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建设高标准的多边开发银行
——访亚投行副行长艾德明爵士
2019年09月12日 08:1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9月12日第1777期 作者:本报记者 姜红

  2019年7月,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在卢森堡举行,年会批准贝宁、吉布提、卢旺达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批准成员总数达到100个。

  自2016年1月正式运营以来,亚投行一直致力于推进亚洲基础设施建设与互联互通。如今,亚投行已经批准47个项目,承诺总额超过90亿美元。

  近日,本报记者对亚投行副行长兼秘书长艾德明爵士进行了专访。在采访中,艾德明向记者详细讲述了亚投行所秉承的核心价值理念之内涵,以及成立以来的高效运作。

  能够加入亚投行真的很棒

  《中国社会科学报》:英国是首个申请加入亚投行的主要工业化国家,而您在英国政府任职期间参与了英国加入亚投行的决策过程。请具体谈一下其中细节。

  艾德明:2013年10月,中国领导人提出筹建亚投行的构想。此后,围绕谁加入的问题有过一系列讨论。英国在考虑是否要加入,而且在国际社会也有争论。英国一直致力于多边体系,认为各国在多边机构中进行合作,是解决我们面临的共同挑战及问题的良策。此外,自从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国际经济对话中越来越重视通过基础设施投资来确保可持续发展、应对气候变化。我们认为,中国筹建这个多边机构的倡议非常诚恳,理应得到支持。通过参与其中,英国可以有助于其取得成功,尤其是在实现良好治理、符合高标准方面发挥作用。

  也许有人说,我们是不是应该等等看,了解其运行状况后再加入。但是我们的观点是,从一开始就参与其中,帮助塑造它并促使其成功,这是更好的选择。

  从亚投行启动以来,我已经在此工作大约三年半了。我必须要说,从我的经历来看,我们当时的判断是准确的。亚投行确实按照国际标准运转得很好,实现了良性治理,而且其项目正在产生影响力。所以,我认为英国当时的决定是正确的。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时英国政府是否考虑过美国的意见?

  艾德明:当时有诸多辩论及讨论,我们跟美国人也讨论过。但是,英国毕竟是一个根据自身情况作出决定的国家。正如我之前所说,能够加入亚投行真的很棒。

  有些人怀疑亚投行的设立是为了削弱现有机构、降低标准、试图进行逐底竞争(a race to the bottom)。我们认为这并非亚投行的意图。我说过,要让亚投行真正发挥作用,最佳方式就是参与其中。

  《中国社会科学报》:那么,您在亚投行工作感觉如何?跟在英国工作相比有何差异?

  艾德明:在中国生活、在北京生活,确实跟英国有很大不同,在文化及很多方面都是如此。但是,从亚投行的工作环境来看,其实没有那么大差别。亚投行的工作语言是英语,这对我来说自然是很熟悉的语言。此外,亚投行也是按照我们习惯的国际规范和标准来运转的。

  在亚投行工作主要面临两个挑战。一方面,它刚刚起步,从零开始建设这个机构,可谓困难重重、挑战巨大。另一方面,我们是真正的国际机构,从成员及员工组成都是如此。现在,亚投行有230多名全职专业人员,来自大约40个不同国家和地区。因此,在行里创造一种文化从而充分利用这种多样性,实际上也是一项挑战。这很有意思,和在国家政府或国家机构中工作有很大区别,因为后者往往更加同质化。

  《中国社会科学报》:所以说整体而言您觉得在亚投行工作是愉悦的?

  艾德明:对。我觉得非常愉悦、备受鼓舞。能够有机会参与领导这个新机构的建立,对我来说是一种殊荣。世界上首次有这样一家银行总部设在中国,这是巨大的挑战,同时也令人充满欣喜。

  核心价值理念:简洁、廉洁、清洁

  《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家新成立的多边开发银行,亚投行的核心价值理念是简洁(lean)、廉洁(clean)、清洁(green)。您能否具体谈谈其内涵?

