原的历史地理与周原考古》里对周原自然环境做过专门论述。他写道:当时的周原由于侵蚀尚未显著,原面完整而少有破碎,河谷较浅,水源丰富,气候温和,植被茂盛,是一个适于农业经营的好地方。

  率西水浒 至于岐下

  最早的“京”城

  进入周原遗址考古现场,以贺家北区的凤雏高等级建筑群为中心,方圆数里,大大小小的探孔星罗棋布。一眼望去,周围每隔几米就有考古工作者钻探取土的痕迹。蹲下身来,仿佛可以通过这些水杯粗细的洞口窥见西周时期丰富多彩的生活画卷。

  周是一个非常古老的部落。传说周始祖后稷之母为姜嫄。陕西师范大学教授赵世超介绍说,周人最早的居住与活动地区不在周原。公元前12世纪末,周人在第十三代祖先古公亶父时期自豳迁入歧山之下的周原,并在此立国,改国号为周,建立都城,称之“京”或“京邑”。这是我国最早有关京城概念的由来。

  《诗经·大雅·绵》记载:“古公亶父,来朝走马,率西水浒,至于岐下。”周人在周原经过古公亶父、王季、文王三代人的苦心经营,国势日增,至武王时,东进灭商,统一天下。周原作为周人建国初期的都邑和宫室、宗庙所在地,直到戎狄入侵,周平王东迁,延续了300余年。

  周原考古队领队、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王占奎告诉记者,周原考古队从2014年开始,对凤雏高等级建筑群周边的普通居址墓葬区、大型夯土基址及铜轮牙马车进行发掘。后续开展对周原遗址内水网系统的发现与确认,使考古专家进一步了解了周原遗址的聚落结构和功能分区,从而进一步对周原的都邑性聚落属性有了整体性深入认识。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徐天进介绍,周原是高级贵族居址和墓葬密集分布的区域。20世纪50年代以来,周原一带出土的大量的西周青铜重器,远远超过西周后来京都丰镐遗址的出土数量。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原所长王巍表示,周原是周人宗庙所在地。丰京、镐京以及洛邑等都城,只是当时的行政中心。大量的考古资料证实,周原从周人建国之初到西周灭亡,一直是西周王朝宗教圣地。行政中心可以根据需要随时迁徙,而宗教中心永远不变。丰镐和洛邑是周王朝为了巩固其统治建立的行政都城;周原则不然,他是周人的大本营,是灭商的根据地。西周灭亡是以犬戎攻占了其宗庙所在地周原为标志的,即“毁其宗庙,迁其重器”。

  缩版以载 作庙翼翼

  宫殿林立

  古公亶父到了岐下周原,开始筑宫室,建宗庙。《诗经·大雅·绵》载:“乃召司空,乃召司徒,俾立室家。其绳则直,缩版以载,作庙翼翼”,“乃立皋门,皋门有伉;乃立应门,应门将将”。另立了大社,动众出征,要先告社。“乃立冢土,戎丑攸行。”

  在对周原遗址发掘过程中,建筑基址是十分重要的遗迹。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种建荣告诉记者,2013年7月,周原考古队通过全面考古调查,发现大型夯土建筑近40座。“作为王都,周原遗址存有大量先周至西周时期的宫殿(朝寝宗庙等)建筑基址,应是意料之中的事。”

  20世纪70年代,陕西省文物管理委员会首次对周原遗址进行大规模考古发掘工作,使得3100年前周人的宗庙建筑基址浮出水面,成为轰动世界的重大考古发现,吸引了无数国内外专家学者纷至沓来。而陕西省宝鸡市岐山、扶风两县之间数十平方公里的区域,因遗存比较集中成为西周历史文化研究的焦点。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宋江宁介绍,凤雏甲组西周早期宫室建筑基址发掘于1976年,是目前我国西周考古发现的一处最完整的群体建筑。整组建筑呈南北方向。以门道、前堂和过廊居中,东西两边配置门房、厢房,左右对称,布局整齐有序。整个建筑的东、西、北三面均有台檐,台檐外有散水沟和排水沟。考古确认它建于西周早期,距今约3100年,废于西周中、晚期。