  艾德明:我首先想谈一下“清洁”,因为我觉得这是亚投行所要达成的一个核心目标。亚投行成立之时,适逢《巴黎协定》刚刚通过,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也刚得到国际社会认可。因此,支持我们的成员在转型过程中为低碳未来作出贡献,这是亚投行一个重要目的。可持续的基础设施是本行投资时的一个优先考虑,是我们希望有所作为的关键领域之一,而其途径就是对可再生能源和可持续城市进行投资,支持我们的成员进行必要的能源模式转换。我认为,这方面我们正在取得一些进展。

  我们也在努力确保亚投行本身是一个绿色机构。在卢森堡举行的年会上,我们首次推出了低碳概念的“绿色行动”(Act Green Together),以激励人们更加环保。我们还将在明年春节后搬到北京的新总部,这也是一座符合环境高标准的建筑。仅投资绿色项目是不够的,我们自身也必须“清洁”。

  “简洁”也很重要。它意味着亚投行会高效利用我们成员提供的资源。我们有责任谨慎对待,把钱花在刀刃上。这意味着我们不想成为冗杂的官僚机构,而是要在不降低标准的同时迅速回应成员的需求。例如,目前我们只有设在北京的总部,没有在世界各地设置很多办事处,因为我们希望集中精力并提高效率。通常来说,随着一家机构的成长、壮大,它会发展出许多规则、程序和制度而变得官僚化,这是很自然的。亚投行必须要防范这一点。我认为,其核心解决之道就是保持精简、高效。

  “廉洁”是指本行的良性治理和高标准。我想现在大家都明白,亚投行是一个高标准的国际机构,尤其是我们会确保项目能够保护环境、拥有社会保障。我们对腐败零容忍,并且有强有力的制度来做到这一点。我们认真对待投诉,有相关制度确保这些投诉得到倾听。亚投行所有项目均实行公开采购,世界任何地方的公司都能够参与项目竞标。这些都是廉洁、高效的内涵。

  “简洁、廉洁、清洁”三者互相促进。高效率也意味着绿色资源得到了充分利用。对腐败零容忍,也意味着我们分配给项目的资金将流向正确的地方,并且可以有所作为、造福一方。

  《中国社会科学报》:有的文章显示,一些人仍然怀疑亚投行应对气候变化的承诺,他们担心亚投行仍然对某些煤炭项目敞开大门。您对此如何回应?

  艾德明:亚投行确实致力于成为一个绿色机构。老实说,在接下来的20年里,应对气候变化、解决其一些成因将成为一项全球要务。否则,我们所有人都会面临巨大后果,亚洲尤其如此。亚洲是世界上人口的主要聚居地,已经面临许多环境挑战,而且还有许多位于低洼地区的城市。如果海平面大幅上升,这些城市都会遭殃。

  我们的能源战略非常注重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预计未来35年内将有超过10亿亚洲人口进入城市。我们的可持续城市战略真正关注的,是如何帮助这些城市建设基础设施,确保其在亚洲进一步城市化的同时实现可持续发展——这绝对是我们投资基础设施的重点。

  我们的成员就煤炭问题进行了大讨论,我们的能源策略也表达了非常明确的立场。目前我们没有任何煤炭项目,真正的开发重点是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而且进展顺利。

  成员均有发言权和影响力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还遇到过哪些对于亚投行的误解?如何回应?

  艾德明:我想,我们经常遇到的一个主要问题是关于中国的疑问。本行总部设在北京,有人会问“中国的角色如何?”我解释说,亚投行不是一家中国银行,而是一个多边机构。中国是最大的股东,但它只是众多股东之一。我们现在有100名获得批准的成员,所有成员都有发言权和影响力。

  在我们董事会12个成员中,中国占有一席之地,所以他们会参加董事会的讨论,但绝不是占主导地位的声音。多边机构的良好治理意味着一个国家不能独裁决定或推动该银行的业务。亚投行正是这样一家运作良好的机构。我想,人们能够体验到亚投行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多边机构,对我们所有成员都会作出回应。

  我们必须确保亚投行运营方式的非政治性,并且立足于所有成员共同商定的战略。亚投行的目标是投资于支持亚洲可持续发展的基础设施项目。我们基本确定了可以产生最大影响的三个方面:一是关注气候变化和可持续的基础设施;二是促进亚洲互通互联的基础设施;三是帮助动员更多私营部门资金进入基础设施。这三个领域可以使我们所有成员受益。我们可以学习成员们的经验,以确保亚洲获得最好的机会,沿着正确的道路发展。

  《中国社会科学报》:这与“一带一路”倡议有何联系呢?二者存在某些交集。

  艾德明:亚投行和“一带一路”倡议完全不同。“一带一路”是中国与其他国家开展合作的一项倡议,而亚投行是一个多边机构。

  如你所言,二者存在某些交集。正如我之前提到的,互通互联是亚投行的一个关键投资领域,而这也是“一带一路”倡议经常讨论的内容。

  重点是,亚投行选择项目是根据其质量以及与我们自身战略和政策的契合程度。我们不会根据某些现成的列表或标签来选择,因此,对我们而言,一个项目是否与“一带一路”相关没什么分别。我们将根据项目的质量作出投资选择:其经济合理性、财务和环境的可持续性,以及是否为当地人民所接受。

  多边机构有不同的工作方式和运营模式。不过我也认为,如果“一带一路”倡议能够带来更多符合我们标准的好项目,那么潜在益处很大,这样“一带一路”实际上也能为亚投行创造投资机会。

  根据国际高标准对基础设施进行投资的益处很多,我认为对其进行推广是亚投行的作用之一。对此不仅中国感兴趣,其他国家和地区也如是。如果我们能够分享经验,促进中国更多组织遵循高标准、实现良好治理,将造福于整个世界。

  《中国社会科学报》:所以,认为亚投行会优先考虑“一带一路”相关项目是一种错误的看法?

  艾德明:对,这种假定是错误的。我们优先考虑的是符合本行目标的投资。我们所有的项目都必须满足某些标准:必须有环境和社会保障措施;必须实行公开采购,世界各地的公司都可以参与这些项目;对腐败零容忍;必须确保这些项目有经济效益,并且能够真正有所作为。

  我知道“一带一路”同样面临这些挑战。中国公司非常擅长建设项目,而如何优选项目、如何确保其得到正确的环境和社会管理,我们认为亚投行在这些方面可以倡导、分享相关经验。认为亚投行会根据某些标签进行优先选择,这是一种误解。我们只关注项目本身及其质量。

  保持高效在于始终专注基础设施

  《中国社会科学报》:有专家认为,一些发展中国家已经不愿使用多边开发银行来为基础设施融资,因为这些机构非常“缓慢且官僚主义”。亚投行如何避免这种情况?

  艾德明:我认为这种看法不是很正确。实际上,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都有自己的运营模式,而这些银行为许多亚洲国家做了出色的工作,持续在该地区投入大量资金。

  我们与这些机构之间的一个差异在于,我们的任务更为集中:只关注基础设施。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等涵盖许多不同领域,不仅包括基础设施,还包括其他类型的经济发展、社会发展项目及扶贫措施等,其业务也就自然更加复杂。我们希望,通过专注于基础设施和相关生产部门,亚投行既能实践并拓展专业知识,又能保持高效率,因为我们始终专注于这个单一任务。

  我们与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建立了良好的合作伙伴关系。我们一起资助项目,亚投行也学到不少经验。它们是我们真正的好伙伴。

  我想,我们必须关注的一点是,随着我们的成长,将有更多员工加入,那么还是要确保亚投行继续保持高效运作。我们不能放任官僚性在内部积累而拖累运转。我想这或许是我们可以学到的经验教训。

  《中国社会科学报》:亚投行与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都已经签署谅解备忘录,是否会与它们及其他多边开发银行进一步展开合作?