  “凤雏、召陈、云塘——齐镇三个地点,有目前周原遗址发现规模最大的建筑群,可能为周王室或高级贵族的遗存。三处建筑群分别始建于西周早期、西周中期、西周中晚期之际,皆废弃于西周晚期。”宋江宁告诉记者,明确的王室遗存目前数量极少,只有几件铜器,我们推定王室的存在更多是基于文献和金文信息。

  考古学家夏鼐说过,考古研究进入“历史时期”,便要掌握狭义历史学中的大量文献和运用文献考据功夫。《诗经·大雅·绵》提到筑宫室、皋门、应门、宗庙,相对应的一定有筑城邑。1989年,考古人员在宫室基址周围航测发现了疑似岐邑(周城)遗址。

  四方之岗 万方之邦

  聚邑成都

  水系与都邑选址、聚落内部布局、墓地选址联系密切。《管子》云:“凡立国都,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高毋近旱而水用足,下毋近水而沟防省。”直至西周早期,周原的古代遗存一直沿着自然河流分布,自然水源满足着生产生活用水的需求。西周中期后,遗址东扩,逐渐偏离河流,居于四方之高岗,于是兴建大型水利系统就势在必行。王占奎说,经过多年持续考古勘探,考古人员确认在周原遗址内存在商周时期自然水系与人工水系、蓄水池与引水渠、干渠与支渠等不同层次的最为复杂的水网系统,用来供应贵族生活用水和手工业作坊生产用水。作为城市的公共设施,考古发掘显示,可能还有定期维护行为的存在。这些水网可能随着平王东迁而弃置荒废。

  记者随宋江宁穿过一片麦田,来到一个探方坑前。“这是一条人工沟渠遗迹的剖面”,宋江宁说。

  2015年3—12月,考古人员对与周原水网系统有关的池渠遗迹进行重点勘探和发掘,本报记者多次深入考古现场,亲眼目睹考古人员对大淤土遗迹和4条人工沟渠遗迹进行解剖发掘。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雷兴山认为,周原遗址内聚落公共设施——池渠遗存和水网系统的发现与确认,使学界开始关注水与聚落的关系。这不仅强化了以往发现的诸多重要遗迹之间的有机联系,加深了对周原遗址聚落扩张过程与水源关系的认识,为了解周原遗址内部不同功能区的分布提供了新视角,而且有助于上升到水与社会的高度,从整体布局上对一些重要遗迹的性质进行重新思考。

  二里头至西周时代都邑的聚落形态,与之前的龙山时代、之后的春秋战国时代城址林立形成了鲜明对比。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许宏认为,“大都无城”是中国早期都邑乃至社会层面的特质。“在夏商西周三代王朝都城和方国都城中,筑建城垣并不是一种普遍现象,后世严格的城郭制度在这一时期尚未最后形成。‘大都无城’是广域王权国家时代都邑制度的主流。”

  “西周时代的三处王朝都邑均未发现城垣,应主要与当时的政治、军事形势有关……国势的强盛和以周边诸侯方国为屏障这一局面的形成,使某些王朝都邑和诸侯方国都邑筑城自卫这种被动保守防御手段成为不必要……此外,都邑及其凭依的王畿地区尽可能利用山川之险为天然屏障,也是三代都邑建置的一个显著特点。”许宏说。

  “周原考古70年的成果,为我们进一步认识西周王朝形成及其社会形态等问题奠定了基础,勾勒出周原遗址商周聚落结构的基本面貌。”雷兴山说。考古资料证明,有周一代,在关中移民浪潮中,自东、北、西三面而来的人群持续涌入并不断交流融合,周原走上聚邑成都的发展与振兴之路。

  周虽旧邦 其命维新

  经济基础支撑文化自信

  农业是古代经济的核心产业,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命脉。《诗经·周颂·噫嘻》载:“率时农夫,播厥百谷。”百谷可能只是概数,《诗经》中记载的谷类名称有黍、稷、禾、谷、粱、麦、稻、稌、秬;豆类名称有菽、藿等。宋江宁告诉记者,云塘出土的伯公父簠上就有铭“用盛穛稻糯粱”。农作物的实物也有发现,周原李家铸铜作坊曾浮选出碳化的粟、麦、黍和大豆。

  豆类作物是东亚定居农业文化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周原出土了碳化的菽,即大豆。文献学和考古学两个方面研究表明,栽培大豆起源于中国北方地区。大豆是固氮植物,可以固定空气中的氮恢复土地肥力。因此,土地不必休耕或拋荒,农耕生产可持续进行。大豆蛋白质含量高,正好弥补东亚定居先民植物性饮食蛋白质低的不足。

  粟是欧亚大陆最古老的谷物之一,中国被公认为是粟作起源中心。粟又称稷,不仅具有重要的实用价值,而且具有崇高的精神意义。五谷神稷与土地神社合称社稷,社稷是国家的象征。社稷坛在中国、韩国、日本均具有神圣的象征意义。

  关中地区的农业中心在渭河平原。多年考古资料证明,在仰韶文化时期,这里气候温暖湿润,自然条件优越,适宜人类居住。仰韶文化类型半坡遗址的先民过着定居生活,社会经济以农业为主,同时还饲养家畜,兼营渔猎。说明当时的农业已脱离了初期原始阶段。渭河平原农业的初具规模,是在周人迁至周原以后开始的。周原北靠岐山,南临渭河,支流横贯其中,为农田灌溉提供了有利条件。赵世超认为,周人在进入周原的百年时间里,吸收多种异质文化,尤其是吸收姜、炎文化及商文化中的农业文明。以农为主业的出现,使周人进入文明之域,为以后灭商准备了较为雄厚的经济基础。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当周人还局限于周原一隅时,已大力发展农业,经济取得巨大成就,自信地宣告他们的文化将是未来统一国家的主导文化。

  钟鼓喤喤 磬筦将将

  理论创新形成核心价值观

  在先秦时代的政治生活中,“乐”具有特殊重要的地位,而且往往与“礼”密切相关。《礼记·乐记》载:“乐者,天地之和也;礼者,天地之序也。和,故百物皆化;序,故群物皆别。乐由天作,礼由地制,过制则乱,过作则暴。明于天地,然后能兴礼乐也。”《有瞽》是描写作乐的篇章,《毛诗序》认为“始作乐而合乎祖”,郑笺解释为“王者治定制礼,功成作乐”,反映了周人礼乐并重的社会治理观念。

  理论是行动的指南。要推翻商朝,建立周人政权,离不开正确的理论指导。西北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副所长谢阳举认为,《尚书》《逸周书》《周易》和《诗经》是四部具有极高价值的理论指南。《尚书》和《逸周书》通过记录并解说文献,宣扬“以史为鉴,以天为尊,以民为本,以德为贵”。谢阳举介绍,《周易》是周人长期卜占形成的经典,揭示预测规律、事物发展规律以及辩证看问题的方法,为中国哲学的经典文本。《周易》最核心的思想和精神即“易”,易即变,讲天道、人道都是可以变化的。于是文王通过推演《周易》,为自己找到一种新的“天命观”。提出“天命无常”、“唯德是从”,上天只选择有德的人统治天下,若统治者失德,便会被革去天命,另以有德者来代替,这就是所谓的“以德配天”。

  西周王朝的建立与巩固,使黄河下游流域以至江淮形成了统一的国家,奠定了多民族统一国家的轴心,使姬周、姜羌、殷商、嬴秦、东夷、荆楚、吴越等族团融合形成华夏民族共同体,奠定了中华民族的主体。周王朝推行周文化于全国,奠定了中国文化的根基。历史学家夏曾佑曾言:中国若无周人,恐今日尚居草昧,中国一切宗教、典礼、政治、文艺皆周人所创也。

  “西周的国家治理,采用一套礼乐制度,推广到全国各地,使之成为行之有效的社会治理体系。所以西周前期将近两百年,形成了一个和平发展的鼎盛时期。”陕西历史博物馆研究员董理认为,依据血缘关系和伦理价值,西周的缔造者开创了人类历史上登峰造极的政治范例。不论在统治模式上,还是在王朝形态上,都成为令后世仰望的样板。

  “周原遗址在我国西周历史考古和研究方面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是全国西周考古研究的重要基地。”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李伯谦说,“在全国西周文化遗址中,周原遗址面积最大、文化内涵最为丰富、已出土文物数量最多且精品最多、现有学术成果最丰富。无论是从地理位置还是遗址性质而言,该遗址都是周原地区周文化的核心,所有西周考古与历史重大学术问题的研究,都不能回避该遗址。在将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周原遗址仍将是西周田野考古的重点。”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泰达时代中心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