  艾德明:当然。我认为,与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欧洲投资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等其他多边机构开展合作非常重要。我们是多边开发银行家族的一员,这是我们这个机构的本质。

  但从另一方面而言,保持效率的一个特点就是不要试图复制别家业务。其他机构已经做得很好的业务,我们没必要也去开展。我们可以建立伙伴关系。例如,亚洲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在向各国提供政策建议、帮助其制度建设方面有着良好的记录。所以我们不必复制它。相反,我们可以与其合作。此外,由于基础设施项目往往非常庞大、复杂且昂贵,共同融资或进行多方投资是承担风险、分享经验的好方法。所以我很确定我们将与这些机构加深合作。

  如你所知,我们7月在卢森堡举行了年度会议。这是亚投行与欧洲投资银行深化合作的绝佳机会——欧洲投资银行的总部就在卢森堡。我们与他们进行了会谈,讨论如何就一些要务展开合作,例如,应对气候变化、加强欧亚互通互联。所以,我相信我们的伙伴关系会因此得以加强。

  不受干扰确保项目高品质

  《中国社会科学报》:亚投行具体如何防止腐败?

  艾德明:首先,我们制定了非常强而有力的反腐败政策。在我们决定为项目融资之前,我们会做大量工作,以确保能很好地预防腐败,而且没有任何诚信问题或其他风险。这是我们的投资团队一直在做的事情。

  我们还设有专门的部门,处理与投诉、评估及诚信相关的事宜,他们的工作是持续监督、质疑和调查任何关于腐败的指控。如果任何项目或任何公司存在腐败,那么我们将禁止其与亚投行合作。我们在这一领域也与其他多边机构开展合作。例如,如果某家公司被世界银行或亚洲开发银行取消资格或制裁,那么我们也将采用相同的制裁措施。因此,如果一家公司搞腐败,就要付出高昂代价。

  《中国社会科学报》:多边开发银行面临的一个难题是,如何不受政治干扰而作出最佳贷款决定。亚投行如何解决这一问题?

  艾德明:这意味着我们必须根据项目自身的意义来判断每个提案。我们必须非常严格应用我们的标准和程序,不看政治因素,而是看经济效益和环境效益,确保其是一个真正有意义的好项目。

  一个项目还必须在财务上合理并且具有可持续性,这也包括在提供政府贷款时了解其债务持有情况和债务可持续性。我们会做大量分析,在这方面也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合作。如果贷款会对某国的债务持有造成困难,我们就不会提供贷款。我们希望投资的项目有助提高一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必须寻求一种平衡。

  我们有着非常强大的环境和社会保障,会考虑项目对于自然环境、气候变化的影响,考虑如何对待、询问可能受到项目影响的人们以及如何对其进行重新安置、补偿等。这一切我们都采取高标准。对于项目本身,我们确保公开采购——我们刚才也讨论了反腐败问题。所有这些因素都是确保项目保持高质量的关键。

  在决策过程中——经常会有项目被提交给董事会——如果特定的国家可能因政治意愿反对,那么由其自行决定。但对于我们管理层而言,我们的重点只是锁定最优质的项目,在此过程中不会受到任何政治干预。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能否举一个最能展示亚投行核心价值理念的实例?

  艾德明:我们有很多好项目。不过,我认为我们最近所做的其中一项确实具有影响力,或者说将会产生很大影响,即环境、社会与治理(ESG)债券倡议。这实际上是对资本市场的参与,试图激励和创建亚洲ESG评级债券市场。我们希望这会有助于提高标准和透明度,而且将基础设施作为资产类别在亚洲发展。ESG评级债券在欧洲和北美相对普遍,但在亚洲并不多见。

  我认为这是一个促进“清洁”的项目; 它有助于提高治理标准,体现出“廉洁”; 通过动员私营部门投资,我们可以产生除自身资金外更高的影响力,特别是创造新市场,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简洁”的一个体现。“简洁”更多地是关于亚投行如何运作,正如我之前所说,随着我们的成长,我们必须持续关注这一点。

  赢得良好声誉 对新成员敞开大门

  《中国社会科学报》:亚投行与其成员的关系如何?

  艾德明:我们与成员的关系非常之好。在7月的卢森堡年会上,我们批准的成员总数增加到100个。国际社会对加入亚投行很有兴趣,我认为这是对亚投行的肯定,也反映出我们建立的良好声誉。

  我们的成员遍布全球——亚洲、欧洲、非洲、美洲和大洋洲。因此,亚投行是一个真正的全球性机构。我们必须确保能最好地服务于成员。我们与他们进行很好的公开对话,保持积极、友好的关系。

  《中国社会科学报》:英国在亚投行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艾德明:英国是第一个加入亚投行的主要工业化国家,也是亚投行董事会成员之一。它非常积极地参与亚投行事务,并且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英国也为“亚投行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特别基金可以帮助低收入国家准备高质量的项目,然后由亚投行提供融资。我认为,英国与亚投行的其他成员一道,对亚投行有很强的责任感。

  《中国社会科学报》:在英国“脱欧”背景下,伦敦是否会加强与中国的合作?作为一个金融中心,伦敦自然也有很多与亚投行合作的机会。

  艾德明:伦敦金融城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金融中心之一,它已经成为人民币活动的一个主要中心。实际上最近有一个非常好的倡议,是跟“一带一路”倡议有关的绿色金融原则,由英国、伦敦金融城和亚投行联合开展。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显示出伦敦及其机构如何与这里的机构密切合作,创造出真正有益的倡议。

  《中国社会科学报》:美国和日本是否会重新考虑加入亚投行?

  艾德明:我对此进行评论并不合适,因为这毕竟是这些国家独立自主的决定。对这个问题,我想说两点。首先,我们的大门仍然是敞开的,欢迎新成员申请加入;其次,无论是不是我们的成员,我们仍然可以建立联系。

  我们采取国际公开采购,对于成员及非成员的公司都开放。我们进行公开招聘,从世界各地寻求最优质员工。除了中国人、韩国人、英国人和印度人等,我们还有一些美国和日本员工。

  我们可以与日本和美国公司在项目及其他方面开展合作。因此,尽管美国和日本不是亚投行成员,但亚投行与这些国家之间有很强的联系。是否要加入由其自行决定,但与此同时,我们非常重视与这些国家的人民和公司进行合作的机会。

  立足亚洲 放眼亚洲以外地区

  《中国社会科学报》:随着亚投行批准成员数量达到100个,您对亚投行的期望是什么?

  艾德明:我们面临着不断发展以满足成员需求的挑战,而且100名成员的需求非常多样化。这意味着我们需要与我们的成员进行有效沟通,而且我们必须倾听客户的要求。我想,我们的投资业务将继续增长,项目数量将逐年增加。我们还在扩大产品范围、扩展我们支持投资的方式。例如,我们除了以美元和其他硬通货进行贷款外,今年开始有能力以某些当地货币进行贷款。在某些地方,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这更有利于保护它们免受货币波动的影响。在接下来的一年左右时间,我们将能够开始提供担保。对某些市场而言,这种融资工具很有价值。

  我们将进一步扩展与私营部门和资本市场相关项目的工作。可以扩展的领域有很多。我们在新的国家、地区将会开展更多项目。7月,我们刚批准了在柬埔寨的首个项目,今年早些时候我们批准了在尼泊尔和斯里兰卡的首批项目。因此,越来越多的国家会找到我们可以开发的项目,所以亚投行的业务范围会进一步扩展。

  《中国社会科学报》:亚投行会否放眼亚洲以外的地区?

  艾德明:首先,亚洲是我们的首要着眼点,不过,有些亚洲以外的项目如果可以为亚洲带来益处,那么我们也可以投资。在亚洲以外,我们可以投资于促进互通互联的项目。例如,一些加强亚洲与世界其他地区之间联系的港口或铁路项目,不仅对目的国有益,还有助于改善亚洲地区互通互联。其次,在亚洲以外的地区,我们可以投资专注于应对气候变化的项目,特别是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相关项目。例如,我们在埃及有一个大规模太阳能发电的融资项目,这有助于抗击气候变化,促进该国及其邻国的能源安全。

  我想,在未来几年,我们在亚洲以外会有更多投资,主要集中在这两个领域:互通互联;气候变化和可再生能源。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